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三十三章 后退一步,就地处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220681.html
    第一更

    柏林已经是一片风声鹤唳的恐慌,前线失守的消息很快传递到了后方阵营。所有人都在私底下窃窃私语的议论越来越严峻的形势,军队中开小差的情况日渐变得严重起来。尤其是那些从前线侥幸活着回来的士兵,在问及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军的情况时,沉默许久的他们只说出了一句让人不寒而栗的话,“恶魔,他们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地狱恶魔的外号就在贝尔瑙那一晚不胫而走,在联邦国防军的传言中有一支要向他们复仇的装甲师正在靠近柏林,所过之处尸横遍地。最后还愈演愈烈逐渐到了动摇军心的地步,联邦国防军高层才下令禁止扩散任何关于德意志民主共和军装甲部队的消息,违背命令者将重罚。

    鲁道夫·沙尔平站前往总理府的时候,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总理府从原本的勃兰登堡州一路迁徙到北莱茵-威斯特伐仑州,历史就像兜兜转转一个圈又回到了原点。联邦德国国防部依旧设立在伯恩,科尔的到来也让沙尔平部长省去了大老远跑到柏林汇报工作的时间。

    不过现在的科尔心情可是糟糕透了,联邦德国最后防线的失守让科尔意识到德国不得不面临一场惨烈的战斗,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联邦国防军无法守住柏林。

    总理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国防部长沙尔平只看到脸色极度难看的科尔总统站在办公室内,脸色愤怒的神情还没有完全褪去。

    沙尔平部长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他明显是犹豫了,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总理的临时办公室,准备向他汇报最新的前线战况。

    看到沙尔平进来之后,科尔就将电报丢到对方脚面前,几张印满了德文的白纸散落在色调深沉的暗红色花纹地毯上,格外的刺眼,科尔指着沙尔平部长的脸,一字一句的质问道,“当初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剿灭东德的武装暴动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看看现在,联邦国防军被剿灭才是时间问题吧?而且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拥有着比他们更精良的战斗机,坦克,火炮,却输给了一群七八年没有参加过战斗,甚至连装备都是封存已久的二手货的军队?”

    一支看似一流的军队居然被一支三流部队压制着打,传出去德国国防军的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边上看好戏的波兰都觉得德国实在是弱的不可想象。

    其实科尔没有理解清楚一件事,靠着先进的武器装备堆积起来的部队并不能决定他们的战斗力,自从柏林失去了对手之后,他们的水平也在急剧的下降,加上近年来的裁军计划,最后导致连临时编凑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军都不是对手。

    面对科尔的指责,沙尔平无话可说,因为这都是事实。

    “人不够东德多,装甲车和坦克也不够东德多,我们的失败并不是偶然的因素。科尔总理。”沙尔平鼓起勇气,试图将主要责任推卸到联邦政府的身上,“之前我们就已经说过了,如果不是联邦政府不愿意增加预算的话,我们也不会出现一边倒的局势。”

    “够了,我不想再听到任何的借口。现在,将联邦德国南部的军队能抽调出来的全部送往柏林,将剩余的狂风和f4鬼怪战斗机统统参与空中支援任务。我们一定要保住柏林,就算用人命去填补,我也不希望看到柏林的沦陷。”

    科尔的手指戳着沙尔平的胸口,“我受够了,从现在开始,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后退的懦夫,不想听到任何兵力不足的借口。我要让空中部队冒着防空火力网去支援地面部队,我要让地面部队不准再后退一步,只能前进摧毁对方的所有地面装甲部队。我的容忍底线是有限的,如果联邦国防军再打出这样的成绩,我会考虑解雇掉那些没用的高层。”

    “当年苏联国防委员会布了227号命令,今天德国国防部也得给我照搬无误。所有人都不准再后退一步,我们将会建立督战队监督所有试图临阵脱逃的士兵,一旦现,立刻处决。”

    “但是这样做的话,我们会遭到媒体诟病的。”沙尔平有些急了,他真害怕科尔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举动。毕竟联邦国防军水平不如东德人民武装力量这是事实。

    “够了,柏林都已经打成这样了,媒体在给我面前指指点点的,全部给我封杀闭嘴。谁敢多说一句,我会将他丢到前线去做炮灰。”

