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三章 背后一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423677.html
    车臣自治州苏维埃最高主席卡马列夫被当众处决的新闻几乎牵动了整个世界的神经,对于美国为首的北约阵营来讲,这无疑是一个打击苏联的重大突破口。与之前对他的不问不管的态度截然相反,西方世界企图将杜达耶夫像阿富汗时期的本拉-登一样,塑造成反对极权主义的穆-斯-林英雄。

    对于美国政府来讲,只要站在反对苏联的立场上,哪它是一条摇头乞怜的狗,还是十恶不赦的混蛋,西方世界的政府也能将他塑造成自由主义的英雄。

    克里姆林宫打破了以往的平静,陆军总司令瓦伦尼科夫,国防部长亚佐夫两人脸色阴沉的前往亚纳耶夫总书记的办公室,这则轰动世界的新闻发布一个小时之后,一直待在办公室中闷不吭声的亚纳耶夫才召见这两个人。

    亚佐夫和瓦伦尼科夫都曾担任过集团军总司令,亚纳耶夫先召见他们的态度似乎已经表明了一切,这次的叛乱,他首先不会采取和平对话的形式。

    总书记的办公室里安静的可怕,亚纳耶夫的脸比冬季的寒冰还要严峻,他的左手叼着一根烟,目光凝聚在窗外针叶松枝头的翠绿色上,摆放在面前的烟灰缸已经丢满了烟头,房间里充斥着呛人的味道。

    “瓦伦尼科夫同志和亚佐夫同志来了,请坐吧。”亚纳耶夫的声音几乎不带半点的感情,就像机械声一样的僵硬和麻木,他掐灭了烟头,转过头对议会的人说道,“想必车臣自治州发生的事件,大家都有目共睹了吧。”

    “是的。”瓦伦尼科夫点点头,“车臣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骚乱来形容了,而是对苏维埃联盟的彻底背叛,所以我认为有必要对他们突袭,阻止叛乱的进一步扩大。车臣境内可是有连同南高加索三个加盟国的输油管道,还有丰厚的油田,一旦车臣脱离了掌控,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会对我们的经济产生不可估量的打击。”

    亚纳耶夫既不表现出反对也没表现出赞同的神情,他只是转过头询问了一下亚佐夫的意见,“亚佐夫同志怎么看?”

    “我的意见跟瓦伦尼科夫同志一样。”亚佐夫也毫不犹豫的支持了主战的意见,“如果让车臣自治州**出去,那么我们好不容易在格鲁吉亚重新树立的威信会在一起的坍塌殆尽。而那一波分离主义浪潮,将是更加的不可阻拦。”

    亚纳耶夫的目光掠过每一个人的脸,他们的神情坚定,思维清晰。以最客观的态度来支持这一场战争。亚纳耶夫叹了一口气,眼前的两位终究是军人的思维,总会以某些限制性的思维去思考一个问题。

    “同志们,在真正的下决定之前我想说一件事。”亚纳耶夫终于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我曾去克格勃的秘密监狱中看望过软禁的格鲁吉亚总统兹维亚德一次,他告诉我一件事。”

    亚纳耶夫稍稍停顿了一下,亚佐夫和瓦伦尼科夫知道接下来的话非常重要,都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亚纳耶夫继续说下去。

    “他说,格鲁吉亚的**运动不过是一个开始,美国凭借着他强大的财力不断地支持各大加盟国的**运动。如果说波罗的海是序幕,那么格鲁吉亚就是前奏,而真正的**并不是这些反抗主义根基微弱的国家,而是另外两个。”

    亚纳耶夫想起那张阴谋得逞的嘴脸,不禁握紧了拳头,“我当时以为不过是失败者的自我安慰而已,现在看来,美国人的确在谋划着一场很庞大的局势。波罗的海沿岸到格鲁吉亚的骚乱,美国人在一步一步的引着我们入局。终于在今天的车臣,爆发了第一个祸端的种子。”

    第二颗种子在哪里?亚纳耶夫没说,他们也不敢胡乱猜测。

    “镇压他们的**,我们当然有着相当的自信,没有谁能阻拦我们坦克的前进。但是在座的诸位有没有想过,苏联一旦开战的话,原本脆弱的经济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这场战争会成为盖上苏联棺材的最后一颗钉子吗?”

    亚纳耶夫抛出的疑问让所有人沉默不语,的确苏联的经济还未走出低迷的状态,如果冲突能像入侵布拉格一样,在短时间内解决还好,一旦成为“帝国的坟场”,那么对于苏联来讲,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红汞骗局的确限制了美国人光明正大支持反对的现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停止暗中的援助。不得不说白宫幕僚们的布局,的确比我们要深远的多。”

    如果说之前亚纳耶夫的获胜不过是对美利坚的小打小闹的话,那么美国人的这个局则是直接威胁到了苏联的根基,是的,说不定白宫的那群家伙现在正开着庆功宴呢。

    “所以我们要议和吗?”国防部长亚佐夫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没想到亚纳耶夫总统将他们召见过来,会是这样的结局。原本已经打算好发动战争的坚定决心瞬间崩塌了一半。

    瓦伦尼科夫劝阻他,“如果议和的话,那么其他的加盟国采取同样的做法,我们应该怎么办?再次议和?眼睁睁看着他们将国土分裂出去?虽然苏维埃的土地虽然庞大,但没有一处是多余的!”

    “所以,你们都反对议和?宁愿抱着苏维埃同归于尽的想法也要阻止苏联分离出去?”亚纳耶夫丝毫不在意瓦伦尼科夫的失礼,再一次坐在座位上耐心的询问他。

    “是的。”亚纳耶夫点点头,“会议的时间订在了下周五,但是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瓦伦尼科夫和亚佐夫同志。”

    …………

    从亚纳耶夫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身边经过的人只看到两位白发苍苍的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往前走,沉默无语的跟随着逝去的红色帝国慢慢老去。

    他们像是和窗外夕阳的余晖,一起慢慢的消失在走廊阴暗的尽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