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一章 罗马尼亚的英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412374.html
    第一更

    摆放在奥古斯特面前的咖啡已经凉了,但是双方的对话却在慢慢地走向白热化,毫无疑问,这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带给他的震撼才刚刚开始。

    奥古斯特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沃伊内亚面前,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镜片,微笑着回答道,“现在你需要一个专业的团队为你出谋划策,沃伊内亚议员。单打独斗可没有机会赢过你的对手,而我们正好擅长这一方面的运作团队。首先你在党内你的第一个对手就是你昔日的好朋友,伊斯埃斯库主席。”

    沃伊内亚端起杯子的手停住了,他将凑近嘴边的咖啡重新放在了桌面上。当他听到奥古斯特要拿伊斯埃斯库下黑手的时候,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他有些心虚的问道,“但是伊斯埃斯库是我的战友。”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接下来的谈判似乎进入了瓶颈。奥古斯特想在这个方面撕开缺口,而沃伊内亚却在一直回避问题。

    “关键在于你,沃伊内亚议员。难道你希望一辈子握在这个办公室里,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吗?”。

    有些话不方便明说,奥古斯特也只能点到即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审判齐奥塞斯库的时候,你们急匆匆的将他枪毙是另有隐情,不是吗?”。

    当他眼神再对上奥古斯特的时候,对方的眼神有些闪躲。他知道背后肯定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奥古斯特不打算在这里直接挑明。救国阵线委员会背后的勾当不会比齐奥塞斯库的秘密少,最起码四亿美金的谣言就是从他们口中说出的,屠杀案也是口说无凭的假象,背后救国委员会的成员有没有动过国库的心思,在齐奥塞斯库被枪决之后就死无对证了。

    政治本来就是以利益为前提,当初用来对付齐奥塞斯库的龌龊手段反过来也同样可以对付伊斯埃斯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我们现在可以捏造各种‘真相’和‘证据’来诋毁和诽谤伊斯埃斯库主席,假如四亿美金是捏造的话,我们同样也可以。我们只需要给人民看到我们想要让他们看见的东西。比如针对伊斯埃斯库主席的不利传闻,被迫他辞去罗马尼亚民主社会党的席位,再扶持你上台。这对于我们来讲,难度并不是很大。”

    奥古斯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风轻云淡,就像在诉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坐在他对面的沃伊内亚却有些如坐针毡,他们的策划已经不是对议员进行政治献金这么简单了,一步一步环环相扣,这分明是想着政变的节奏!

    本来克里姆林宫就将策反罗马尼亚高层的一系列行动称之为纸牌屋计划。

    答应还是拒绝?这成为了沃伊内亚心里最大的难题。他暂时不想知道这个叫奥古斯特男人背后势力是谁,否则一旦牵扯上关系之后就很难再摆脱。

    即便知道这是危险的信号,但是沃伊内亚还是打算采取冒险的方式。万一成功了,他就是罗马尼亚的总统了。人永远无法阻拦权力的诱惑,这一点已经从千百年前证实过了。否则马基雅维利的著作也不会被人追捧至今时今日。

    现在的沃伊内亚就像一个不想承担任何风险但是又渴望得到巨大回报的人。

    所以他并没有多说话,全程都是奥古斯特一直在侃侃而谈。

    奥古斯特意识到对方一时之间还没有接受自己这位新盟友,作为政客的警惕依旧让沃伊内亚选择保持沉默。

    沃伊内亚没有说话,但他却不能停下来,对方在试探自己,同时也在思考有没有值得参与进来的利益。

    “果然是一支难对付的老狐狸,天底下可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

    奥古斯特一边暗暗咒骂对方,一边决定提前抛出为他拟定好的政治蓝本。

    “我们需要有完善的的许诺,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改善投资环境,消除,同时也坚持要恢复罗马尼亚人的价值观,让人民更有尊严的活着。这是我们反对执政党的根基。他们鼓吹市场化和私有化,我们就提倡政府应当保证人民的利益。”

    实际上奥古斯特所说的就是根据2000年社会民主党针对民主协议会的执政状况,在其纲领中指出的内容和改善计划,野蛮资本主义繁殖出诸如地下经济扩展、欺诈性的私有化、投机活动和国有资产的流失等许多问题,侵权、违法和使得公众没有了安全感进而影响了他们对民主制度的信任。儿社会民主党则承诺民众解决这些问题,为罗马尼亚的未来带来真正的希望。

    在原本的纲领上亚纳耶夫添加了一些符合时势的东西,比如关于幕斯林的问题。信奉天主教的罗马尼亚底层民众是坚决抵制这群来自中东的强盗,尤其是当欧盟将接纳难民列入门槛之一的时候,罗马尼亚就高呼宁可不加入欧盟,也不会接受任何一个难民。简直将穿刺公爵的反伊斯蓝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所以他也将反伊斯蓝加入到了剧本之中。

    凭借着这样一份煽动性的纲领,在2000年的大选中,伊斯埃斯库成功的当选了罗马尼亚总统。不过这次亚纳耶夫却打算利用这份玩意来煽动民众造反,历史总是喜欢跟人开一些黑色幽默的玩笑。

    “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了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如果你答应与我们合作的话,记得给我们打电话。”

    奥古斯特将自己的名片放在桌面上,他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就直接站起身走出了门。他还不着急,这才是整个庞大计划走出的第一步而已,如果沃伊内亚不愿意跟他合作也没有关系,克格勃会毫不留情的将它当做一枚弃子除去。

    临走之前奥古斯特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他转过头对身后还没怎么回过神来的沃伊内亚说道,“我们会让你成为罗马尼亚的英雄,真正的救世主。”

    “看来策反沃伊内亚比我们想象中还要简单,亚纳耶夫总书记。”

