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家又坐下来聊天,杨轶也轻轻地搭着偎依过来的曦曦的小肩膀,看着卢小树和缪川,微笑着问道:“以后,你们俩有什么打算?找一家经纪公司,继续出唱片?”

    “我和缪川都已经大三了,还剩下一年半年时间,就能拿到毕业证。”卢小树跟杨轶说道,“当时放弃学业,就想在娱乐圈出人头地,现在想一想,我们确实有些操之过急。或许我们应该先完成学业,再出来闯荡。”

    “其实也不用完全等到一年半之后,我们大三下学期的课程比较忙,还有大四上学期需要准备毕业论文,但大四下学期就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事情。”

    “而且我们也想好自己的定位。”缪川在一边附和着,他的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不知道是不是咖啡喝多了,“我们想象杨大哥你一样,做一个创作型歌手组合,写我们自己的歌,唱我们自己的歌!”

    看来,之前荣华达向他们许诺要帮他们筹歌出唱片但最终反悔,还是给他们俩留下一些心理阴影的。但这种想法也不错,求人不如求己,更何况,他们俩也确实是有着一些创作的天赋。

    杨轶刚刚点头,准备赞扬他们俩的自我认知时候,卢小树连忙补充道:“但不管我们想等毕业之后再出来,还是怎么样,杨大哥,你请放心,我们俩哪儿也不去,就签你的华轶兄弟经纪公司!”

    “啊?”杨轶愣了一下。

    这个说法不对啊,什么叫他请放心?

    杨轶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问你们的打算,不是想让你们一定要签在我们公司下面,而且我帮你们脱离泥潭,也不是抱着要你们回报的心思。”

    “可是我们要报答你的恩情啊!”卢小树诚恳地说道。

    缪川也在旁边点着头。

    “如果是怀揣着报恩的心思过来,那我不要!”杨轶还挺傲娇地摆摆手,说道,“帮你们,我是觉得你们追求梦想不容易,路见不平一声吼而已。我要是要你们回报,我自己的心都过意不去。”

    卢小树也是个聪明人,他和缪川对视一下,便说道:“那暂时不说这个,反正我们现在也不急着签经纪公司。”

    “这就对了嘛!你们还有半年多时间,好好找,肯定能找到合适自己的!”杨轶笑道。

    “可是我们觉得华轶兄弟最适合我们,其他公司太欺负人了!”缪川犹豫了一下,说道。

    杨轶沉默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道:“现在你们是刚刚脱离苦海,满脑子想的是我帮你们的事情,所以考虑事情不周全。半年时间,你们给你自己一点缓冲的机会,好好想想,也多加了解,如果半年后,你们还是想来华轶兄弟,这样一家基本上没有什么资源,只能靠自己争取和创造的伪经纪公司,那我也不会再将你们拒之门外。”

    杨轶说的没错,华轶兄弟确实没有什么资源,不像一些老牌经纪公司,和许多词曲作家有联系,和许多导演、节目组有着合作的关系和基础,没有这些关系,也就意味着缺少曝光度,所以并不是一个新人出道的好起点。

    这也是为什么,他宁愿将林幕安送到港城,也没将他留下来!

    当然,杨轶可以用大量的歌曲将林幕安砸出知名度来,但这样的强势造星,对杨轶来说有何意义?而且,他不希望这些朋友都对自己产生依赖感,梦想,还是要自己去追寻的!

    卢小树和缪川再次对视了一样,接着向杨轶感激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知道杨大哥你这是为我们好,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明白就好!”杨轶微微一笑,说道,“对了,你们不是想要自己学习创作吗?老金,过来一下,我给你们介绍两个徒弟。”

    杨轶将金英铭叫了过来,给卢小树和缪川介绍道:“老金,金英铭老师是我们华轶兄弟以及菲轶所思工作室的音乐总监,也是业内资深的音乐制作人,他的编曲能力绝对称得上是业内顶尖水平!”

    金英铭连忙摇着手笑道:“老板,你过誉了,在你面前,我的编曲哪里拿得出手?”

