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九章 颜色革命
    第一更

    对于颜色革命,亚纳耶夫再熟悉不过。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和格鲁吉亚都为他树立了绝佳的反面教材,原本的亲俄政权在反对派的街头革命浪潮中一一下台,取而代之的却是更加无能,的亲西方政府。

    橙色革命的后果是灾难性的,乌克兰因为颜色革命而遭受社会动荡和后续的一系列经济损失和下滑,甚至比1986年切尔诺贝利的石棺造成的损失还要巨大。不知道当初那些为了挽救整个乌克兰人民而自愿去填切尔诺贝利坟场石棺的直升机驾驶员们知道后来乌克兰惨状之后,会不会将尤胜科丢进核反应堆里。

    同样那些之前还在欢呼庆祝民主自由胜利的人民知道政治骗子,前秘密警察和金融寡头们成为罗曼尼亚最富有的人,并且摇身一变继续统治这个国家的时候,会不会失去活下去的希望。

    现在亚纳耶夫要利用起来要利用东欧在九十年代的动荡进行有条不紊的颠覆活动,作为第一个倒霉的家伙,康斯坦丁内斯库将会用行动证明东欧国家政权是死是活,也就是亚纳耶夫一句话的事情。

    罗马尼亚是东欧剧变中唯一一个经历过流血革命的,也是唯一一个反对派们没有经过任何合法的审讯就将齐奥塞斯库直接枪毙在街头的,反对派为了堵住这位“末代皇帝”的嘴以及背后的政变阴谋。

    现在,亚纳耶夫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初中情局如何一手策划摧毁齐奥塞斯库的统治,克格勃就会反过来如何策划摧毁康斯坦丁内斯库的政权。

    但是选择谁成为罗马尼亚的反对派,这就让亚纳耶夫有些头疼了。

    克留奇科夫推了一下眼镜,反光的镜片让亚纳耶夫看不清那张脸背后的眼神,但是对于政治局势非常敏锐的他却给出了一个相当有用的建议,“罗马尼亚救国阵线的前期成员,我们可以从这一方面下手。康斯坦丁内斯库是罗马尼亚民主协会的成员,早期的救国阵线中军部的人可是对这位总统的执政地位不怎么认可。”

    克留奇科夫的话让亚纳耶夫眼前一亮,似乎找到了希望。

    救国主义阵线早期包括了前罗共中央书记杨伊利埃斯库、前罗驻美大使和罗共中央机关报火花报主编布鲁坎、罗军总参谋长古沙少将、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斯滕库列斯库中将、陆军第一集团军司令沃伊内亚少将、原不同政见者外交官杜马济鲁、大学教师科尔内亚、大学副教授彼得罗曼博士、诗人迪内斯库、马扎尔族新教牧师特凯什拉斯洛等人。

    伊利爱斯库作为上一届担任过总统的人显然不怎么适合,何况他本身就是亲美政权,与前中情局驻东欧情报站站长博尔登有着意味不明的关系,如果亚纳耶夫不干预的话,按照原本的历史走向,他也是下一任的罗马尼亚总统。但是军队却不一样,他们只是为了反对奇奥塞斯库而组合起来的联盟。何况罗马尼亚剧变之后,军方对于康斯坦丁内斯也不怎么待见。

    “颜色革命成功的背后是国外各种势力的支持,通过各种渠道给的所谓公民社会输送了大量资金,然后又通过外交和舆论施加压力,以选举公正的名义,迫使当时的政府不能对示威民众动粗。军队是左右罗马尼亚成功的决定性因素。”

    亚纳耶夫微微一笑,“看到我们是时候应该找军部的那些人聊聊天了。”

    在卢比扬卡的秘密办公室里,亚纳耶夫和克留其科夫开始制定让罗马尼亚政权陷入动荡的计划。现在的克格勃可不是思想江化的官僚机构,亚纳耶夫强调的就是作为祖国的剑与盾,在对待敌人的问题上就是要不泽手段。