    克留奇科夫拿着布加勒斯特反馈回来的情报,摆放到亚纳耶夫的桌面上。他踌躇满志的说道,“既然沃伊内亚没有第一时间拒绝我们,就意味着我们可以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然后进行一场颠覆国家的阴谋。”

    亚纳耶夫看完了克留奇科夫递送过来的文件之后,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他抬起头对面前的克格勃主席说道,“但是这场硬仗还没正式开始,接下来应该更加的谨慎。”

    “是的。”

    克留奇科夫点了点头,“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就是搞定伊斯埃斯库,再否定康斯坦丁内斯库今年大选的合法性,街头政治的戏码就可以上台了。”

    亚纳耶夫摆了摆手,示意克留奇科夫先听自己说下去。

    “沃伊内亚还需要再包装一下,他必须提出对民众有着巨大吸引力的政策。”

    趁着伊斯埃斯库和他的智囊团们还没有完善社会民主党政策时,亚纳耶夫必须抢先一步将沃伊内亚包装起来,“社会民主党的渐进改革措施对广大民众具有吸引力。社会民主党奉行国家干预经济的原则,要求采取稳妥而渐进的经济转型战略,尽量减轻转型的社会痛苦。这种主张适应了大多数罗马尼亚人既害怕变革又希望变革的一种复杂心态。害怕变革主要是担心因变革而失去既有的地位或工作,希望变革则反映了民众期望有一种不同于齐奥塞斯库时代的新东西产生,渐进的改革成为罗马尼亚人的折中选择。”

    原本并不怎么在意的克留奇科夫听到亚纳耶夫这一段话时表情微变,克格勃没有一个人能提出完善的政策问题,居然被亚纳耶夫三言两语解决了。

    他有些激动的说道,“亚纳耶夫总书记,我觉得这个主张非常的新颖。所有国家都在支持全面的市场经济转型,他们都没有考虑过这种动荡会对将来社会阶层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我的政策面向的是社会底层民众,而不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一小部分人。因为那些人从来没有考虑激烈的改革和粗暴式的市场转型带来的财富蒸发会对底层民众多么痛苦的影响,那些高高在上的政客们可没有真正的考虑过人民的感受。”

    在1991年的时候,罗马尼亚是东欧国家中惟一个有一半以上的人认为市场经济是错误的国家,虽然后来大约73%的罗马尼亚人曾选择拥护自由市场经济,但转型过程中经济的衰退和令人失望的政治使得他们再次重新转向支持。直到1997年,大多数罗马尼亚人仍相信国家必须划定价格,并使每个人都有工作。

    亚纳耶夫选择社会民主党的原因是在他转型初期反对党力量弱小。政治剧变后,社会民主党继承了前罗马尼亚的财力资源,这不仅能提高它适应新的意识形态的能力,还能大大增强选举成功的可能性。

    他之前也跟其他的政党比较过,其他各政党如国家农民党、国家自由党等,但是亚纳耶夫认为其他政党在组织力量上很难与救国阵线以及后来的民主救国阵线和社会民主主义党相抗衡。社会民主党利用自身的媒体资源引导民众的投票倾向。社会民主党赞成言论自由、政治和信仰,自由及保护罗马尼亚少数民族。当然这并不包括外来的幕斯林移民。

    “1990年选举法第51条规定,在竞选期间,政党可以自由地利用电视和电台等媒体。但是,在有效利用媒体资源方面,执政党无疑具有天然的优势。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国家电视台是惟一覆盖全国的电视台。尤其是在乡村,私人电视台不允许建立,对于那些缺少教育和生活贫困的人来说,国家电视台成为他们获得信息的惟一渠道。直到现在,罗马尼亚国家电视台依旧占据了主流,所以你明白我得意思吗?”。

    1990年和1992年的选举结果就是很好的例证,大多数罗马尼亚人尤其是农村地区的人把选票投给了社会民主党的候选人。社会民主党利用自己掌握的媒体资源,大力开展舆论宣传和政治沟通,为竞选上台执政提供了良好的舆论基础。

    “媒体。”克留奇科夫眼前一亮,他终于知道亚纳耶夫想说什么了。

    “你的意思是利用媒体来为沃伊内亚造势!”

    根据1990年选举法第53条规定,政府给所有参加选举的政党提供补贴,同时还规定,不允许参选政党使用国外捐赠。这一规定阻止了国家农民党候选人在竞选中使用其在国外积累的财产,而社会民主党控制着原罗共的财政,有大量的资金进行竞选运动。

    这使得社会民主党的最大竞争对手在竞选开始之前就处于不利地位。国家补贴的初衷是为了避免政党与其捐助者之间发生行贿和受贿的行为,增加民众对政党的信任,结果却是鼓励了政党繁殖。这样一来作为乌合之众的反对党就全然不是社会民主党的对手了。不得不说救国阵线这一手棋下的极其阴毒,等于瓦解掉了绝大多数的潜在对手,巩固了自己的合法地位。

    不过唯一的限制就是亚纳耶夫的支持资金才会通过曲曲折折的渠道,“合法”的落入沃伊内亚的口袋里。

    亚纳耶夫非常看好沃伊内亚这枚棋子,“社会民主党拥有着决定性的各种优势,无论是资金基础,人脉关系还是社会影响,这些都不是其他的政党可以比拟的。”

    正因为如此,罗马尼亚社会民主党才会从2000年开始无可撼动的执掌了七年的罗马尼亚政权。

    “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亲西方的伊斯埃斯库拉下台,把沃伊内亚推上去。”

    亚纳耶夫甚至按耐不住语气里的激动。

    “我们要把他塑造成罗马尼亚的英雄人物。”(未完待续。)

    第七百八十一章罗马尼亚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