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五章 记住他们的下场
    第一更

    安德烈·伊拉里昂诺夫在原本历史上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同志的首席经济顾问,也是他的驻八国集团的私人代表。他曾经服务于俄国首脑的经历跨越了叶利钦—切尔诺梅尔金和两个时代,这使他具备了俄罗斯后社会主义转轨见证者的资格。这也是亚纳耶夫为什么看中他的缘故。1994年,他因为不同意当时政府“经济休克疗法”的经济政策而挂冠去职。

    “国有资产私有化方面使用的手段不仅非常特殊,而且根本就是错误的。接下来所谓的‘贷款换股份’,也是完全错误的。这一措施是为了在1995年和1996年的选举中取得支持。关于运用经济政策来达到政治目标的情况,还可以举出好多例子。”在历史上伊拉里昂诺夫谈到的这番话触及到了俄罗斯转轨最深的伤痛,同时也在叶利钦卸任那一年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很多经济专家都认为权力和资本的共谋的扭曲,使得俄罗斯经历了最不平等、最富有垄断色彩的私有化进程,以霍多尔科夫斯基等人为代表的寡头经济格局就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

    伊拉理昂诺夫曾在在格尔巴乔夫的计划经济时代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但对自由市场政策有着直觉般的偏向,同时也强调政府的积极角色;但谈及政治的问题时显得异常谨慎,雷日科夫从他身上看到了经济学家的率直睿智和政治家的大胆精明在他身上共存,而且谈吐应对更像一位政治家,正如伊拉理昂诺夫曾经骄傲的宣称,他从未在任何一场政策辩论中输过。当然有时候赢得代价是惨重的,比如被叶利钦一脚提出了政府部门。

    现在亚纳耶夫大胆启用他的原因就是他在改革的思路上跟趋向于自己想要的那种,也等同于为未来的弗拉基米尔同志留下一颗种子。亚纳耶夫执政这几年就是为未来打下基础,将对的人摆放在正确的岗位上,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将来这些服务红色帝国的重要齿轮将会转动起来,成为支撑苏联前进的深层动力。

    来自尼日利亚的里尔瓦努·卢克曼秘书长将与雷日科夫及伊拉理昂诺夫在国会大厦进行友好会谈,在对方还没来到之前,雷日科夫对伊拉理昂诺夫说道,“伊拉理昂诺夫同志,你对欧佩克了解吗?”

    “对于非石油资源丰厚国家,他们的确非常厉害。甚至能做到左右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局面,这对于欧洲国家爱来讲可不是好事。”

    伊拉理昂诺夫偏过头,嘴角勾勒了一下,绽放了一个嘲讽的冷笑,他盯着雷日科夫,不屑的说道,“当初的赎罪日战争,美国为了让以色列军队能抵挡住埃及和叙利亚军队,对以色列的紧急补给,当时愤怒的阿拉伯世界于1973年对美国、西欧和日本实施石油禁运,使1970年代初期,西方大型的石油企业集团突然面对一批联合的产油国时居然束手无措。这也助长了欧佩克的肆无忌惮。”

    随即伊拉理昂诺夫话锋一转,比较起苏联的区别,“但是对于苏联来讲,没有征服不了的世界组织。所谓的和平谈判,不就是因为我们的手中掌握着核按钮,还有丰厚的石油资源吗?这就是苏联的底气。”

    伊拉理昂诺夫站在门前,稍稍整理了一下领带。随从工作人员将会议的大门打开,伊拉理昂诺夫踩着稳健的步伐走入会议室。坐在沙发上的卢克曼秘书长一下子站起身,向对方打招呼。

    表面上来将伊拉理昂诺夫作为亚纳耶夫的总统私人经济顾问,看起来权利远远不如担任过部长会议主席的雷日科夫,但是在另一层面,亚纳耶夫对于伊拉理昂诺夫的欣赏却不可小觑。

    “卢克曼秘书长,你好。”

    卢克曼跟面前的两位代表一一握手言好,随即开始了这场非正式的会晤。他是想打探清楚苏联与欧佩克共同进退的底线在哪里——虽然苏联是没有机会加入欧佩克。但这并不代表双方之间就没有更深层次的交流合作。尤其是他们听到苏联在喀拉海发现了超级油田之后,中东国家就更做不住了。

    以后双方正要在石油问题上撕破脸皮相见只有两败俱伤的结局,倒不如坐下来谈判,和气生财。减产不加量,这就是欧佩克的设想。

    “欧佩克在石油增产和减产的问题上愿意充分尊重苏联的意见,目前混乱的国际局势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秩序来稳定,当然我们所说的是国际油价的问题。现在大家都清楚日子不好过了,但是越这样我们越应该抱团取暖,而不是互相猜忌。”

    伊拉理昂诺夫冷静的听着对方的叙述,时不时微笑点头,但实际上内心却对卢克曼没有半点的好感。抱团取暖?当初石油危机的时候你们跑去哪里了?当初苏联落难时一个个可是没在背后捅刀子呢。

    “虽然苏联拥有庞大的石油资源,但是条件却没有我们的优厚,所以欧佩克才是石油市场的主流,我们都希望双方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卢克曼话锋一转,婉转的表示就算要争,苏联也搞不过欧佩克组织。

    这话让在场的雷日科夫皱起了眉头,这纯粹是在挑衅自己啊。他挪动了一下姿势,顺便看了一旁的伊拉理昂诺夫一眼,对方却是一脸当然的看着卢克曼,就像欣赏小丑一样的目光盯着他。

    “照这么说来,卢克曼部长认为双方就石油问题展开一场战争的话,是我输你赢的局面咯?”

    直接的反问句让卢克曼有些猝不及防。

    “并不能这么说,其实……”

    伊拉理昂诺夫摇摇头,打断他的话,“没有什么其实,我想告诉你,苏联在某些问题上不会跟人谈判,也不屑于跟人谈判。真要到了谈无可谈的时候……”

    伊拉理昂诺夫把手往前一推,冷淡的说道,“希望你们能铭记利比亚和伊拉克的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