    科尔现在是真的急了,一群不学无术的无良媒体和平均智商甚至连及格线都没达到的民众懂什么?历史的进程永远是被一小部分的精英所决定的,人民只不过是影响着历史的走向而已。真要让他们来决定德国的未来,只不过是雅典城邦政治中“多数人独裁”的下场。然而整个欧洲意识到这一点的,居然只有被欧洲各国称之为叛军的德意志民主复兴党。

    不得不说,这是天大的讽刺。左翼政客为了选票抛弃了自己的良心。被讽刺为独裁政府走狗的民主共和军却成为拯救欧洲的希望和曙光。

    放手一搏的科尔已经全然不关心自己的试图了,赌红了眼的赌徒总会毫无节制的在桌面上增加自己仅剩的筹码,试图翻盘。

    沙尔平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科尔总理不会后悔现在所做的决定。”

    “我如果现在没做这个决定,将来才会后悔。”科尔冷漠的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内,一道号称是联邦德国建立以来最残酷的政令出台了,被派往柏林的士兵必须守住这座城市,哪怕是战斗到最后一人,也不准撤离。任何前往柏林前线执行空袭任务的国防军空军也不得擅自撤离,除非战斗机被导弹击中,否则就是死,也要将炸弹丢在东德民主共和军的头上。

    “士兵们,你们已经无路可退,身后就是督战队。任何胆敢在战场上私下逃离的士兵,我们将直接进行处决。”

    这样一则政令引起了人权主义者的疯狂反对,他们声称联邦德国的行为违反了人道主义行为,而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刚刚在前几天,他们还盛赞了科尔是一位人道主义斗士。

    不过这一次科尔没有跟那些记者废话了,警察部门直接查封了电视台,逮捕了所有试图扩散舆论的高层,罪名是以试图散播恐慌,干扰军心,甚至利用舆论胁迫政府等等一大堆的罪名。反正他已经不在乎自己的仕途,任何想阻拦科尔打赢这场战争的人,都将受到血腥的制裁。

    处理了几个出头鸟之后,德国的舆论变得安静多了。所谓的德国媒体良心不过是为了喧哗取宠的炒作而已,真正影响到自身利益安全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敢多嘴一句话。指望资本家有良心还不如指望幕斯林退教保平安。

    mg3机枪已经架设好了,前线士兵的背后就是冰冷的枪口,没有人敢向后瞥一眼,他们所看到的除了督战队成员冰冷的眼神,还有就是同样冰冷的枪口。前进,德国的部队只剩下了前进,绝对再无后退。

    一支又一支的队伍被送到了柏林的东线地区,此时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军已经完成了弧形包围,下一步就是从四个方向推进,兵分四路插入柏林的心脏之中。

    柏林又像是回到了1945年,在风雨飘摇中摇摇欲坠。

    夏季的田野盛开着繁茂的野花,还未成熟的麦田倒向坦克履带经过的方向。被风吹起的蒲公英浮荡在广袤的平原上,沾染了士兵的长靴。

    周围的一切看起来与战争没有半点关联,只能让人回想起生命中某一次的下午茶,或者初春在草地上的一次野餐。

    这里是抗击德意志民主共和军前进的最前线,地势平坦开阔到甚至没有险隘的地方来设置防守区域,士兵们只能这样坦荡荡的面对敌人的进攻,当然还有t8o坦克125毫米的火炮和至少5oo毫米以上的坚固装甲。

    所有人脑海里都在想着一件事,我还能回家吗?

    没有人可以给出确切的答案,但是结局一定是会死很多人,无论是背后的督战队,还是前线的敌军。

    与此同时,刚刚结束战斗的东部城市又陷入了繁忙的运输之中,炮管都还没有完全冷却下来的坦克驾上了列车,他们将通过这样的方式运往柏林的方向。士兵也络绎不绝的进入了车厢,他们只能在列车车厢内部稍作休整,然后投入下一场战斗。

    列车里的士兵浑身沾满了灰尘,他微闭着眼打盹休息,在陷入梦境之前,脑海里突然想起一句话。

    这应该是最后一场战斗了吧。

    联邦国防军士兵坐在田野上,一只蝴蝶停留在他的枪口上,士兵看着蝴蝶,安静的着呆,他心里也同样冒过一个念头。

    这是我的最后一场战争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