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四章 你低估了我们的决心
    第一更

    所有准备进攻柏林的联邦国防军几乎在同一时间接到了一条紧急命令。停止向柏林进发并且原地待命。科尔宣布了取消进攻柏林的命令,并且所有部队进行原地待命。

    暴力机器突然停止了运转,虽然支援柏林的国防军援军不明白波恩为什么突然下达这样的命令,但是依旧忠实的执行了。

    所有军队在原地驻扎,等待柏林的指令。虽然他们打听到消息,科尔和东德准备在伯恩签订和平协议,但是大家都对这场和谈心知肚明。联邦国防军没有往回调走撤离就说明科尔还一直在提防着东德,准备随时发动最后的进攻。

    不过科尔现在已经接受了现实,即便他再怎么想着夺回柏林。显然科尔已经意识到现在继续将战争进行下去是多么错误的选择。就算不考虑国防军内部的厌战情绪,光是外部的阴谋和内部的勾结已经让他焦头烂额,内忧外患的局面导致他没有了其他的选择。要么和谈,要么毁灭。

    此时的欧盟已经到了人心离散的地步,德国爆发的内战导致了原本的提上了议会日程表的联合欧盟各国建立欧洲中央银行的计划往后推移,各国都不希望再出现1971年搁浅维尔纳计划的原因重现。在诸多问题的考虑之下,迫于无奈的科尔选择了议和。他暂时的容忍了东德傲慢无礼的挑衅,走上谈判桌。

    第二次柏林会谈远远比第一次要低调的多,参与会谈的人员都清楚这次的会谈将会改变德国的局势,一旦会谈成功,那么德国可能会出现一场大变革。科尔还清楚的记得乔尼什基斯在上一次的会谈中所提出的各项要求,简而言之就是要推翻联邦德国的合法地位,由另外一个政党来共享德国的政治成果。

    谈判的地点定在了波恩,除了美国单方面缺席之外,多勃雷宁作为苏联方面的代表出席了这一次的会议。德意志民主复兴党的代表人是乔尼什基斯,联邦德国则是由科尔出席。讨论的问题依旧是老生常谈,然而火药味却不会比上次更差。

    起码这一次参加会议,窗外不再是装甲车,铁丝网和持枪士兵组成的风景。与柏林紧张的气氛相比,波恩的街道倒是多了一份平静,似乎东德发生的一切与这里的人都没有半点关系。他们还是照常上下班工作。

    但是多勃雷宁注意到大街上穿着黑袍的妇女多了起来,还有一些站在路边举着牌子要求获得更多权益的难民。他们都是从东德三个州驱逐过来的难民,惊恐的情绪似乎还没有从他们脸上褪去,东德事件带给他们的恐惧深入骨髓。

    那可是一场全民行动的驱逐,任何与伊斯蓝和幕斯林搭边的都被驱逐出东德三州,而试图指控这是一场种族歧视的媒体记者都收到了死亡恐吓。任何敢同情这些难民和幕斯林的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导致现在没有人敢为他们说话。

    难民集体上诉国际人权组织,组织负责人也想要德意志民主复兴党给个说法,得到的却是对方简短回应。

    “滚。”

    多勃雷宁的目光从街道上收回,他微闭着眼睛,慢慢思考接下来的谈判。一场逃不过的腥风血雨,吃完亏的联邦德国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不过乔尼什基斯的背后有苏联和美国同时撑腰,真要发生什么冲突,科尔也要考虑这条狗背后的主人是谁。

    汽车停在了会议大楼门口,相比起被占领的国会大厦,这幢建筑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不过这到不影响接下来的血雨腥风。

    多勃雷宁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朝着里面走去,步履不急不慌,这一路上他还看到不少在电视上出现过的熟悉面孔,看来这场“无声的战役”并不比柏林的厮杀要单调。

    谈判桌上的气氛拔剑张弓,似乎只欠缺一个点燃火药桶的导火索。尤其是多勃雷宁看到科尔那张脸色铁青的臭脸之后,就忍不住猜想接下来会不会突发一场唇枪舌战。

    科尔对东德的忍耐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尤其是面对以胜利者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德意志民主复兴党的领导人,他更加看不顺眼。对于科尔而言,没有什么比看着对手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更败坏心情的事了。

    多勃雷宁还是像之前的会议一样沉默,他很清楚这不过是德国的内政问题,苏联在绝大多数的事务上没有发言权。最多在某些关键性的问题上多嘴几句,其他时间自己都是秉持看戏的态度来参加这场和平峰会。

    向来宣称和平的会议都是以火药味浓厚的挑衅为开场白。科尔一上来就指责德意志民主共和军攻占柏林,试图分裂德国的罪行。并且将德意志联邦国防军称之为背叛德意志的叛徒。

    “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你们这是在分裂德国!我告诉你们,联邦国防军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一旦事情超过了容忍的底线,无论花费多大的代价,哪怕是死,我也要拉你们一起垫背。想跟德国和谈,你就得拿出诚意来!”科尔气势逼人进行先发制人,想镇住对面的乔尼什基斯,但是对方却异常老练的回击他。

    “只要我们没有拿回柏林,这场和平谈判终究就不会有结果,柏林就是我们谈判的底线,当你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最好先给你的智囊团们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科尔的爆发非常突然,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以至于东德代表团方面有些面面相觑。

    “恕我直言,科尔总理。我现在非常喜欢你这种‘看东德不爽又无可奈何的表情’。想要威胁东德?柏林就在你面前,但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军不会拱手相让,所以联邦国防军得凭实力来夺取才行啊。”乔尼什基斯挑衅的说道。

    “但是在我看来,联邦德国的诸位不过是一群素餐尸位,没有任何建树的政客而已。自从东德融入联邦德国八年。我们的失望还不够多吗?”

    乔尼什基斯不像科尔的暴怒,而是一字一句的质问,“联邦德*队解散之后,你们处处打压东德的军人,不承认我们所获得过的荣誉。想尽各种手段让我们屈服。你们的贪婪,你们的*,吞掉了我们最后拿到手的退休金,即便到公检法院起诉,法律依旧在偏袒你们这群骑在人民头上的吸血蛀虫。”

    “你知道在东德解散那几年,我们的失业率暴涨了多少?西德的资本家们凭借着政府后台大肆的收购东德工业,将工人强制性踢出岗位。西德时期我们的教育是免费的,而现在有多少的家庭上不起学?这就是你所说的驱逐暴政之后,一个自由和平等的德国?”

    “在我们为争取到东德人民应有的权益之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军不会停止反抗。这就是我们的答复,你想要拿回柏林?就凭自己的实力夺回来啊!”

    乔尼什基斯说的每一句话都充斥着挑衅的意味,科尔反击说道,“你别忘了,东德需要和平,战争和流血不是他们期待的结局。”

    “你还是不明白东德啊,科尔总理。不过也难怪,你根本就不懂我们的理想和奋斗。请你记住我接下来所有的话,牢牢的记在脑海里。”

    乔尼什基斯直直的盯着科尔,一字一句的回答道,“从我们决定发动暴乱的那一刻起,我们就非常清楚的知道这必定是一场血腥的战争。但是东德人民从来不害怕流血,也从来不害怕抗争。对压迫我们暴政的反抗从来不会终止,直到获得我们的自由,我们的权益。”

    “知道你犯过最大的错误在哪里吗?”

    “那就是你低估了东德人民独立的决心。”(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