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小曈曈觉得那个罐子里装得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小曈曈不理解姐姐和爸爸为什么对那个罐子有兴趣,好心的他,还想过去阻拦一下姐姐碰这个可怕的东西。

    但墨菲以为他要捣乱,就将他抱到怀里,不让他乱动,小家伙便“嗯嗯嗯”地挣扎,想要逃脱妈妈的束缚。

    不要啊!放开我,我要去拯救姐姐!

    “哇!”忽然,小曈曈耳边传来了姐姐激动的欢呼声,他疑惑地停止了动作,抬起小脑袋,望了过去。

    当然,小曈曈是不会留意到细节的,他只是看到姐姐和爸爸正围着那个大瓶子端详着。

    如果是动画片的话,此刻小家伙的脑袋上应该已经悬浮起了很多问号:发生了什么?为啥姐姐这么激动?

    小曈曈没看到,此时,玻璃瓶里的鸡蛋,已经在有些浑白的水中晃晃悠悠地浮了起来。虽然只是悬浮在水中的状态,但这个变化,已经足以让曦曦惊讶地叫了起来。

    “粑粑,鸡蛋浮起来了呢!”曦曦转过小脑袋,激动地跟爸爸汇报。

    “还没完全浮起来,你试试再加一些盐进去。”杨轶鼓励着曦曦,将实验做完。

    当然,后面的实验无须赘述了,无非是加多点盐,让鸡蛋浮出水面而已。

    曦曦更好奇的,是究竟有什么魔力,让鸡蛋从水里浮出来?

    这不,长大了一些之后,好久没有问为什么的曦曦,今天又兴致盎然地问起了爸爸:“粑粑,为什么会这样呀?”

    这个科学原理不难解释,难的是如何将它解释得让曦曦听得明白,曦曦现在可不明白什么叫浮力,什么叫比重或者密度。

    所以,杨轶琢磨了一下,先说道:“曦曦,你觉得是水重,还是鸡蛋更重?”

    曦曦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最后却选择了水。

    “因为它很重,我拿起来可费劲了!”曦曦指了指装着水的玻璃瓶子,认真地说道,“但是,鸡蛋就很好拿!”

    杨轶明白了自己的漏洞,他便拿了两个一样的杯子和鸡蛋过来,开始做示范。

    “你看,我现在一个杯子里放鸡蛋,一个杯子添水,但我添的这水,体积跟一个鸡蛋差不多大小。”杨轶笑着将两个杯子递给曦曦,“你现在再看看,哪个重一点?”

    然而,这个重量差别还是微乎其微,曦曦掂量了一下,还是掂量不出来。

    杨轶只好请上厨房里称菜的重量用的小型电子秤,比较一下两者的重量数据,曦曦终于有了答案。

    “现在你觉得,是水更重,还是鸡蛋更重?”杨轶微笑着问道。

    “鸡蛋重!”曦曦反应倒是很快,跟上了爸爸的思维速度。

    “另外,你觉得同样大小的铁块更重?还是同样大小的木头更重?”杨轶说道。

    曦曦不用做实验,也懂得回答这个问题,只听她一声清脆的回应:“铁块更重呢!”

    “那就对了,在同样大小的前提下,铁块比木头重,鸡蛋比水重,我们把它重的原因,称为是它的密度更大!”杨轶还是用铁块和木头作比喻,“意思是说,它这个小小的身体内,塞入了更多、更重的东西。”

    曦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确实不好解释,但杨轶觉得,自己如果说得多了,曦曦也会在潜移默化中了解得更多,以后也更能听明白自己说的一些科学知识。

    “那好,这个密度大的鸡蛋,之所以能沉入水底,是因为它比水更重,你说是吧?”杨轶笑着说道。

    这个曦曦能明白,小姑娘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小脑袋。

    “那我们往水里加盐,盐是会融入到水里的,这样我们喝盐水的时候,才会感觉到咸的味道。”杨轶做了一个比较新鲜的比喻,“这就好像,我们背着一个装着东西的书包,现在我们还要拉开拉链,往里面继续塞东西,这样它是不是会变得更重?”

    “对呀!”曦曦继续点头。

    “那这是为什么?”杨轶笑着给曦曦提了一个小问题。

    “因为,因为……”曦曦果然还是没有能听明白,这会儿,面对爸爸的问题,她又迷糊了起来。

    墨菲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看到曦曦一会儿说自己明白,一会儿又张着嘴巴回答不上来的样子,她忍不住说道:“刚才你爸爸不是说了?是因为它的密度变大了,所以也变重了嘛!”

    杨轶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我们现在明白,加了盐之后,盐水会比水更重!”

    “我知道,我知道,因为它有盐的!”曦曦这会儿,积极地抢着说道。

    “没错,你如果继续加盐,它也会变得更重!”杨轶暂时不打算讲更深奥的溶解度的概念,只是说道,“因为盐水变重了,当它比鸡蛋更重的时候,那轻的鸡蛋是不是就会浮起来了?”

    曦曦听得眉飞色舞,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懂了,反正一个劲儿嗯嗯地点头。

    “我们把今天的发现,看能不能套用到更广泛的例子上吧!”杨轶笑道,“比如,你是不是觉得,在海水里游泳,比如夏天时候,我们去滨海区的海边玩一样,是不是比在我们家的淡水游泳池游泳,更加容易在水里浮起来?”

    曦曦哪里记得这两种感觉?不过,虽然她无法比较这两个游泳哪种更容易浮起来,曦曦还是明白了爸爸要说的。

    只见小姑娘嘻嘻一笑,开心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因为海水也是咸的!有放了盐呢!”

    “没错!”杨轶夸奖地竖起了大拇指。

    “粑粑,粑粑,我们接着玩别的实验吧!太有意思了!”曦曦等爸爸讲完这些大道理,便又迫不及待地叫了起来。

    这么大一本书,一定还有很多有趣的内容!

    曦曦笑得神采飞扬,小曈曈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这些道理,他是理解不能的,但小家伙觉得姐姐笑得这么开心,一定是有什么很好玩的事情,他的小眼神充满了羡慕和期盼。

    好想跟姐姐一起玩啊!

    ……

    《余罪》的拍摄,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近期,剧组南下,去了羊城拍摄当地的一些镜头,作为重要配角的郭子意也跟了过去。

    不过,天气忽然转凉,而且新闻报道还说是十年不遇的冷空气,让谭慧珍开始担心在更南的羊城的郭子意会不会被冻坏。

    不是现在网络上流行着一种说法:我是一支来自北方的狼,却在南方冻成了哈士奇吗?

    这虽然是开玩笑,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粤省冬天的冷是湿冷,虽然气温看上去很高,但湿度很高的空气,会让这寒冷如附骨之疽,阴测测得似乎冷气要钻进骨头里一样令人难受!

    于是,谭慧珍在给郭子意打电话的时候,忽然问起了郭子意的经纪人现在在哪里?

    “你问丁湘干什么?”郭子意警惕了起来,“她在江城啊!她还有课业,毕业之前不可能跟着我到处乱跑的。”

    而此刻,正坐在郭子意身边的丁湘紧张地挺直了腰,正襟危坐地看着郭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