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四章 恶性党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429731.html
    第三更

    亚纳耶夫试图从在野党和反对党中寻找突破口并不是没有缘故的。因为恶性博弈和无序斗争也在一些国家持续发酵,导致政坛混乱。

    苏共中央国际形势研究办公室就给了亚纳耶夫一份触目惊心的报告,在过去的几年之中,多党执政所爆发的恶性党争隐患不单单东欧存在,甚至愈演愈烈变成了一场全球性的危机。

    欧洲激进和保守势力上扬,冲击各国难民政策和欧洲一体化进程。法国国民阵线联合荷兰自由党、奥地利自由党、意大利北方联盟、比利时弗拉芒利益党等在欧洲议会组建联合议会党团,首开极端政党在欧洲议会创立党团的先河。之前科尔做出允许难民进入德国的决定后,招致党内保守派强烈反弹,默克尔被迫在相关政策上往回收缩,但还是引发了东德的。瑞士人民党胜选后主张更严厉的难民政策,对欧盟的立场更趋强硬。

    在南亚,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等以反对家族统治、打破现有体制为诉求,持续发起大规模抗议运动。在西亚北非地区,卡扎菲政权被推翻之后,利比亚出现两个议会、两个政府,两院、两府分庭抗礼。而美国入侵的伊拉克受极端伊斯蓝思潮崛起、朝野派系斗争等影响,拉格巴迪领导的新政府艰难应对。

    也门总统萨利陷入了一系列的危机,政治实权人物哈迪正视图解除他的全国人民大会党党内职务并清除其亲信力量,双方矛盾加深。黎巴嫩教派斗争恶性发展,时达半年多时间选不出总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肯尼亚反对党谋求绕开现有法治框架,通过大规模抗议搞垮现政府,引发恶性对抗。副总统利维·姆瓦纳瓦萨试图取代弗雷德里克·奇卢巴在爱国阵线内部位置,双发发生内讧。

    当然这些危机在亚纳耶夫一党执政的强人政治面前反而成为了机会。美国鼓吹多个党派相互竞争可以减少独裁武断与执政错误,却没告诉世人多党竞争降低了国家运行效率,选举不但不能弥合社会分歧,反而固化党派斗争。虽然选举民主的形式在多国得到普遍遵守和坚持,但是选举以及由此产生的政党轮替的积极作用却进一步弱化。选举产生不了令民众满意的有能力、有担当的执政党和领导人,无论哪个党上台都解决不了国家面临的现实经济社会问题。

    反对党热衷于在议会内搞对抗,逢执政党提案必反,严重影响政府施政。例如马里奥所领导的美国共和党宁愿联邦政府关门,也不愿对民主党做出让步。一些反对党倾向于体制外抗争,动辄组织大型示威抗议,号召罢工、罢市、封锁道路甚至阻碍政府政党运转。

    亚纳耶夫这时候才意识到所谓的蝴蝶效应带来怎样可怕的后果,只是小小做了某些变动,整个时间线就已经开始变得与众不同起来。起码原本的历史上世界各国政党动乱还没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罗马尼亚是苏联的第一个突破口,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伊斯埃斯库宣布辞去罗马尼亚社会民主党主席的职务,停职并且接受法院调查,唔,这倒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莫斯科电视台正在转播伊斯埃斯库的辞职发布会,此时的他显然与之前无光无限的模样有着千差万别,垂头丧气的模样更让人有一种从政坛上败退的感觉。显然那份整倒他的黑材料齐了关键性的作用。

    亚纳耶夫背靠着沙发,梳理了一下头绪,现在社会民主党内部群龙无首,正是沃伊内亚站出来号令群雄的机会,也是将他担任政党主席的唯一机会。

    想到这里,亚纳耶夫拨通了卢比扬卡办公室的电话,他希望给罗马尼亚政坛再丢下一颗重磅炸弹,彻底的打乱局势。

    “克留奇科夫同志吗?我是亚纳耶夫总书记。是的,关于罗马尼亚发生的一切我已经注意到了,现在我想再给罗马尼亚添加一把柴火。让沃伊内亚向政府施压,要求重新举办总统大选活动。”

    “要求重新大选?”克留奇科夫对亚纳耶夫的说法提出质疑,“但是这么做能够成功吗?真要重新举行大选的话,就没有回头路了。”

    的确这种激进的手段一旦实施,除非社会民主党能够颠覆政局,否则的话接下里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处于被打压的状态。

    亚纳耶夫对罗马尼亚的动乱未来可是抱着成功的决心,他解释道,“法不责众,克留奇科夫同志。当民众的不满和积怨与大选结果交汇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布加勒斯特陷入街头政治之时。”

    要求惩治贪污,要求减少贫富差距,要求几本的生活权利得到保障。看似与大选毫无联系的主张结合起来,就是矛盾危机爆发的根源。真实情况是让沃伊内亚和他的支持者们走上街头煽动群众,给罗马尼亚政府施加压力。

    要么同意大选,要么我们借助游行搞事。对于在任的康斯坦丁内斯库来讲,这一步棋怎么看都非常棘手。一旦出动警察部队镇压就正好落入克格勃设计的圈套之中,这样一来他们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在布加勒斯特发动骚乱,逼迫康斯坦丁内斯库下台。

    “至于如何策布加勒斯特的民众,我想这个就不用我来多说了吧?”亚纳耶夫压低了声音,“这是你们克格勃的拿手好戏。事实上苏格兰公投和德国分裂你们都干的非常漂亮,我想在罗马尼亚问题上会更加的出色。”

    现在的苏联就是滴水不漏的铁桶,无论是颜色革命还是政变策反,外国的势力都无法渗透进来,但是乱入散沙的东欧却像筛子,亚纳耶夫可以轻而易举的出手,把收拾的对象一个一个的处决掉。

    “我当然知晓怎么做,亚纳耶夫总书记只需要在几天之后观看新闻就行了。到时候你会看到罗马尼亚街头动乱的消息。”

    挂断了亚纳耶夫的电话之后,克留奇科夫又忙不迭的开始新的计划。莫斯科已经亲自致电下来催促这件事,就说明总书记已经开始对罗马尼亚的局势上心了。上一次他像这样着急的来亲自来过问还是在处理加盟国危机的时候。

    他将计划的副本传到了克格勃在罗马尼亚办事处,当特工拿到计划书之后,第一时间递给了正在与沃伊内亚接触的奥古斯特。

    “这是莫斯科方面传过来的加急文件,克里姆林宫已经按耐不住了。他们迫切的希望我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发动一场政治危机。”

    几张薄薄的纸,分量甚至只有几毫克。但是背后的分量却异常的沉重。这关系到一个国家政局的改变,甚至牵扯到祖国的未来的命运。他们不可能不谨慎的对待。

    奥古斯特接过文件,翻看之后陷入了沉思。显然克里姆林宫要求他们以恶性党争为突破口来解决问题。但是很多时候他们并不能控制和左右他国政局的走向。

    一切的关键都落到了沃伊内亚的头上,他是这个政治阴谋的中心。如果在他身上的投资失败了,那么一切就输了。

    “奥古斯特同志?”

    站在他身边的助理小声的问道,“你还好吗?”

    奥古斯特回过神,向他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该来的都躲不过。

    奥古斯特把烟头掐灭,然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喂,是沃伊内亚议员吗?我是奥古斯特,是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关于向康斯坦丁内斯库政府施压,要求重新进行总统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