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可以自己翻开这些书看看啊,看有什么喜欢的,爸爸给你买。”杨轶笑着说道,他还担心女儿无聊,不知道来书店该干什么。

    在书店自己找书看,也是一大乐趣啊!

    曦曦懵懂地点了点头,她转头将注意力放在了书架上,那一本本小人书,似乎也跟先前那些精彩的图案一样,吸引着小姑娘的注意力。

    不过,杨轶看到曦曦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将手伸向了大开本的画册,那些小开本、厚一点的小人书却被小姑娘忽视了。

    或许是因为大开本的颜色更加鲜艳,图案也看起来更丰富吧?

    只见小姑娘跟抓着碗一样,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一本大开本的画册,那书都有她脸蛋那么大,搁在书架边缘,还有些担心要掉下去。

    一开始,她还不知所措。但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哥哥,小姑娘便有模有样地翻开来,不过,她带着手套,手指头有些笨拙,直接翻开到了画册中间。

    杨轶便蹲下来,先帮曦曦把书拿好,然后好笑地说道:“来,爸爸帮你把手套脱了,带着手套怎么看书?”

    “可是,可是我怕冷。”曦曦伸出了两个小手,可是还是忧心忡忡地跟爸爸说道。

    “不怕,这里不冷。”杨轶将曦曦的两个小手套摘下来,然后还将她两个小手捧在手心里,哈一口热气,笑道,“你看,现在不冷了吧?”

    “哎呀!”小姑娘顿时眉结打开,咯咯地笑了起来。

    让她自己看书,杨轶也翻了一下这些小人书。

    可是,没一会儿,杨轶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些小人书大部分都是漫画书,虽然字数少,而且也是几张图就构成一个小故事,可是它的情节并不太适合曦曦看。

    比如这本描述校园笑话的漫画书。

    一个小孩跟他的同桌说:“你怎么又吃薯条?”(注1)

    第二张图说的是:“我最讨厌的就是崇洋媚外的人了!”

    而第三张图,他同桌无语地问他:“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你桌子上那盒是什么?”(漫画里,主角的桌子上也摆着一个大号的盒子,跟他同桌的那盒薯条如出一辙。)

    结果,第四张图,主角贱贱地笑着:“谁说的,这明明是油条。”

    漫画里,打开的盒子里面是一条条跟薯条一样叠在一起的油条。

    不是说不好看,而是问题是,杨轶看着都忍不住轻轻一笑,觉得很有意思。

    这些小人书讲述的故事或者笑话,显然并非只是小孩子看得了,大人同样能够看得下去。

    当然,单看这个故事,杨轶倒不介意让曦曦来看。但翻看其他则故事,杨轶却看到了作者运用了一些屎尿的笑梗,用了一些少男少女之间的爱慕的话题,甚至还用了像***、口红、罩罩之类的笑料。

    做个比较,这些小人书就跟《蜡笔小新》一样,定位上更像是成人阅读的漫画——虽然后期《蜡笔小新》已经少了很多两性方面的内容,但内容上还是比较成人化。

    所以这能叫儿童漫画?明显不适合曦曦这种还没开始上学的小朋友阅读啊!杨轶可不想让曦曦这么小就接触这些成人化的思维方式。

    让杨轶觉得问题很严重的,是这类漫画并非就一个特例,这个位于儿童书籍区域的小人书柜台里,大部分漫画都跟它差不多。

    杨轶想起了以前傅俊给自己看的一个叫余倩的粤省作协理事在报纸上的专栏文章。虽然傅俊给自己看,是因为余倩推荐了自己第一部《曦曦的睡前故事》,让自己的书在粤省卖到脱销,可是杨轶还记得余倩在那篇文章里对儿童文学作品的评述,她说现在中华的儿童文学走入了误区,很多写儿童文学的作家,都是用的成人的思维去构思,写的故事根本不适合小孩子看!

    余倩也是一个母亲,她作为一个作家,一直鼓励自己的孩子阅读,可是在她眼里,只有杨轶写的《曦曦的睡前故事》,才真的是适合孩子阅读的书,不仅故事充满了想象力,而且遣词造句也不会刻意用华丽的辞藻。

    杨轶现在带曦曦出来买书,也终于体会到了余倩的感受。

    找了一圈,杨轶竟然只是找到寥寥几本还算可以的童书。

    一本叫《小鱼历险记》,描述的是一条小海鱼,出生之后,在大海里开始它的历险,倒没有特别多惊心动魄的情节,反而有点像科普读物,让孩子能够在一张张漂亮的插图中,认识海洋世界。

    还有一本叫《哈巴狗小丑》,有点像丑小鸭的故事,哈巴狗小丑被家里其他宠物嫌弃——鬼知道这个家庭怎么有这么多宠物,冷漠的猫、凶凶的狗、高傲的鹦鹉、调皮的松鼠、贪吃的小猪,还有一只会说话的老蜥蜴。不过跟丑小鸭不一样,哈巴狗小丑没有变漂亮,它很积极地面对狗生,勇敢地面对挑战,在一个个小故事中得到了家里其他宠物的友谊。

    等等……

    一共四本,这些童话故事书倒还能看,而且都是大开本,全彩图,贵是贵了一点,但杨轶拿给曦曦,小姑娘看到了很喜欢。

    可问题是,有好几百本书的儿童书籍小人书书柜里,杨轶就找到了这不到四本书适合曦曦看。

    不,最后还是买了五本。

    因为曦曦靠自己勇敢地探索,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书。

    “我还要这个!”小姑娘捧着一本二十开大小的图书,满眼希冀地望着爸爸,就跟平时她看到好看的布偶娃娃挪不动脚,想要爸爸给她买回去一样。

    杨轶看了一下,这个居然不是故事书,而是有着很多卡通插图,介绍着森林里动物、植物的科普类儿童书籍。

    “你喜欢这个?”杨轶有些惊讶地问道。

    “上面有小兔子,还有小蘑菇!”曦曦点了点头,可认真地跟爸爸说道。

    原来,她也是看图“索书”的,对于曦曦来说,那些书里,文字描述的故事她都看不懂,反而,里面的图画越是好看,越是丰富多彩,她就越喜欢。

    当然,科普类的书杨轶还是愿意给曦曦买的。

    买账回家,一路上,曦曦很开心,一会儿给爸爸唱起在幼儿园学的儿歌,一会儿还兴奋地跟爸爸说话,好像出来逛书店,就跟去买了一堆布偶娃娃一样,好玩极了!

    不过,杨轶没有曦曦那么愉快,他从这次购物中,深刻地认识到余倩所描述的关于儿童书籍的问题的严重性。

    虽然他没有忧国忧民的闲心,但是他也要考虑到自己女儿看完这几本书,之后看一些什么?

    就算曦曦长大后,还有别的书可以看,那以后自己和墨菲第二个孩子呢?

    这些问题,杨轶无法避免的都要去面对。

    当然,杨轶可以自己写,但他能写得出多少适合儿童看的书呢?

    杨轶已经快被曦曦挖空了灵感,他前世没有看过多少儿童故事,大多数还是他按照了解的一些童话故事的设定,自己编出来的故事。如果还继续胡诌下去,他写出来的东西,也会跟那些小人书一样,带着很多成年人的思维模式。

    再说了,就单靠他一个人的努力,所能做到的成效也是有限的。

    杨轶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