♂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离开幼儿园之后,杨轶回到咖啡店,把车停下,才独自来到古典音乐学院的大楼。古典音乐学院本来距离后门就不远,从咖啡店走过来,也就几分钟的脚程。

    古典音乐学院所在的大楼占地面积很大,如同回字一样,四个楼面围着中间一个很大的花园式天井。因为天井面积很大,所以采光并没有其他同类型楼房那么糟糕,反而,精心打理的绿植,还给在里面的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还没开学,可是古典音乐学院依然有乐声传出,什么乐器都有,钢琴、小提琴、大提琴等等那些不用说了,杨轶的耳里还能听出有人在练习着长笛、萨克斯,甚至比较冷门的竖琴、钹的声音也有。

    没有空去追寻这些乐声一探究竟,杨轶走到三楼,敲开了约好的庞博东副院长的办公室门。

    庞博东是一个矮个子、地中海头的五十多岁中年人,他一眼就认出了杨轶,毕竟杨轶这一年下来也是经常抢占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又是跟江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想不认识杨轶这张脸都难。

    不知道是因为杨轶的身份,还是因为胡颂南老爷子的关系,庞博东对杨轶还是很热情的。

    “胡教授说你要来我们学院旁听,我还不敢相信,你这一个大明星,自己也做了不少曲子,怎么会想到回到大学重新学习?”庞博东跟杨轶寒暄了一番,然后笑着问道。

    “流行音乐的作曲算不上特别高深的学问,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创作,我也是意识到自己自身知识积淀的不足,需要学习更多、更系统的作曲知识……”杨轶谦逊地跟庞博东解释起来。

    当然,真正的原因,杨轶没有告诉他。但他说的也不算撒谎,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

    一会儿之后,庞博东站起来,笑容满面地说道:“基础的那些乐理、视唱练耳相信不需要我们教你,你也会。和声、复调、配器、曲式等等几个课程,你自己跟教授沟通一下,看需要听哪些课程,听哪个年级的进度。我已经跟你联系好几个教授,走吧,我带你去认识一下。”

    庞博东带着杨轶走出来,往作曲系的方向走去。路上,几个学生经过,纷纷跟庞博东打招呼,也看到了杨轶。

    这些学生一开始还不觉得什么,等他们反应过来,回过头,只看到庞博东带着杨轶走进了一个办公室。

    “这不是杨轶吗?他来我们这里干什么?”学生们面面相觑,但好奇心已经爆棚了。

    ……

    中午,春田幼儿园。

    路薇莎的状况并没有改变太多,她还是很难跟其他学生,甚至很难跟老师沟通。

    倒不是老师英语说得不好,春田幼儿园对幼教的英语水平要求非常高,而且这个要求不只是证书,最主要的还是口语的水平。穆老师、申老师还有蔡老师她们都能很流利地用英语跟外国人交流。

    但有什么用?穆老师她们说的快了,路薇莎又听不懂,说得词语复杂了,她也不明白。

    反而,路薇莎磕磕碰碰的,一边说,一边比划,跟曦曦她们几个倒是能“聊”到一块去。

    尤其是曦曦,在小伙伴的刺激下,小姑娘忘记了一年多的英语底子被她翻了出来,虽然说得不流利,发音也不标准,很多单词都不会,可是她跟路薇莎半斤八两啊,能够偶尔理解对方的一句话,就开心得手舞足蹈。

    所以,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路薇莎也是把曦曦还有其他几个小伙伴当成了救命稻草,紧紧地跟随着。

    开学头一天的幼儿园饭堂还是乱糟糟的,小班的新生们还不懂得规矩,而其他老生也没好到哪里去,或许一个暑假玩野了之后,也忘记了在幼儿园应该怎么样做,一大群小朋友抱着自己的饭盒,叽叽喳喳地跑来跑去,仿佛几万只鸭子,快把整个世界给吵翻了。

    “Sta_ i_ ko……”路薇莎在瑞典也去过幼儿园,瑞典的幼儿园,即便是走路都不稳的小孩子,都会乖乖听话,井然有序地端着盘子,自己排队打饭,吃完饭还乖乖地把盘子放到回收的地方,所以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这也是瑞典人从小教育孩子最经常说的话:“排好你的队!”(注1)

    但没人能听懂啊?

    “路薇莎,你说什么呀?”曦曦挺热心地问道。

    “她又说奇怪的话了。”陈诗云扮了个鬼脸,跟兰馨嘎嘎地笑了起来。

    路薇莎差不多能明白“说什么”的意思,她努力地用英语跟曦曦解释:“get……get……the_ line……”

    手还在比划着。

    然而,曦曦并不能理解这句英语的意思,line是线,但组合起来什么意思?更何况,路薇莎也没说对……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迷糊了一阵子,曦曦索性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她以为路薇莎在害怕。

    “不要害怕,路薇莎。我们可以帮你,而且,而且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吃饭呀!”小姑娘很善良地拍了拍自己两个卡通饭盒说道。

    “我也会帮你,路薇莎,我也带了好吃的!”杨珞琪现在对路薇莎没那么排斥了,她也是跟着曦曦一起说道。

    “我可以跟你交换,你给你好吃的给我,给我一点,然后我跟你,给你一点我的。”兰馨也说着,不过小胖妞对吃的有执念,看着路薇莎的饭盒,口水直流。

    “这叫分享!”南昭宇觉得自己不说话,就没有存在感了。

    “咯咯,分享!”几个小朋友都乐了起来,也不知道为啥而笑,但这笑容也是感染了路薇莎,她也露出了笑容。

    然而,老师们给她们安排好位置,大家围坐下来时候,看着其他小伙伴们都熟练地从自己的饭盒里拿出丰盛的饭菜,路薇莎愣住了,她犹豫了一下,从打开来的饭盒中拿出一块三明治。

    几片菜叶,夹着火腿、鸡蛋,这样的三明治其实也挺好吃的,只是在中午,跟别人的饭菜比起来,顿时看出了“贫富”差距。

    莫名的,有种风吹落叶的凄凉感在路薇莎的心中飘过。

    别以为瑞典人就天天吃这东西,瑞典人对吃的还是有点讲究的。他们喜欢冷餐,像冷熏或者暖熏的三文鱼,腌渍鲑鱼,冷熏猪腿肉,还有各种香肠,都是他们餐桌上常见的菜肴,而那些奶酪、烤面包以及各种浆果甜点派就不用说了。

    可是,谁让给路薇莎准备午餐的是她的爸爸大卫呢?

    就一块三明治,软塌塌、冷冰冰的,怎么都觉得很难下口。

    还好,曦曦已经习惯了给自己的小伙伴们带多一饭盒爸爸做的美食,她扭头看到路薇莎拿着一块三明治的样子。

    “你要吗?”曦曦往路薇莎那儿推了推自己那盒丰盛又好看的菜,还换成英语再说一遍,“You_ want_ to_ eat?”

    都不用说别的菜,路薇莎看着里面荔枝肉、番茄菜花,光看着汁浓浆稠的样子,光看着红色的番茄色,就知道酸甜可口,十分诱人

    路薇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小声问道:“Can_ I?”

    “可以的啦,我们要分享哦!”曦曦笑着说道,小姑娘弯弯的眼眸就好像夜晚天边的月亮,清澈干净如水,仿佛倒映着人们的心灵。

    路薇莎听不懂曦曦说的话,但看懂了她的意思,路薇莎心里暖洋洋的,也是衷心地跟曦曦说道:“Tack!(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