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要说舆论战,坐拥微播这一大块阵地的后浪科技公司倒不害怕sns的反制,不过,从米国归来,开始执掌微信这一大块业务的毛沛芙,并不希望处在被动挨打状态,她更想先发制人。

    “我们目前的想法是开发小游戏,可以在朋友圈里分享成绩,邀请朋友一起pk。”毛沛芙跟杨轶汇报道。

    毛沛芙团队所选择的策略,没有脱离杨轶以前让她们炒热国内版脸书然后卖出去的框架。不过,杨轶还是看出她们确实下过一番功夫,毕竟想到利用朋友圈分享成绩这种互动,也算得上是高瞻远瞩了。

    “我们自己开发小游戏,不如做一个平台,邀请其他团队来为我们的用户开发小游戏。”杨轶说的是小程序,不过实现这个可不容易,那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去制作和测试,“但这个有很多的技术问题需要解决,并不适用于我们目前紧张的局势,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长远的计划来考虑。”

    毛沛芙连忙记录下来,杨轶在公司的成长过程中,虽然甚少涉及具体的运营,但总是能给大家指明方向,她们现在可以说是对杨轶有着一种近乎迷信的信任。

    “你们的策略也是有道理的,不过不需要我们自己去开发。”杨轶轻轻地笑道,“你们完全可以跟一些时下热门的游戏,尤其是手游联系,让他们给我们开放战绩分享端口,不仅可以一键分享到朋友圈,还可以分享到微播,我们拥有全国最大的用户群体,只要不是鼠目寸光的,他们是不会拒绝我们的合作请求的。”

    “另外,我想让你们开发一个可以一锤定音地让我们阶段性地击败sns的功能。”杨轶终于严肃了起来。

    这时候,会议室里,无论是毛沛芙,还是后浪科技公司的ceo劳柏桦(也就是员工口中的劳总),都正襟危坐地倾听起来。

    “这个功能,叫附近的人……”

    ……

    在滨海区跟后浪科技公司的人开会开了很久,杨轶出来后,便直接去邬湖区接曦曦回家。

    不过,小姑娘今天有点闷闷不乐。抱了抱爸爸后,她便坐在车后面,忧愁地耷拉着眉头,即便在跟兰馨说着今天在课堂上的一些事情,杨轶也能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一些郁闷的心情。

    当然,不用杨轶问,曦曦自己就在兰馨的引导下,迫不及待地向爸爸陈述起了让她郁闷的那件事情。

    “粑粑,馨儿她们都说,我在黑板上画的小叮当不好看!都不像小叮当了……我也觉得我画得不好看,可是,可是黑板太大了呀,我都画不好。”小姑娘有些埋怨地跟爸爸吐槽道。

    “我也觉得挺难画的,黑板那么大,我们都要站在桌子上。”兰馨一边说着,一边不顾曦曦的悲伤,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曦曦画得小叮当,都超级胖的,都不好看了!”

    杨轶脑袋里浮现出了一个有着大白身材的小叮当。

    (●—●)?

    “你还说!我都快难过坏了!”曦曦拉着兰馨的胳膊,嗔怪地叫了起来。

    “嘻嘻,我不说了。”兰馨调皮地跟曦曦吐了吐小舌头。

    “粑粑,你帮帮我好不好?你帮我画小叮当,我想要很可爱的小叮当,我不喜欢胖胖的小叮当。”曦曦转向了爸爸,抱着爸爸的驾驶座座椅靠背,探出小脑袋来,嘟着小嘴巴说道。

    杨轶当然可以帮曦曦画,但杨轶觉得,如果自己帮曦曦画了,曦曦就失去了锻炼的机会,而且,有什么比自己和小伙伴们付出努力、汗水完成黑板报然后获得别人赞赏来得快乐呢?

    但杨轶也不能袖手旁观,显然,曦曦也是遇到了让她苦恼的大问题,她需要一个给她指点迷津的人。

    “明天不是星期五吗?”杨轶笑道,“明天下午,爸爸去接你的时候,我们在教室里,一起看看怎么把这个小叮当画到黑板上,好不好?别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

    “好呀!”曦曦看到爸爸答应来帮她的忙了,顿时开心得笑了起来,脸上的小郁闷一扫而空,她甜甜地说道,“还是粑粑好!”

    ……

    韩森是一个专门做八卦新闻的微播大v,他的微播账号“韩先森娱乐快报”经常会挂出一些捕风捉影的花边新闻,尽管真实性有待考究,但不得不说,这些标题极其夸张的花边新闻,还是给他赚取了不少的关注。

    不过,韩森在微播的八卦圈子里地位并不高,因为他不像吕越那样,又是狗仔出身,又拥有自己的狗仔团队,韩森完全是自己单打独斗,而且,还是靠一些自己独到的小伎俩弄到照片,靠脸皮厚瞎编故事,才将那些半真半假的花边新闻给酝酿出来。

    这年头,老老实实可赚不了钱,你想要赚取关注度,就是要靠脸皮厚!

    这不,今天晚上,韩森又在微播上搜索一些明星的名字,看能不能从路人的微播中,抓取到一些被那些狗仔们遗漏的大新闻。

    这可是韩森单打独斗的秘诀之一,当然,这样做的效率也很低,像这样抓取八卦新闻,无异于大海捞针。

    还好,宅男加网瘾患者韩森有的是时间。

    不过,韩森没想到,今天这么快就有收获!

    “我们公司今天来了一个神秘人,看起来好像杨轶啊!”韩森查的是杨轶的名字,刷了好几页,终于看到了一个令他精神一振的微播。

    点开这条微播的配图,韩森看到的是一个模糊的背影,这个人拍的照片有点模糊,看不清楚。

    不过没有关系,韩森有办法!

    他点开了这个发微播的人的微播主页,翻开他关注的人,挨个地查看起来。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韩森终于在这个人关注人列表中,找到了一个疑似他同事的人发的微播。

    “今天公司怎么搞得这么严肃?劳总和毛总都联袂出动,迎接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难道他是我们的大老板?嘿嘿,我瞎猜的……”

    这条微播的文字部分,就跟杨轶没有任何关系了,但韩森一眼就看出了这张照片拍摄的办公环境跟前面那一张照片一样,而且那个戴口罩的高个子男人,也确实是跟之前一样的衣着打扮!

    “这就是杨轶啊!”韩森做惯了这份工作,其实也跟狗仔差不多了,眼神何等毒辣?他一下子便辨认出来照片中的那个人,就是杨轶!

    “等等!”韩森一脸激动,自言自语起来,“这个照片里面,怎么有一个微播的公仔摆在那人的办公桌上?”

    韩森再瞄了一眼微播发出的定位,他鼻孔都忍不住喘起了粗气,激动地摆动手指,查起了微播“公司”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