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曾经,有一个上头条的机会摆在面前,可惜,杨轶没有好好珍惜,还一手塞给了别人……

    起因还是杨轶去江传“报道”时候,被一些学生看到了,他们不仅把这事情捅给了记者,还误以为杨轶到古典音乐学院作曲系去,是要当他们的老师!

    为此,收到爆料的八卦媒体还用了极为煽情的标婷:《初中学历当教授?杨轶受到青睐是因为实力还是因为名气?》

    杨轶的学历并不是一个秘密,媒体们早就挖掘出杨轶曾经高中肄业去当兵的旧事,而杨轶也曾因为学历低却依然能创作出这么优秀作品,成为媒体百般赞扬的对象。

    然而,人们可以接受一个小人物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奇迹,可是不能接受在谁都要遵守的规矩下,一个小人物打破规矩的逆袭!

    大学教授,向来都是令人尊敬的存在,即便也有混子,可大多数大学教授都是学识渊博、在自己领域研究有成的学者,每一步都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和时间。

    杨轶连高考都没参加,仅仅是初中文凭,而且还只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小年轻,凭什么可以打破一切晋升规则直接成为教授?

    不得不说,这样一个没有一点实锤的新闻报道还是挑动了一些人的神经,甚至有些老学究还为此争论了起来。

    说杨轶可能抢占头条,这可不是夸张!如果不是汤开泰的新闻曝光,可能登上微播热搜头条的应该就是杨轶了!当然,一些八卦媒体还是用不小的板块来报道杨轶的这个新闻!

    不过,这些对杨轶有没有资格当教授的争论虽然迅速成为了社会热点之一,可是并没有任何意义,很快,吵得厉害的那些人很尴尬地发现江城传媒大学官方出来澄清了。

    人家杨轶在江传出现,压根不是去当教授的,江传也没有这个意愿。杨轶去江传是去学习,甚至还不是以学生的身份去的,杨轶仅仅是一个不会有任何文凭回报的旁听生!

    要嘲笑杨轶的没本事,就算旁听了,还只是初中文凭吗?

    这一次被打脸的那些媒体偃旗息鼓了,他们不好意思再在这个事件上发声。

    但有些主流媒体冒了出来,得意洋洋地抽着之前骂来骂去的八卦媒体的嘴巴,然后极力称赞杨轶“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将杨轶树立成了一个学生们应该效仿的好榜样!

    对于媒体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杨轶已经懒得吐槽了。

    他也没有澄清。

    在大家集体谩骂着他好高骛远的时候,杨轶发了一条微播,上传照片,晒出了自己为曦曦精心准备的午餐。

    “曦曦说她新来的外国同学很喜欢爸爸做的菜,所以今天要给她们装得分量多一些,多了一个人,不能让小家伙们吃不饱啊!特别要指出的是,第三张照片是一个大惊喜,我给曦曦的外国同学准备了她的家乡菜,瑞典肉丸!”

    “曦曦家的大厨”这个微播,也偶尔会教网友们做菜。

    “很有名的一道菜,秘诀是肉糜里掺入适量的淀粉、蛋清,会让肉丸变得结实,跟中华名菜狮子头差不多!不过烹饪手法不一样,它用油煎炸,出锅后色泽焦黄、味道浓郁、酥嫩可口,如果搭配上土豆泥一起吃,那简直是无以伦比的享受!只是可惜,土豆泥凉了不好吃,所以没有做。希望孩子们能喜欢今天的菜!”

    别说看照片,关看杨轶的描述,网友们都饿了。

    不管那些跑来搞事的小人,许多杨轶的粉丝们纷纷在微播下面留言。

    “杨老大真大厨啊!瑞典的美食都会做!”

    “看着就饿了,大大能不能不要诱惑我啊?呜呜,我还在减肥。”

    “这是一个被写小说耽误了的大厨!”

    “不不,这是一个误入歌途的厨神!”

    “不是,杨轶老大,你新书什么时候出啊?别光顾着做菜啊!这新书都鸽了几个月?”

    不得不说,杨轶的书迷粉丝还是要比歌迷粉丝多一些,评论区被很多催书的书迷给占领了。

    第二天,杨轶对书迷们的问题给予了回应。

    “十月十日,新书正式发布,同时会有重磅消息公布。”很简单的一条微播,将所有书迷们的神经都挑逗了起来。

    十月十日?这不远了啊!

    还有那重磅消息是什么?

    书迷们纷纷兴奋地期待起来。

    ……

    把网友们晾在一边,杨轶拿着瑞典语教材作为道具,有模有样的,还真地当起了“教授”。

    不过这个教授有点寒酸,因为他穿着背心、短裤、人字拖,面对着的学生,只有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还有一个凑热闹的孕妇。

    对了,如果把旁边在曦曦身边正襟危坐的包子也算上的话,杨轶就有四个学生了!(四个,没毛病~)

    包子现在可不是小奶狗了,处在高速生长期的它,现在已经有点大狗的模样了——当然,脸蛋还是嫩嫩的,思想也很幼稚。

    在杨轶家的精心照料下,包子不像普通的农村土狗那样灰头灰脸、脏兮兮的,相反,它的毛色很干净,黄色的毛发只是短了点,油光水滑,并不比金毛差多少!而且那双灵动的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就跟两颗黑宝石一样,显得额外聪慧!

    “Hur_ mar_ du?”杨轶没有从复杂的语法开始教,甚至都没有写出来,而是跟之前那样,直接教曦曦一些日常用语的发音,“这句话的意思是你好吗?来,跟我读,Hur_ mar_ du?”

    不得不说,小孩子对语言的领悟能力,还是要比大人快。

    只见曦曦眨着大眼睛,听爸爸念了两遍,她便能念出大概的发音:“嘿末渎……”

    念完了,曦曦还转头看向妈妈,没有什么事情做的墨菲也兴致勃勃地跟着学:“虎末豆?”

    四个学生,只有两个响应了老师的教学,不过杨轶不以为意,他点点头,点评道:“曦曦的发音比较接近,很棒!”

    曦曦得到了表扬,开心得眉毛都笑弯了,就是坐在沙发上,扭来扭去的。

    她这么动弹,包子都伸出了一只前脚,搭在了曦曦的腿上,不知道是想要提醒曦曦不要乱动,还是暗示着想要曦曦跟它一起玩。

    曦曦抱了一下包子,不过顾不上跟它玩。

    “那我呢?我说得对不对?胡默豆……”墨菲都等不及,追问着停下来的杨轶。

    “妈妈的发音不行,偏了很多。”杨轶铁面无私地说道,“来,再跟我一起念,呼嗬(小舌音)末嗬渎。”

    “哼,明明是你都没有让我听清楚……”墨菲在一边嘟着嘴巴,不服气地嘀咕几声,不过这只是她跟杨轶之间的一点小情趣。没有干扰曦曦的学习,墨菲也跟着曦曦一起继续念起来。

    曦曦见又要开始学了,她连忙坐好,可认真地跟着爸爸念。

    “这里,舌头要这样微微向上……”当然,一些发音上的纠正还是有必要的。

    小姑娘一边跟着爸爸翘着小舌头,一边眉开眼笑地看着爸爸。

    如果不涉及让人头大的语法的话,学语言还是比较有趣的,尤其是那些奇怪的发音,在小人儿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个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