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八章 恐惧如同瘟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390773.html
    第二更

    金融改革委员会还没达到,金融管理局就已经嗅到了某种腥风血雨的味道。他们都已经听说了莫斯科高层的传闻。这场改革据说连亚纳耶夫总书记都牵扯了进来,对改革委员会领导人下达了重要的批示,任何阻拦改革的家伙都将会被消灭,一个不留。

    这就像是提前给所有人打了预防针,警告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克格勃的眼睛正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对于莫斯科凌厉而血腥的手段他们是早有耳闻,亚纳耶夫想要给其他人一个反面教材的话根本不会在乎这群人的罪行是否值得饶恕,也不会在乎他们曾经为国家做出过什么贡献。人民砖制的铁拳执行起来就一个结局,处决。

    亚纳耶夫暂时是不会去理会金融管理局和改革委员会之间的恩怨了,他相信伊拉理昂诺夫会交给他一份满意的答卷。如果亚纳耶夫对那份答卷不满意的话,该离开的人就是伊拉理昂诺夫了。

    国内的问题他只需要把控好全局,然后自己根据历史经验一手提拔起来的棋子们自然会去处理好所有的事务。国际形势才是他需要去投注精力和时间注意的问题,毕竟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原本浩浩荡荡却又被镇压下去的苏格兰公投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德国独立之后,这种迹象就变得越来越明显。而英国和德国之间国情不同的是,大不列颠的联合王国没有反分裂法这一说,也就是说只要公投一通过,他们就可以从英国的名义之下脱离出去。理论上他们并不需要向德国一样进行一场悲壮的战争。

    搅乱欧洲的计划已经从德国方面打开了缺口,接下来就是逐步清理东欧,搅乱局势。罗马尼亚已经被亚纳耶夫瞄上,成为培养军队的第一道阵线。

    罗马尼亚总统康斯坦丁内斯库对于苏联是如临大敌的状态,在东欧剧变中除了一小部分成功晋升到达国家行列的国家之外,剩下的都在动荡不安中度过整个九十年代。

    而九十年代代表了东欧国家整个私有化过程,第一波比较大是在1992到1996年之间,各国纷纷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第二波比较小的是在1998到2oo2年之间,主要是因为东欧债务危机所导致。结果是东欧各国经济完全被西方列强所控制,也就消解了第一波私有化给东欧各国带来的展路径分歧。

    此后东欧国家基本上就恢复了二战前的常态,给西方国家特别是中欧强国充当农产品、资源和劳动力的供给基地;其制造业规模大幅度衰退了,残存的也被西方资本所控制。现在的欧洲更像是在危机重重之下苟延残喘的可怜虫。东欧剧变之后直到1997年,罗马尼亚的总产值都还没有恢复到1989年的水准。又再加上整个欧洲的经济低迷,东欧人民真的被逼到了绝望的边缘。

    苏联尚未解体带来的压力也在折磨着东欧人民,虎视眈眈的红色帝国让他们都不敢削减军备。而西欧国家也在一直怂恿着东欧加强军备。为他们组建防止苏联进攻的第一道防线。利益的需求让双方之间都处在勾肩搭背的状态。

    但是一旦西欧自身问题严重,且开始加大掠夺制造业之后,这种军事盟友之间的关系就不能维持下去了。虽然东欧一直强调要同时和西方与苏联搞好关系,但是一旦出现了站队的问题,底线就暴露出来了。

    北约甚至将部署反导系统作为胁迫东欧的一种手段,否则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波兰也不会相继的往这个坑里跳。亚纳耶夫需要一个反面的教材,他来警告那些摇摆不定的墙头草们。他对东欧各国的忍耐限度是有限的。

    当两极分化严重,经济低迷的时候,就需要克格勃的对外情报局站出来怂恿各国人民进行不屈不挠的抗争。将无能的独裁政府滚下台,打到所有的经济寡头,另行建立民主的政权。

    亚纳耶夫就在东欧播撒恐惧,如同瘟疫一样的迅感染所有的国家。

    亚纳耶夫为了这件事,特地来了一趟卢比扬卡的主席办公室,他需要更克留奇科夫进行一场秘密的讨论。这座建立在红场东北部的庄严建筑影响左右着大半个欧洲的局势,就算是权势滔天的克格勃主席,也不过是亚纳耶夫手中的工具而已,克里姆林宫才是真正的决策和脑机构。

    面对亚纳耶夫的到访,克留奇科夫显得异常谦卑。他是经历过血腥之夜和莫斯科动乱的人,越是跟亚纳耶夫相处,他就越对总书记表示敬畏。

    这可是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谜团的人,就跟摆放在面前的咖啡一样,根本看不清杯底是什么。

    亚纳耶夫向克留奇科夫抛出了自己的观点,并且询问可行性。

    “恩?在东欧国家宣扬反独裁反砖制反寡头统治的理念?并且让民众相信时可以颠覆政权?”克留奇科夫对亚纳耶夫的想法并不感到新奇,毕竟这种事克格勃从冷战开始就在进行了,虽然到了后期效果不太明显,但这并不妨碍他现在的计划。

    实际上亚纳耶夫想利用东欧现在混乱的局势,策划一场苏联式的“颜色革命”。

    “最重要的是将‘即可将其推翻’的想法根深蒂固的烙印在反对派的脑海里。”

    弗拉基米尔正在逐渐从幕后走向前台,这种事情已经不再适合由他来策划,作为卢比扬卡的前一任执行者,重任落在了克留奇科夫的手中。

    “我不需要将东欧重新变成社会主义政权,我只需要剔除掉那些不安分的因素。任何试图站在西欧那边的国家,都需要被苏维埃的正义铁拳制裁。既然他们不让苏联有一个安稳的外部环境,那么就别怪我们对他们给予惩罚。”

    亚纳耶夫指向了第一个即将倒霉的家伙。

    “那么就先从罗马尼亚开始吧。”(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