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八章 文艺复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29.html
    第二更

    索尔仁尼琴的投敌行为让美国中情局感到恼火,原本这就是他们在暗中设计的一场戏码,如果莫斯科当局拒绝了索尔仁尼琴的回来,那么他们依旧可以向外界大做文章,宣扬苏联的人权问题。如果他们应允了索尔仁尼琴返回莫斯科,那么这位坚定的批判主义者一定会狠狠的批评苏联政策一番,让亚纳耶夫脸上无光。布兰迪甚至向特尼特局长保证,这会是一次非常精彩的表演,一个坚定的反苏主义者和一个集权主义的国家领导人进行对话。

    特尼特也是听信了布兰迪的话,然后动用关系通过了索尔仁尼琴的返回苏联请求。

    可是情报科科长布兰迪没有预料到苏联宣传部非但没有封杀索尔仁尼琴,还让莫斯科报纸重点报道了这位作家的回归,宣传了一下这位海外漂泊多年的“俄罗斯良心”。

    然后原本等着看好戏的美国中情局接到一个非常意外的消息,回到莫斯科的索尔仁尼琴答应了亚纳耶夫的请求,重新定居了莫斯科定居。

    这就让原本花费了大价钱想要培养索尔仁尼琴的中情局非常尴尬了。

    更让布兰迪尴尬的是,索尔仁尼琴回到莫斯科不久,就开始写出一些观点明显站在苏联政府一方面的文章,重点表现在批判戈-尔-巴-乔夫时期的政策,还有当时整个社会的无知与肤浅,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收到这个消息的布兰迪连忙派人验证这个消息的准确性,他希望是当局要挟或者强迫索尔仁尼琴写出这种有违背自身意愿的作品,但是汇报的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索尔仁尼琴的确是自愿写出这样的作品,并没有受到苏联政府部门的要挟。

    一个令人沮丧的问题摆在了布兰迪科长面前,伟大的自由主义战士,海明威式的硬汉作家,索尔仁尼琴同志,背叛了自由国度的美利坚,毫不犹豫的投向了*的怀抱。

    这简直跟当初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当特尼特局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铁青的让布兰迪立刻封杀索尔仁尼琴的一切。

    一夜之间,这位反苏英雄的待遇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

    几乎就在索尔仁尼琴正式定居莫斯科之后的几天,美国政府开始全面封杀索尔仁尼琴,而且罪名竟然是克格勃潜在的意-识-形-态间谍,有关于索尔仁尼琴的全部书籍从商店里下架,他在美国的资产被冻结,甚至入境管理局还宣布,将索尔仁尼琴列入移民黑名单,永远不准进入美利坚。他们试图让索尔仁尼琴在美国销声匿迹。诸如硕果仅存的科罗季奇就将索尔仁尼琴列入了自由主义背叛者的名单,恨不得将他的名字和苏联挂起来一起鞭笞。

    这可比之前苏联封杀索尔仁尼琴的时候还要更狠心一些,幸好索尔任尼琴一直孤身一人,所以没有多少财产留在美国。

    知道这件事之后,苏联政府直接为他提供了一套公寓,并且为他提供一份报社编辑的工作,只是索尔仁尼琴礼貌的拒绝了。

    这次的事件让索尔仁尼琴彻底看清了美国人的真实嘴脸。美国像是财大气粗的资本家,圈养的狗叫的好听的时候赏赐一根骨头。但苏联至少在最困难的时期,依旧没有忘记给这群白眼狼一块面包。

    索尔任尼琴的到来像是给俄罗斯文学吹出了一股新风向,原本死气沉沉的文坛又开始重新活跃了起来。有人将这种情况称为苏联的文艺复兴。

    尽管苏尔科夫对此表示应该采取谨慎的态度,毕竟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借助这一场新文化运动出现反对国家制度的论调。

    “你这是对我们社会的不自信么?苏尔科夫同志?”听完苏尔科夫的汇报之后,亚纳耶夫笑着问道,“我就说一句最简单的吧,现在谁还会将美国的自由主义宣传政策当做信念和目标?”

    苏尔科夫仔细想了想,的确过去的这五年,原本铺天盖地制度改革和自由属于人民的口号都变得荡然无存,舆论的氛围也从支持自由主义,变成了反对美式自由制度。

    “自由只是一个旗号,当人民吃不上饭的时候就会借助这个旗号反对现有的一切,但是当所有人都开始安居乐业的时候,你说为了自由而战斗,有人会跟着你去做吗?”亚纳耶夫又问道。

    苏尔科夫还是摇摇头。

    “虽然美国是我们的敌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要肯定,那就是对制度的自信,对国家的自信。经济繁荣的时代加上一系列的福利保障,没有人会想着去造反,现在如果公知站出来说跟着他去反对社会主义,在别人看来简直就像疯子一样不可理喻吧。”

    “苏联欢迎索尔仁尼琴的回归,不代表我们放松了对舆论高地的占领。控制舆论本来就是一件蠢事,从斯大林时代到戈尔巴=乔夫时代,这些掌控宣传部的蠢货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明白一件事,舆论的胜利往往伴随着经济的成功,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不是靠政府手段勒紧民众的脖子。”

    苏尔科夫苦笑了一下,说道,“亚纳耶夫总书记,当你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亚纳耶夫摇摇头,“你没有听错,这的确是最有效的舆论战术,占领舆论的制高点,比政府举办一百次的歌颂和赞扬祖国都要有效得多。苏尔科夫同志,宣传战略可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你还需要多加学习。”

    亚纳耶夫将报纸铺展在苏尔科夫的面前,头版头条是索尔仁尼琴的画像,他指着头像说道,“我之所以会让索尔仁尼琴回来,一是向外界证明苏联政府并不是那种逮捕全部异见分子的国家,二是通过这种手段,来让国内的文艺界成为我们的宣传武器。”

    “宣传武器?”苏尔科夫不明白亚纳耶夫到底什么意思。

    “当他们对戈尔-巴乔夫时代批判的时候,就是我们宣传战略胜利的标志。你想想戈尔-巴-乔夫时代最能代表他们政策的口号是什么?是民主自由的社会主义。批判戈-尔-巴-乔夫时代,相当于我们引导着文艺界评判民主自由,批判继续进行下去会发生什么?”

    “我明白了,是引发人民对美国自由主义的厌恶。”苏尔科夫恍然大悟,原来亚纳耶夫布置的局居然精妙的针对着美国的自由主义思想,而且还是将那群文学家无意之间当成了枪杆子瞄准自由主义的大旗。

    亚纳耶夫点点头,显然苏尔科夫已经可以达到独当一面的境界了,就算将来有一天他不在国家主席的位置上,也不用担心舆论宣传阵地落入敌人的手中。

    “一旦人民对自由主义足够失望了,就再也没有人想要提出宁可要自由也不要面包的口好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用我们的手段,引导着人民的前进。但是首先,我们要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还要通过制度公平,来提升人民对苏维埃的认同感,否则一切都只是笑话。民主也好,自由也罢,不过是人民为了吃上那一口饭而选择的旗号而已。当年那些喊着萨达姆时代没有人权的家伙们,如今还有谁会跳出来高呼自由万岁?简直就是笑话。”

    亚纳耶夫语气肯定的说道,“将来有一天,苏联会在这场舆论战争中取得全面的胜利,让红色的旗帜插满北美洲的土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