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门口的风铃响起来的时候,杨轶正在他们的专属卡座里,跟墨菲、曦曦有说有笑。如果是普通的客人,这倒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但丁湘却是在用英语招呼着客人:“Good_ _ I_ do_ for_ you, sir?(早上好,先生,你要来点什么?)”

    不愧是学霸,丁湘的英语说得很流利,不会紧张得吞吞吐吐,就连发音也很标准。当然,以前丁湘在老家岩叶县上高中时候,受到那些本身英语口语就不好的老师的影响,很多音标发音不准确,也是到了大学之后,她才自己跟着录音带苦练出来的。

    “还有外国客人?”墨菲对丁湘的英语水平倒没有觉得很惊讶,她好奇的是来客。杨轶这家咖啡店本来就很偏僻,至少在她来店里的时候,就没见过有外国客人。

    “偶尔会有,学校里有请一些外籍老师……”杨轶还在跟墨菲解释的时候,客人的回应声让他不由地停了下来。

    “I_ don’t_ know. It’s_ hard_ to_ explain. My_ friend_ told_ me……(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解释,我的朋友告诉我……)”说话的是路薇莎的爸爸,大卫!

    他好不容易找到这家咖啡店,但并不好确认这家咖啡店是不是杨轶开的那家。

    招牌上“街角的咖啡店”是中文名字,大卫当然看不懂,而杨轶给他的也只是地址,并没有咖啡店的英文名字。

    大卫进来之后,看了一圈,并没有能够看到杨轶,这也更让他感到为难了。

    对,杨轶的英文名里昂!大卫尝试着用这个名字来问丁湘,可丁湘哪里知道杨轶的英文名是这个?两人在那里进退为难的时候,杨轶终于出来为他们解围了。

    “大卫,你来了?”杨轶笑着,从自己的卡座里走了出来,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尾巴。

    曦曦听说路薇莎的爸爸来了,以为路薇莎也会跟过来,便开心地跟在爸爸身后出来。然而,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出来后,左看看,右看看,都没有看到自己伙伴的背影,顿时,小姑娘脸蛋上灿烂的笑容不由地收了起来,她有些郁闷,又有些不解地望向大人们。

    大卫看到杨轶很高兴,刚才找咖啡店的麻烦和纠结带来的烦恼情绪都不翼而飞,他跟杨轶寒暄了一会儿之后,说着要尝尝杨轶说的好喝的现磨咖啡。

    “他交给我吧,曦曦幼儿园一个朋友的父亲,认识的。你去忙别的。”杨轶跟大卫现在基本上都是用瑞典语交流,正好也能锻炼一下自己的口语,他跟大卫说了几句之后,便跟旁边的丁湘点了点头。

    大卫是客人,也算是杨轶的咖啡之友,所以,杨轶来到吧台,掏出自己上个月新入的特级曼特宁咖啡豆,亲自给大卫磨豆子、煮咖啡。

    “这咖啡豆不错,曼特宁?我还没见过这种香味的,如焦糖一般,但比普通的还要特别,很浓郁。”大卫拿来一块咖啡豆,闻了闻,忍不住惊叹道。

    自己买的咖啡豆得到了咖啡爱好者的赞扬,杨轶也与有荣焉,得意地微微一笑。

    “大卫叔叔。”曦曦终于忍不住了,她钻进了吧台,抱着爸爸的腿,依靠着爸爸的腰部,仰着小脑袋,鼓起了勇气叫了一声。

    “你好啊,XIXI。”大卫低头,跟曦曦笑着打个招呼。

    小姑娘却没有接着说话,她拉了拉爸爸的衣摆,小声说道:“粑粑,你,你可以帮我问一下大卫叔叔吗?路薇莎怎么没有来?”

    “你可以自己问啊!”杨轶鼓励道。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曦曦有些着急,拉着爸爸的衣摆摇了起来。

    “你可以这样问大卫叔叔,‘路薇莎在哪?’”最后一句杨轶用的是瑞典语,其实杨轶有教过曦曦类似的句子发音,不过曦曦还没有懂得举一反三。

    大卫听了杨轶的刚才句话,虽然前面父女俩的对话他完全听不懂,但也能大概猜到曦曦的意图。

    曦曦小声地重复了一句,可是她觉得自己说得不好。跟大卫叔叔说话,可没有跟路薇莎交流那么自如,跟自己的小伙伴随便怎么说都可以,说错了也没什么。但跟大人还用自己不熟练的语言说话,曦曦没有这个勇气。

    “粑粑,你帮我嘛!”曦曦嘟着小嘴巴,委屈地说道。

    “路薇莎在家里,她没有跟我一起过来。”大卫都舍不得看这个小姑娘为难,便主动地回答道。

    曦曦眨了眨大眼睛,有些听不懂。

    大卫用英语重复了一遍。

    曦曦的英语比瑞典语好,这回她听明白了。小姑娘有些失望地低下小脑袋,她还以为可以跟自己的小伙伴一起玩呢!

