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纳霍德卡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2.html
    (久违的第二更,浏览器上传章节卡了四次,好吧,没赶在傍晚之前发出来说声抱歉咯。)

    “总统阁下,总统阁下,你等一下,你听我说,真没必要亲自去做这种冒险的举动。我们拥有最好的航空人员队伍,完全可以胜任这些任务。你只需要坐在指挥塔里看着他们一举一动就行了,我保证他们会顺利的完成任务的。”空军总司令叶夫根尼·伊万诺维奇·沙波什尼科夫急匆匆的拦在亚纳耶夫面前,语气近乎恳求的挽留苏联总统。不只是沙波什尼科夫,他的身后还有比他更不知所措的纳霍德卡空军基地负责人谢盖尔上校,面对两位大领导,他似乎没有半点发言权。

    而在沙波什尼科夫几十米之外,一架巨大的逆火轰炸机正停放在跑道上,死神张开了双翅,准备迎接天空,而这次一次起降飞行的目的地非常明确,就是北方四岛的上空。向所有人宣告,那里是苏维埃神圣不可侵犯的红色主权领域,任何人不得指染。

    穿着飞行员服装的亚纳耶夫回过头,有点不耐烦的看着沙波什尼科夫的叨叨絮絮,打断了他的讲话,“沙波什尼科夫将军,自从昨晚开始你就这样在我耳边喋喋不休了,这是希望我的耳朵彻底的聋掉吗?还是希望这次的示威飞行彻底失败呢?”

    “不不不,我向苏维埃保证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沙波什尼科夫急了,“您可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要是在北方四岛出了什么事故的话苏维埃怎么跟全国民众交代?还有正在走出困境的苏联经济又该何去何从?”

    “行了。”亚纳耶夫制止了他的讲话,他偏了一下头对着谢盖尔上校说道,“对不起,呃,谢盖尔上校是吧,你能否离开一下,有些事情我要亲自和你的上级领导说一下。”

    巴不得离开的谢盖尔听到亚纳耶夫的话如释重负松一口气赶忙离开,留下一脸倔强的沙波什尼科夫等待着亚纳耶夫的辩驳。

    不过亚纳耶夫并没有搬出什么大道理,只是轻声问道,“沙波什尼科夫同志,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也是军人世家的吧,我想知道你的父亲是否曾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与法西斯拼死搏斗过。”

    沙波什尼科夫一愣,他没想到亚纳耶夫会突然提出这个话题,只好默默的点点头,不明白这位不按常规出牌的总书记又想说些什么。

    亚纳耶夫神情有些严肃,他盯着沙波什尼科夫身后的逐渐下沉的夕阳,晚霞光芒万丈,正好映照在苏维埃镰刀锤子的雕塑之上,显得壮阔而悲凉。亚纳耶夫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当年的斯大林格勒,明知道上前一步就是暴露在法西斯枪口之下,那么,我们的父辈们可有曾退却过?”

    这句出乎意料的话堵得沙波什尼科夫无话可说,沉默了一会儿,沙波什尼科夫才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认真说道,“没有,总统阁下。他们没有一个人曾退却过。”

    “那你觉得我身为一个国家领导人,苏维埃的最高旗手,在党和国家面临困难的时候,可有曾过想要退却的想法?”亚纳耶夫说完这句话,刚好起飞的苏27战斗机伴随着引擎发出的巨大轰鸣,在跑道上飞驰而过。卷起的气流将亚纳耶夫的衣服上下翻卷,猎猎飞舞。映衬着晚霞的光辉,如同红色政治宣传画上身后光芒万丈的最高领导人。

    “没有。”这个没有沙波什尼科夫说的及其困难,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一瞬间他想起了当初那位穿着土黄色的军装离开家门的父亲,他还在跟身后泪眼模糊的妈妈说再见。

    亚纳耶夫眯起眼睛,语重心长的说道,“如果你要问我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现在的我不会半点退缩,就跟我们的父辈在卫国战争中的表现一样。红色的共和国需要你我这样的人去守护,才有继往开来的后辈愿意用自己的鲜血去维护他。如果连我们都退缩了,为之奋斗了快要一个世纪的伟大理想,也就轰然坍塌。”

