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杨轶看到曦曦哭得跟泪人儿一样的时候,他心里一紧,大步一迈,跑到女儿的身边,屈膝在一边蹲下来,问道:“曦曦,怎么了?你被打了?爸爸来了,你告诉爸爸,被打了哪儿?”

    担忧的同时,杨轶其实还是挺生气的,自家闺女平时自己都舍不得打,哪个小屁孩胆儿这么肥敢打曦曦?

    不过,杨轶光顾着看曦曦,没注意旁边苦笑着的穆老师。

    曦曦抬了抬哭得朦朦胧胧的大眼睛,辨认出爸爸的大脸,她心中似乎此刻就像是火山的再次迸发,浓郁的委屈如岩浆一样涌了上来。

    “粑粑!”曦曦哇得一声,扑到了爸爸的怀里,小手缩在爸爸的胸前,就跟受惊了的小鹿一样,在爸爸怀里哭得更厉害了。

    “你告诉爸爸,打了哪儿?是不是受伤了?”杨轶一边问着,一边也自己查看着女儿的身体。

    脸蛋没事,除了哭红了眼以外,其他的还是粉嫩嫩的肌肤,吹弹可破,没有外伤的痕迹。

    而杨轶拉起曦曦的小手看,胳膊上也没有淤痕,身上杨轶轻轻地按着,也没看到她疼。

    该不会是内伤吧?

    曦曦一边啜泣着,一边摇着小脑袋,她其实在爸爸的怀里,恢复了一点精神,只是哭得太厉害,喉咙梗着,说不出话来。

    终于,穆老师还是忍不住了,她哭笑不得地跟杨轶说道:“杨曦爸爸,其实不是别的孩子打了曦曦,而是她将一个男生推倒,还不小心打了另一个男生一拳。不过也不是曦曦的错……”

    当时的场景确实如此,两边小朋友“对峙”,被高个子的路薇莎压制着,小男生们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所以比较壮的王希隽为了表现自己男子汉的气概,气冲冲地上去,推搡了一下路薇莎。

    谁知道,路薇莎光长得高了……

    瑞典小姑娘被王希隽一推就倒,一屁墩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不要哭,起来啊!”王希隽其实当时傻眼了,他还以为路薇莎假摔,害怕弄哭女同学被老师看到,慌慌张张地要拉起来路薇莎。

    曦曦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被欺负了,脑子一热,一边瘪起嘴巴,含着眼泪,一边冲上去,推开还在“动手”的王希隽。

    曦曦继承了爸爸的基因,平时虽然不显山不露水的,但力气真的很大,她在生气的情况下出手,就将王希隽从侧面推翻,还在地上滚了几个圈。

    但她不想跟别人动手的!

    小姑娘做了这些动作之后,自己却嘤嘤地哭了起来,嘴上还哽咽地念叨着:“不能打架,打架不是好孩子。”

    之前最皮的小男生,也就是说曦曦坏话的那个,他跟王希隽很要好,这时候生气地跑上来,还抓着曦曦的一只小手,叫着:“杨曦,你打人!”

    但这个时候曦曦的状态并不好,她感到自己左手手腕被抓得生疼,慌张地挣脱,挣不开,便下意识地右手挥了出去,打在了那个小男生的胸口。

    用了多少力气谁也说不清,反正那个小男生也跟王希隽一样倒了下去,但还有力气在地上,害怕地哭了起来。

    曦曦被自己两次“暴力”给吓到,而且刚才那个小男生那句话“杨曦,你打人”,也如同一根刺一般扎在了小姑娘的心上。

    “呜呜!我不是故意的。”曦曦蹲在一边的地上,抱着双膝,哭得更加大声了。

    听到动静赶过来的申老师慢了一步,地上四个小朋友的哭声已经足够交织成了一首交响曲。

    当然,杨轶现在听穆老师的解释,也是仅能大概地还原刚才的情况,因为这些还都是其他小朋友,比如人民的纪检员陈诗云同志,和义薄云天的大侠兰馨同志告诉老师的。

    不过,后来不哭了的王希隽等小男生们也证实了这一点。

    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被曦曦打了的小朋友经幼儿园的医生检查过没有问题,他们一会儿还活蹦乱跳的,就是曦曦又是哭个不停,又是害怕得发抖,穆老师担心给孩子心理上留下什么阴影,就把杨轶叫了过来。

    “都怪我们老师没有照看好孩子,申老师当时去上了一下洗手间,没想到发生了这个事情。这个是我们的问题。然后那几个孩子,我跟他们说了,让他们给路薇莎、南昭宇道歉,还有跟曦曦道歉,只是现在曦曦情绪还不稳定……”穆老师跟杨轶道着歉。

    杨轶明白了来龙去脉之后,有些哭笑不得。他不能完全相信老师的话,不过也没太大问题,回头再详细问问曦曦就好了,主要是曦曦没有受伤,让他松了一口气,只是小姑娘打了人之后,自己反而最委屈,这是让杨轶有点始料未及的。

    “被曦曦打了的孩子怎么样?他们父母来了吗?”杨轶轻轻地拍了拍曦曦的后脑勺,跟穆老师问道。

    现在他还是要安抚曦曦的情绪,说教一类的话,留到家里再说。

    “给他们通报了这事情之后,他们也过来了,在申老师的办公室里,然后他们说想跟你道歉。”穆老师说道。

    “跟我道歉?”杨轶眉头轻轻一挑。

    其实,杨轶还是对那几个小屁孩有点恼火的,要不是曦曦揍了他们,抵消了自己一些火气,杨轶还真的非得问问他们家长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这嘴巴这么臭!

    很快,杨轶的火气也烟消云散了。因为王希隽的父亲和另一个小男生的父亲还是很诚挚地跟杨轶道歉,主动地保证回去之后,一定会教育自己的孩子,让他们以后不能再跟同学说出这么刻薄的话。

    这两个父亲都是西装革履,显然都是白领阶层,文质彬彬的,还算比较有教养。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孩子没有事,而且老师们也告诉了他们故事的起因,他们才对自己因为工作忙而疏于对孩子们的管教感到愧疚。

    “都是孩子之间的一点小矛盾,没关系。”杨轶看他们这样说了,气也起不来,微微笑着,跟他们点了点头。

    不过还没完,这两个家长,还回到班上,叫来王希隽和另一个男生,让他们给曦曦道歉。杨轶也替曦曦向两个忐忑不安的小男生简单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丫头用武力放倒了对方,别人家长都没有生气,还诚挚地道歉了,自己至少得做做样子。

    他们走了之后,兰馨、路薇莎、南昭宇等几个小伙伴也过来看望曦曦。终于,一阵儿闹腾之后,曦曦的情绪终于稳定了许多。

    不过,她还是有些心坎过不去,所以虽然没哭了,但还是跟害怕失去依靠的小袋鼠一样,不肯离开爸爸的怀抱。

    杨轶索性跟穆老师请了半天假。

    “今天爸爸陪你。”只见他折身回来,抱起小姑娘,揉揉她的小脑袋,一边往外走,一边疼爱地笑了笑,说道,“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了,咱们去吃大餐,然后你跟爸爸好好聊聊,好吧?”

    “嗯……”小姑娘将小脑袋在爸爸的怀里找到一个温暖、舒服的位置搁下,然后脸蛋依恋地贴着爸爸厚实的胸膛,倾听爸爸那能让她平静下来的坚强有力的心跳,才轻轻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