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读中班的时候,小朋友们的性别意识还没有苏醒,但随着他们开始长大了一点,而且日常生活中受到一些男女有别的思想的灌输,小男孩跟小女孩们似乎开始划分了界限。

    也不能说完全的分割开来,像南昭宇,有些男生还是跟自己原来的朋友一起玩,而像王希芸,有时候也会跟在她哥哥王希隽的屁股后面。

    可是有些小男生有着比较敏感的心思,王希隽就渐渐地反感自己妹妹跟着,怕自己的伙伴们嘲笑自己。

    但今天他们说的话就有些过分了!

    曦曦还没对媳妇这个名词有着完整的理解,但她依然觉得很难受。这些男孩子怎么可以这么恶劣?又嘲笑南昭宇,又说自己?

    那扮着鬼脸的嬉皮笑脸,让曦曦又觉得委屈,又觉得愤怒。

    路薇莎从小受到的教育可不是让她逆来顺受,她勇敢地帮自己的朋友出头,这也给了曦曦她们勇气。

    曦曦和陈诗云气鼓鼓地压上去,曦曦其实有点底气不足的,小姑娘从小就没有经历过什么激烈的斗争,要跟人吵架,她心里慌乱起来。

    “你们要跟南昭宇道歉,不,不道歉,我告诉穆老师!”曦曦声音有些颤抖地跟那几个小男生说道,她还用了兰馨的大招“告诉老师”。

    杨珞琪和兰馨也跟着,不过杨珞琪更慌乱,她眼眶都红了,难过地抹着眼角。

    “女生们就只会哭!我们才不给你们道歉!”刚才嘲讽了曦曦的那个小男生很大胆,他扮了个鬼脸,哼了一声,大声叫道。

    不仅是争吵这么简单,小男生们发育比较晚,路薇莎、曦曦、陈诗云这三个孩子其实都长得比他们高,尤其是路薇莎,高上一截给他们的压迫感,让这些小男生觉得自己男子汉气概有点不足,自然渴望着反抗。

    “You_ need(你要)道歉!”路薇莎坚持着说道。

    “不跟你们玩!我们去玩沙子!”有个小男生觉得不耐烦了,招呼一声,他们几个要走。

    曾经的小魔王陈诗云不做大哥好多年,但今天她要为好朋友挺身而出。只见陈诗云拉着那个小男生,拽着他的衣服:“不许走!”

    大战一触即发。

    ……

    杨轶跟着古典音乐学院的老教授们学习了有一段时间,从早期的各种乐器的欣赏、辨别,到现在对一些经典曲目的曲段结构分析,他好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如同海绵一样,拼命地汲取着新的知识。

    他上的课跨度很大,有时候跟着大二的老师,有时候跑去听研究生的课程,有时候还请教授给他单独说一些渴望了解的内容。

    所以白天他送曦曦去幼儿园,送墨菲到工作室去自己录歌玩,然后他则是到江传上课,闲暇时间在咖啡店喝两杯咖啡,日子过得还是很充实的。

    这天上完两节课,杨轶漫步在校园里,准备走一走,感受一下大学生们的自由自在,然后回去开车接墨菲去吃午餐。

    但在校园里,杨轶见到了“老熟人”。

    汤开泰!

    杨轶看到汤开泰,但汤开泰没有看到他。而且这个时候,汤开泰被几个愤懑的学生截了下来,杨轶瞧见了,眉头一挑,绕侧边,站在路边一棵大树后面,佯装在抬头观察着树冠,耳朵却是在倾听着他们的争吵。

    “你们滚开!没空理你!”

    “嚯,我爸是汤荣,果然口气很大啊!但你爸都已经被停职了,恐怕还要坐监狱,你这个家伙也嚣张不了几天吧?”

    汤开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谁说我爸要坐牢?现在只是调查,我爸,我爸不会有事情,等他回来,你们这些人都给我记着!”

    “记着又怎么样?我是学建筑的,你爸还能让我找不到工作吗?玛德,还陷害千里川树,早看你不顺眼了!”有个男生是跟卢小树一个学院的,他为千里川树打抱不平,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在汤开泰身前。

    “谁说我陷害他们?你们说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千里川树签了合同,谁叫他们这么蠢?不听公司的话,活该被雪藏!”汤开泰气急败坏地叫道,他也是恼羞成怒,不想让对方心里舒服。

    果然,那个男生被激怒了,露着袖子叫道:“你跟我说什么?再说一遍,看我不揍死你!”

    汤开泰其实有点怂,但还是死要面子地叫道:“来啊,打我啊!看我律师会不会让你去坐牢!穷鬼!”

    还好,有几个朋友按住了那个男生,才不让这个男生冲动之下揍了汤开泰。

    “别理他,这种人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他的朋友劝道,“迟早会有人查到他的头上,他都把人撞死了……”

    “谁说我把人撞死?我没撞死人!”汤开泰羞恼地说道,这点他是真的冤。

    “卓仔”吕越的爆料,不仅让汤开泰“坑爹”的形象深入人心,而且在口口相传之下,汤开泰的开车撞人,演变成了开车撞死人。

    很多网友气愤于汤开泰“草菅人命”,还逃离了法律责任,所以就算汤荣被停职调查,他们也不满足,呼吁着要让汤开泰得到应有的惩罚。有些偏激的网友还希望汤开泰以命偿命!

    “坏事做多了,你会遭到报应的!哼,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几个拦住汤开泰的学生没有再跟汤开泰吵下去,他们毕竟只是学生,不是暴徒,拦下汤开泰,也只是为了质问他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啃了。

    “你们别嚣张,我迟早会回来的!”汤开泰看他们要走,还是忍不住撇了一句狠话。

    但实际上,汤开泰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办。

    父亲已经被隔离审查,家里乱成了一团,汤开泰也是回来学校拿点东西。他这个公子爷早就没有了往日的光环,走在校园里,还跟过街老鼠一样,被人鄙视,被人嘲笑,还差点挨揍。

    但他内心的骄傲,让他不愿意低头……

    等汤开泰气急败坏地拿着东西,开车离开,杨轶才从藏身的大树后面走出来。

    “多行不义必自毙。”杨轶轻轻地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都不需要再推波助澜,汤开泰被世人遗弃,已经受到了对这个公子爷来说最大的惩罚!

    就在这时候,杨轶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穆老师?”杨轶看了一下来电提醒,有些不解,但不敢怠慢地接起来,“喂,穆老师,今天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曦曦出什么事了吗?”

    “杨曦爸爸,是这样的,杨曦在幼儿园里跟别的小孩子打架了,你有空过来看看吗?也不是很严重……”穆老师的话还没说完。

    心都提起来的杨轶便打断了她:“我马上过来!”

    杨轶转身快步跑向后门,到咖啡店取车。

    曦曦跟别的小朋友打架了?她有没有受伤?杨轶现在满脑子想的不是为什么曦曦会跟别的孩子打架,而是担心着女儿的安全。

    路上,一边开车,杨轶还给墨菲打电话,告诉她曦曦的情况,让她不要担心,顺便让墨晓娟照顾墨菲,带她中午去吃午饭。

    墨菲也是担心坏了,千叮万嘱,让杨轶有新消息之后给她电话。

    而杨轶赶到幼儿园,看到了哭成了小泪人儿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