    不知是受到亚纳耶夫悲壮情绪的渲染,沙波什尼科夫有了一种当初面对纳粹炮火时的热血沸腾,他一步上前站到亚纳耶夫的身边,激动的说道,“既然总书记都愿意身先士卒站在了第一线,那么我们怎么也不可能躲在背后,别看我们是老了,但当初的满腔的热血还在。”

    “行了吧。”亚纳耶夫白了他一眼,揶揄道,“特别改装过的逆火驾驶舱也只能容下一位闲杂人等的位置,你这体态发福的还是别跟我抢位子,驾驶舱已经够拥挤的了。”

    “那正好了,我去就行了,总书记在指挥塔等候我们胜利的好消息吧。”沙波什尼科夫开玩笑说道。

    “那你好好回去待着,沙波什尼科夫,等着我们胜利归来的好消息。”沙波什尼科夫刚想跟亚纳耶夫一起前往静待起飞的逆火轰炸机,亚纳耶夫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还有,你知道为什么我选择了你沙波什尼科夫,而不是切尔那温吗?

    沙波什尼科夫有些不明所以。

    亚纳耶夫继续自顾自说道,“因为你比那个老头子要政治正确的多。当然这些话我也就私下和你一个人说,希望你不要说出去,我也不想听到有人在传最高领导人和海军总司令有不和的流言蜚语出现。”

    沙波什尼科夫微微愣了一下,很快他就明白过来总书记这段话的意思,连忙应声说道,“请亚纳耶夫总统放心,这些事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同时他也在内心暗暗为切尔那温幸灾乐祸了一把,看来这次的大清洗,接下来很可能会波及到军队,亚纳耶夫这番话也说明了沙波什尼科夫已经被除开到接下来的大清洗之外,可以安全的做一个局外人了。

    沙波什尼科夫跟着亚纳耶夫来到逆火轰炸机的机队面前,年轻的小伙子看见苏维埃最高领导人瞬间挺直了腰板,激动的敬礼说道,“总书记好,司令员好。”

    “轻松点,小伙子。”亚纳耶夫拍了拍其中一人绷紧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一点不必拘谨。看到最高领导人和蔼可亲的样子,飞行员的紧张的心放松了不少。

    “年轻的士兵,你叫什么名字?”亚纳耶夫亲和的问道。

    “报告总统,我叫瓦西里·伊万诺维奇·格列奇科。”年轻的士兵高昂着头,在夕阳映衬下显得精神矍铄。

    亚纳耶夫点点头,说道,“很好,瓦西里同志。我们苏维埃需要像你一样的新鲜血液,这样伟大的理想才有源源不断的前进动力。当然,不是谁都能理解我们的建设,但是不可否认他的伟大。今天我不是苏维埃的最高领导人,和你们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热爱祖国母亲的人。让那些企图封锁我们,打击我们的人,品尝到共产主义铁拳的厉害。我跟你们一样曾经宣誓过,誓死保卫苏维埃,誓死保卫脚下的国土,誓死保卫我深爱的人民。”

    “我们一定谨记总统阁下的教诲。”瓦西里激动的说道。刚开始他还有些紧张,因为传言中苏维埃最高领导人是一位性格暴躁的领袖,可是今天见面之后才发现他是一位和蔼普通没有半点官僚架式的人。

    只有一边的沙波什尼科夫不动声色的将亚纳耶夫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从打击官僚主义和拉进民众的距离,再到现在一手严抓党指挥枪,毫无疑问亚纳耶夫在造神,将自己塑造成苏维埃的救世主形象。只要他拥有着庞大的忠实民众基础,就能像斯大林一样,树立牢不可破的最高领导人位置。

    沙波什尼科夫总算明白戈尔巴乔夫输在了哪里,他抛弃了忠实于苏维埃,忠实于党的基础民众,只是用苏维埃的血肉去填喂一群用不安分和满足的白眼狼,直到他们胃口越来越大,难以驾驭,最后他们会吞并掉整个苏维埃,并摇身一变成为这个国家的寡头政客。

    而亚纳耶夫却从基层入手,给普罗大众塑造了一位终于人民的领袖形象,逐步赢得民众信任。

    “亚纳耶夫总书记,你果然是一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啊。”沙波什尼科夫暗暗想到,他站在停机坪上跟亚纳耶夫挥手再见,并在纳霍德卡等待着亚纳耶夫的归来,等待他带领着苏维埃共和国,走向辉煌和伟大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