    “别跟我比,我比较特殊。”杨轶笑道,“但有一说一,金老师经过很多年的磨砺,能做到编曲的风格千变万化,而且都能很好的契合市场的胃口,这是我很佩服他的地方。”

    杨轶揽过卢小树和缪川的肩膀,拍了拍,跟金英铭说道:“这两位小兄弟想要走创作型歌手的道路,不过他们的编曲水平还不够,单纯是吉他编曲,显得很单薄,所以我想让他们跟你好好学学,正好,他们还有半年才毕业,。”

    卢小树和缪川已经是一脸惊喜,他们没想到杨轶还这么无私地继续帮他们,心中的激动和感激都不知道如何表达。

    “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金英铭点了点头。

    “你们呢?”杨轶微笑着问道。

    卢小树和缪川连忙点头,卢小树感激地说道:“谢谢杨大哥,我们一定会好好学。金老师,劳烦你了。”

    “互相学习,我也很期待看到你们的成长。”金英铭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道,“公司就在亭山区,离学校也不远,我平时都在那里工作,你们要是课余时间有空,可以来找我。”

    这边聊着,其他的人却很热闹地玩了起来。

    都是多才多艺的人,表演几个节目,自然不在话下,尤其是郭子意,他还兴致勃勃地坐在了钢琴前,骚气地弹奏起了一首钢琴曲。

    郭子意自己表演完后,觉得不够尽兴,便招手跟卢小树他们叫道:“别忘了我们的主角啊!阿树,阿川,你们俩现在没有合约限制了,赶紧来唱一下你们的歌,我们都好久没听过你们唱《我在北方的冬天想她》了!”

    以前的合约,是不允许千里川树在公开场合擅自演出的。

    杨轶也笑着拍拍手,说道:“说的也是,你们俩的表演,我可是等了一年。”

    卢小树和缪川对视了一眼,欣然站起来,走到大家中间。虽然没有带吉他过来,原来杨轶的吉他也被他拿到了别墅去,但没关系,这首歌也可以用钢琴演奏,在之前漫长的一年失落的时光里,他们俩不只是写歌,还对这首歌进行了不同的编曲。

    缪川负责弹钢琴,卢小树负责主唱。

    “我迷失在北方的冬天,游走在无边的荒野,望着飞走几行鸿雁,想她……”还是那个清澈干净如北方的天空的嗓音,但相比起当初,这个声音蕴含的情绪里,多了几分沧桑,也让这首歌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回不来的容颜。”缪川的和声,也依然能够完美地契合卢小树,两人的配合浑然天成。

    大家都听得很入神,就连曦曦也在爸爸的怀里,随着歌声,拉着爸爸的手,轻轻地摇着,明亮的大眼睛似乎也能感受到歌词的意思而流露着忧伤。

    “不要问我何时才能,跨过山河跨过草原,来到你的身边……因为那,就是今天……”卢小树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首歌的演唱。

    大家也是意犹未尽,好一会儿才鼓起掌来。

    “谢谢,其实还有几首新歌的,我们这段时间写的,但因为情绪不稳定,写得都有一些瑕疵,不好意思拿出来,等我们修改好了,一定唱给大家听!”卢小树腼腆地说道。

    “你们怎么跟杨轶一模一样?老是想着等成品出来之后再拿出手?”墨菲忍不住笑了起来。

    卢小树和缪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只是开玩笑,追求完美,是一件好事。”墨菲觉得自己刚才说那话有点冷场,连忙补充着。

    刚才那句话不冷场,现在这句话倒有点冷场。并不是说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只是大家感觉都不知道该怎么接。

    杨轶帮忙解围道:“追求完美,那是因为他们对音乐的态度很真诚啊!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坚持到现在。”

    “你不是写了一首歌要唱给他们听吗?”墨菲觉得自己笨笨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只好转移话题,将憋了一晚上的话说出来,“我可是等了好久了呢!”

    “老板又有新歌了?”金英铭惊喜地问道。

    “杨大哥,快唱来听听!”郭子意也是很激动。

    这么突然,杨轶只好拉开曦曦,站起来,笑道:“其实是这样的,千里川树能够摆脱荣华达,重新获得自由,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们大家都为你们感到喜悦,这事同时也给我一些启发,所以我写了一首歌。”

    卢小树和缪川连忙让开钢琴。

    “不用钢琴,我带了这些。”杨轶将放在一边的长笛和二胡拿了过来,笑道,“这首歌其实有点特别的,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

    “怎么可能?肯定喜欢!”缪川就跟杨轶的小迷弟一样,激动地帮杨轶搬着椅子,还弄了一张软垫,给杨轶将二胡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