    “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也在咖啡店里,我应该把路薇莎带过来,她也很想出来玩,可是之前我不知道是否合适带她出来。”大卫用英语,满怀歉意地跟曦曦说道,看着小姑娘的样子,大卫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坏事,让人家小姑娘委屈了!

    “没关系。曦曦,过来,别打扰你粑粑,等到了幼儿园,你和路薇莎还是可以玩的嘛!”墨菲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她向曦曦招了招手,也跟大卫微微一笑示意。

    “这是我的妻子,墨菲。”杨轶给大卫介绍一下自己的妻子。

    聊了几句后,墨菲带着失望的曦曦回去卡座玩,外面留着杨轶招待客人。

    咖啡煮好之后,大卫趁热喝了起来,他光是闻着咖啡飘香,便赞叹不已,喝了一口,更是赞不绝口。

    “我看丁做给其他客人的咖啡,虽然不是这杯这么特别,但也很用心,里昂,你说的没错,你们这家咖啡店确实很不错,甚至比我们瑞典一些街边的咖啡店做的咖啡还好喝!”大卫感慨了起来。

    从咖啡开始聊起,杨轶跟大卫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幸亏杨轶知识面比较广,跟大卫各国的风土人情聊起来都没有什么障碍。

    “你应该来瑞典玩玩,瑞典也是一个漂亮的国家,我们不只是城市,还有漂亮的森林、海岸……”大卫眉飞色舞地跟杨轶说道。

    “还有阿勒巨石阵!”杨轶指着大卫,他们俩哈哈大笑起来。

    最后,还是要聊到孩子身上,大卫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奶爸,可那也只是厨艺不合格,他在照顾孩子上面,依然投入了很多的精力。

    “我觉得很奇怪的是,你作为一个企业高管,怎么会有这么多时间陪伴孩子?”杨轶不解地问道。

    “事实上,我们这些经理,跟普通的员工差不多,都一样准时上下班,除非非常紧急、非常重大的事情,我不会将我陪伴家庭的时间用在工作上!这不对的,而且,它并不会给我带来很多的收入。”大卫解释道。

    原来,因为高额的税率,让他这些高收入阶层的实际收入拉低很多很多,并不比普通员工高多少。肯定有区别,但也只是寥寥几倍的差距,并不是国内那种几千块月薪和几百万年薪的巨大差距!

    然而,这样高的税率,大卫却甘之若饴:“这很正常,我给的税越多,得到的福利也越多,而且这对我们孩子、国家的未来也是一个保障。”

    每个国家的制度都不一样,说不出谁好谁坏,只有适合自己的也许才是最好的!高税收高福利政策也不见得能适合中华的国情,毕竟高福利养庸人,也不是不在某个行业见过。

    对于政治,杨轶没有什么兴趣,他倒是对大卫教育孩子的方式比较感兴趣。

    “你说你们每天晚上都会陪路薇莎读书?”杨轶好奇地问道。

    “是的,至少半个小时。”大卫叹息一声,说道,“我跟一些中华员工交流过,他们并没有跟自己的孩子一起阅读,这很让我感到惊讶。”

    “你知道吗?这是很重要的亲子时刻!请想象一下,睡觉前半个小时,孩子跟小猫咪一样,呆在父母的怀里,然后我们一起在温暖的台灯下看书,这多么温馨?等他们长大之后,想起这段回忆,一定会很幸福!”大卫满带笑意地描述着这个场景。

    杨轶对这样的场景的幸福感倒不否认,可是他给曦曦讲故事也一样幸福啊!

    “可是,她们能看得懂那些字吗?”杨轶皱了皱眉头,说道,“读书对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来说,是不是有点太超出她们能力的范围了?像我,我都是给曦曦讲故事,这些故事她听着就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