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五章 黑色十月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447545.html
    第一更

    虽然花费的时间比预想中的稍稍久了一些,但是奥古斯特和他的团队总算是拉起了一场两千多人的游行集会。当然这一切都是利用沃伊内亚的身份的组织和策划,把那些支持民主社会党的人联合起来,向康斯坦丁内斯库所代表的的联邦政府施加压力。

    原本是民主派们用来对付东欧各国**的拿手戏码,现在反过来被亚纳耶夫所利用。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做的孽迟早是要偿还的。

    谎言,这就是成为扳倒康斯坦丁内斯库的第一件武器。

    社会民主党党魁伊斯埃斯库因为受贿而辞去党内一切职务成为了借口,在技巧十足的

    暗示之下,原本的受贿辞职变成了******他们试图将右翼政党民主协议会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聚会集中的人群都相信伊斯埃斯库是无辜的,就跟他们无条件的相信社会民主党一样。他们认为这是一场不公正的判决,想试图向总统府施压,争取到伊斯埃斯库自由的权力。

    总统府门口聚集了大量的支持议会公民——因为宪法的关系康斯坦丁内斯库还真不敢随意的驱逐这些人,生怕被烙上了独裁的标签。而且支持议会的民众和一部分收了钱过来作秀的家伙举起了牌子,上面有着各种各样激进的标语。包括释放他们支持的伊斯埃斯库主席,争取民主自由的审判等等一系列的尖锐的讽刺。

    十月的罗马尼亚已经是呵气成冰的寒冷深秋,却没有丝毫减缓聚会民众的热情,裹着棉衣和羽绒服的民众一边高声呼喊,一边向总统府的方向前进。虽然在康斯坦丁内斯库的眼皮底下爆发一场针对的他的游行,但是他没有选择任何行动。

    他认为这不过是无关痛痒的指责而已,而且还是毫无道理的那种。

    路边上占满了举牌示威的群众,白色的纸板上用鲜红的字体赫然写着侮辱性的话语,还有威胁要将康斯坦丁内斯库赶出总统府的标语。虽然有警察试图驱逐这些人,并且发生了肢体冲突,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民加入到示威的行列之中。透过汽车车窗往外观看,康斯坦丁内斯库发现他们的诉求无外乎有两种。

    一是释放伊斯埃斯库,二是要求重新进行总统大选。

    他们居然认为一场合法的选举是无效的,这已经是街头政治的戏码了。这一刻康斯坦丁内斯库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严重了,如果继续放任自流而不加强管理的话,不知道接下来局面会变得怎么样。

    康斯坦丁内斯库通过内政部长向布加勒斯特警察局下达清场的命令,如果不再苗头燃起之前将他压下去的话,那么接下来愈演愈烈之后就更无法将他们压下去了。

    “你直接跟他说,如果今天下午我看到街道两边还有人举着反对标语的话,那么他这个警察局局长直接滚蛋!就这么简单,听懂了吗?我不管他说什么,也不想听到辩解,你告诉他,总统府只想看到结果,不在乎过程。”

    说完康斯坦丁内斯库非常气愤的挂断了电话。

    当他冷静下来之后,康斯坦丁内斯库就开始思考这场雨后春笋般的游行背后的秘密。似乎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伊斯埃斯库在背后操控一样,利用舆论逼迫自己释放他。

    越是这样,康斯坦丁内斯库的态度就越要严厉,他不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倒霉的科尔。

    然而他这样做就落入了沃伊内亚的圈套之中。

    在康斯坦丁内斯库的强硬态度之下,布加勒斯特警察局立刻行动了起来,他们可不希望被总统下令直接撵出警局。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迅速到达现场戒备,试图驱散人民。

    这可不是1989年维护人民利益的警察了,经过这些年的“改造”之后,他们成为了寡头暴政们的帮凶。想要国家的暴力机器来替底层说话?简直是痴心妄想。不知道那些当初协助救国委员会推翻齐奥塞斯库暴政的,拥抱自由的人民在面对上严阵以待的防爆警察时,会不会有一丝的后悔。

    手无寸铁,高举招牌的人民终于尝试到了资产阶级转政的可怕。武装到牙齿的防暴部队开始往前进攻,整齐的步伐还有令人胆战心惊的警棍敲打声让他们逐渐往后撤退。1989年的军方和警察不忍心将枪口对准人民,但是这群人却不一样。

    作为为利益集团服务的暴力机器,哪怕是死多少人都不会牵扯到他们的头上。当年的东欧剧变是一群获取国家利益的寄生虫通过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来忽悠群众帮助他们推翻齐奥塞斯库的暴政。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当**成为了过去式之后,他们的生活却变得更加糟糕。

    起码在齐奥塞斯库时代,所有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而现在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只能居住在下水道里,裹着老鼠一般肮脏的生活。

    天壤地别。

    愤怒的群众在自己的诉求无处发泄之后,终于选择了爆发。

    不再是无自由,毋宁死的口号,而是他们需要工作,他们需要面包。

    一切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十月革命之前的原点。工人们号召平等和面包,高呼打到资本主义的口号,实现利益的重新分配。

    他们冲向警察,试图用血肉之躯与坚硬冰冷的警棍抗衡。试图用手中轻薄的纸板砸在他们的防刺背心上面,一切看起来显得如此苍白和无力。

    然而这只是一个信号,反抗无耻的资产阶级统治者的信号。他们欺骗了人民,甚至比齐奥塞斯库还要独裁和冷血。

    1997年10月5日,罗马尼亚首都发生了惨烈的街头冲突,一共有超过50名示威者重伤送进医院。罗马尼亚政府表示他们将会继续逮捕剩余的示威者,铲除首都所有不稳定的因素。

    这个十月,被冠以黑色之名。

    人民开始对资产阶级政府失望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