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七章 跨越半个世纪的对话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28.html
    第一更

    就连索尔仁尼琴也没有预料到,苏联政府对自己的接待等级居然提高了接待外宾的等级程度,亚纳耶夫总书记即将在克里姆林宫接待外国贵宾的圣乔治厅索尔仁尼琴,对于其他人来讲,这是一种殊荣,但是对于索尔仁尼琴来讲,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亚纳耶夫,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两样。爱玩爱看就来 褪去荣耀的外衣,没有人能躲过墓碑下孤独的长眠。

    亚纳耶夫在乔治亚厅与索尔仁尼琴的会面引起了学术界和文艺界的轰动,有人开始揣测这一次的政治风向,莫非又是一次文艺界的大清洗,而然之前企图与国外勾结与合作的知识分子都以被政-治-迫-害为理由跑到外国去享福了,这也是自1991年亚纳耶夫上任以来,第一次正视整个苏联最大的异己分子。

    索尔仁尼琴就这样站在原地,注视着亚纳耶夫朝自己走过来,对方到没有自己笔下《北方的新沙皇》里描述的那样凶狠与残暴,更像是东正教面容慈祥的牧师,而不是掌管一个邪恶帝国的统治者。

    “亚纳耶夫主席,你好。”索尔仁尼琴不卑不吭的说道,他不会为任何一个独裁者低下自己的头颅。

    “你好,索尔仁尼琴先生。”亚纳耶夫微笑着跟他握手,对方也非常自然的伸出了右手,完全看不出一副愤世妒俗的老愤青模样。但也就是这个家伙,曾在斯大林时代和赫鲁晓夫时代让整个政府咬牙切齿。不过当美国想极力吹捧这位反苏英雄的时候,索尔仁尼琴天生不待见任何一种制度却搞得当时美国政府脸上无光,不得不冷落了这位反苏英雄。

    “欢迎回家。”亚纳耶夫说道。

    索尔仁尼琴楞了一下,亚纳耶夫不像之前的赫鲁晓夫时期的苏联官僚或者美国中情局官员那样,一来就先谈起他那本《古拉格群岛》的意义,并且鼓励对方继续写出更多类似的优秀作品,而亚纳耶夫第一句居然是充满人情味道的欢迎回家。

    “亚纳耶夫主席……”一时之间索尔仁尼琴不知道如何回复对方,就好像他披上铠甲手持盾牌,准备迎接敌人的时候,对方却向你报以友善的微笑。

    圣乔治厅璀璨的灯光映衬之下,亚纳耶夫的脸庞浸润在柔光之中,让索尔仁尼琴一时之间甚至忘记了早已准备好针锋相对的词措。

    “我再次代表苏联政府向你道歉,关于在1945年到1953年之间所遭遇的不公正待遇,同时也在这里郑重向你承诺,我们不会再重演当年那血腥黑暗的一幕。”

    索尔仁尼琴非常理解亚纳耶夫的话,他对于苏联的不屑和否定也是当时政府通过打压主体民族来调和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因为看不惯厚此薄彼的做法,所以他成为了一名坚定地反苏主义者。

    “虽然我很赞同亚纳耶夫取得的成就,尤其是在民族团结上的成就,但是依旧有不幸的异己分子遭到迫害,希望亚纳耶夫主席能看清楚这一点。苏联人权有没有进步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了你们这几年对知识分子的迫害。”

    索尔仁尼琴毫不客气的在公共场合指出了苏联当局一些敏感的问题,所有人都替这位说话毫无顾忌的作家捏一把汗,当然中情局更是兴奋异常,如果索尔仁尼琴惨遭逮捕,那么他们又可以在人权的问题上大做文章了。

    谁知道亚纳耶夫只是微微一笑,询问道,“文人?你说的是开枪自杀的雅科夫列夫,还是政治避难前往美国的科罗季奇和布什维科夫?如果前者因为宣传禁酒令遭到民众一致反对,然后还算是有勇气自杀的话,那么后者呢?苏联当局甚至没有发布通缉名单,禁止出版这些人的作品,他们就急匆匆的通过政-治-迫-害的名义逃亡美国,这是心里有鬼吗?好歹当年您逃亡美国的时候还是光明正大的迫害理由。”

    “开枪自杀的雅科夫列夫,当时苏联当局还郑重的为他发布了讣告,而不是让他籍籍无名的死在某一块墓碑之下。至于科罗季奇和布什维科夫同志在美国做了些什么?创立了苏联人权维护组织?听说西方各界每年的捐款数额都有一百多万美元了吧?不过我记得他们也就在哪里哪里吃过几次饭,在报纸上刊登了一下关于这个组织的声明,却没有见到他们有任何的实际行动,这算什么?敛财吗?”