    铲除康斯坦丁政权的行动计划分为三阶段:首先,恶意诽谤康斯坦丁内斯库领导下的罗马尼亚国家政权,破坏他的形象。参与这一阶段行动的包括苏宣部,还有克格勃情报特工,他们不断向各国媒体传播小道消息,揭露“康斯坦丁内斯库政权的和邪恶”,描绘该政权的丑恶嘴脸和累累罪行。指责他们根本不是民主自由的社会主义,只是变相的独裁政权,与齐奥塞斯库统治无异,只是他们躲藏在幕后,人民无法察觉而已。

    利用媒体来为前期革命做宣传是颜色革命的一大特征,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别有用心的鼓吹自由民主的好处,却忘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代价。

    在亚纳耶夫眼中,没有哪个媒体是真正的社会良心。他们都代表着各自的利益阶级,如果无法把控住他们的嘴,那么结果就是“被媒体和舆论”颠覆政权的下场。

    第二个阶段是克格勃宣传炒作能接替独裁者的最佳人选,不断渲染和描绘康斯坦丁内斯库对立面的良好形象和政策主张,即有比康斯坦丁内斯库更适合担任罗马尼亚领导人、能造福罗马尼亚人民的救星式人物。这需要通过精妙的包装和设计政治主张,军队出身的政治家们拥有了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拥有颠覆政权的能力,再加上媒体舆论支持的辅助,就形成了强悍的战斗力。

    第三个阶段是计划的全面铺开,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基米绍尔血腥镇压案”的翻版,通过当时罗马尼亚地下社会存在的各种贩卖幼童以及血腥案件,利用各种歪曲的证据牵扯到康斯坦丁内斯库领导阶层上,并且向民众灌输是因为康斯坦丁内斯库的执政所导致这样的结局。民众不需要知道真相,他们只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很不幸,原本笛子就不怎么干净的康斯坦丁内斯库便成为了亚纳耶夫铁幕重临东欧政策的第一个牺牲品。

    亚纳耶夫与克留奇科夫的讨论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包括一系列的细节问题。就连克格勃出身的亚纳耶夫也在惊叹总书记的手段,一环扣着一环,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颠覆谋反。

    完成了这样长篇大论式的详细计划之后,亚纳耶夫就将计划丢给克留奇科夫同志,他只不过是计划的实施者,真正的执行者是那些为祖国和人民挡住阴影的无名英雄们。

    亚纳耶夫有些莫名的感慨,1989年东欧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剧变,却没想到仅仅过去不到十年的时间,他们还将反反复复的经历政治动荡的局面。而这一切,都有莫斯科的领导人在棋盘上一手推动着历史的进程。

    他没有来由的感慨了一句,“真希望这一切都结束之后,我能在莫斯科大学担任一名教授,远离政治,平静的生活。”

    “总书记想要退休之后担任教授?”

    克留奇科夫楞了一下,这可是非常罕见的想法。因为苏联的历任领导人几乎没有什么好下场,赫鲁晓夫政变下台,勃列日涅夫死在了岗位上,格尔巴乔夫死在了叛乱谋反之中。而亚纳耶夫作为力挽狂澜的苏联总书记,也是唯一一位硕果仅存的人物。

    亚纳耶夫笑着说道,“怎么,这个想法很奇怪吗?”

    克留奇科夫摇摇头,在苏联的历任领导人中,的确显得有些出类拔萃。

    “久抓着权力不放手是会遭到报应的,那些被冠以独裁者名号的人,最后的结果你们不都是有目共睹吗?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被枪决在街头,东德的昂纳克现在还流亡在智利。这些反面教材还不够多吗?我可不想辛苦积攒起来的名声,最后毁在政决策的失误上。”

    亚纳耶夫叹一口气,“我的政策就像控制住苏联这匹野马的缰绳,只要不更改基本的国策,那么接下来无论是谁在这个位置上,苏维埃都不会偏离正轨。这就是我们几十年来,克里姆林宫上的红星永垂不朽的资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