    索尔仁尼琴哼了一声,对于科罗季奇他的内心是充满不屑的,当对方第一次邀请自己前往他们组织时,索尔仁尼琴就知道这家伙更像是一个投机主义者,而不是文人。总想着利用自己的名声和故事,在美国收敛大量的钱财。后来两人断绝关系之后,索尔仁尼琴还听说他已经开起了法拉利和住上了别墅。

    索尔仁尼琴至今孤身一人,不受美国主流的待见,甚至连文艺界和学术界也不再请他去讲授偏激的观点,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他就像被人抛弃的玩偶,渐渐被人淡忘,如果不是当年美国中情局想利用他那篇《北方的新沙皇》来抨击苏联,索尔仁尼琴这个名字甚至不会再出现在美国公共场合之中。

    亚纳耶夫继续说道,“还有布什维科夫,当年刚刚去到美国的时候政府是怎么评价他的?一个伟大的自由主义战士,红-色-恐-怖下的幸存者。但是后来这位伟大的自由主义战士做了些什么?吸毒和贩毒,直接丢进了监狱。如果这些货色代表了俄罗斯的未来,那么我们整个名字才算是真正走到尽头了。”

    亚纳耶夫毫不客气的在索尔仁尼琴面前揭露了他口中的自由主义分子的丑恶嘴脸,“这些所谓的公众知识分子并不是在争取人类文明的进步,他们只不过是借助着光明正大的名义和口号来为自己的罪行所做掩护。”

    “我也不怕跟你实话实说,当年第比利斯事件走上街头的年轻人,有多少是真正的为了祖国将来?他们只不过是想参加这场狂欢,发泄心中的罪恶。当自由无法被条例所束缚的时候,它将成为罪恶和暴行。”

    “我承认你是一位伟大的作家,一位企图改变现状的理想主义者,但很多人只是借助理想主义的旗号来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这些人上台之后,你敢保证他们所做的一切会比现在要好?起码苏维埃正在挽救这片土地上的民族每一个人,而那些蛀虫们第一件事是先中饱私囊,强迫人民用自己的血肉喂饱这群豺狼。”

    亚纳耶夫每一个字,一个音符都在控诉着这群蛀虫的所作所为。

    “索尔仁尼琴同志,理想不是现实,起码我所看到的那些所谓的文人中,很多只是一群打着自由旗号敛财,不学无术的骗子,。有些是有只能供人取乐的跳梁小丑,还有一些自命清高,实际上却又没有任何建树的迂腐文人,至于那些企图与境-外-势-力勾结,阴险的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就更没有资格称为真正的知识分子。”

    亚纳耶夫的话对于索尔仁尼琴来讲,就像是醍醐灌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终止,亚纳耶夫接着说道,“那些真正有资格称之为知识分子,真有学识的那些人,他们埋头研究的都是更加实质性的,虽然这些人的名字无人知晓,但是他们的研究成果会推动科技的进步,为人类文明的带来切实利益。这就是我心目中,对知识分子的定义。至于其他那些那些自吹自擂为知识分子的人,他们别给这个世界添堵添乱就不错了。”

    索尔仁尼琴听完亚纳耶夫的意味深长的论述之后,一时之间陷入无名的沉默。之前他一直热衷于反对苏联政权,反对一切,现在看来,好像自己与之为伍的人才是更加应该反对的一群人。

    他们无知,他们庸俗,他们甚至就像自己书中的**苏联官僚一样,吮吸人民的鲜血,此时的他们甚至还不是掌控国家的领导人。

    见到索尔仁尼琴陷入了沉思,亚纳耶夫试图解释道,“当然我并不是否定索尔仁尼琴同志作品的意义……”

    “亚纳耶夫主席,你不用继续说下去了。”原本眼神迷茫的索尔仁尼琴第一次变得清晰明了起来。“我想之前困扰我的那些问题,全部都明白了。”

    亚纳耶夫楞了一下,刚才跟索尔仁尼琴所说的那番话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完全是自己发自肺腑的真言,有感而发。

    “我真的感到很欣慰,俄罗斯这片土地上,庆幸有你这样的领导人。”

    索尔仁尼琴抬起头,这位留着海明威式胡子,目光同样忧郁坚定的异己分子笑了,终于冰释前嫌的写下了所有防备,拥抱和迎接这个国家。

    “我很高兴,没有留在美国,而是选择了回家。”

    (这几章也算是跟今天的日子算是遥相呼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