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为了缓解曦曦的忧虑,以及确认小姑娘是否是真的要换牙齿了,杨轶还带她去看了一趟牙医,当然,结果也是很明显的,曦曦就是到了换牙齿的时候。

    不过,这换牙对曦曦的生活、学习造成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当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小姑娘看起来食欲不振,一只手抓着自己的碗沿,一只手无意识地扒拉着筷子,碗里被爸爸和妈妈夹了一些菜,但她没有往自己嘴里送的意思。

    “怎么愁眉苦脸地不想吃饭?牙医阿姨不是说了吗?你的这种情况很正常,保持正常的吃饭、作息,就会很快好的!”墨菲见状,劝解道。

    但小姑娘就是耷拉着眉头,怏怏不乐地小声说道:“太硬了。”

    翻译过来,就是这些饭菜太硬了,会崩坏牙齿

    曦曦还是惦记着下午时候,她吃牛轧糖,“导致”牙齿松动而留下的心理阴影。

    杨轶见状,便让墨菲先不要劝曦曦,他去重新拿一个碗,在里面舀了点汤和胡萝卜,另外,还夹了几块排骨在里面。

    “不要排骨,不要排骨!”曦曦是明白爸爸意思的,一直眼巴巴地看着,后面猛摇着小手,嘟着小嘴巴说道。

    “排骨,爸爸帮你把它撕烂了再吃好不好?”杨轶笑道,“撕烂了之后,你就可以直接用后面的牙齿来咬,就不会碰到前面的牙齿了。”

    只见杨轶带上厨房专用的薄膜手套,帮曦曦将排骨上的肉剔出来,撕成一条一条的肉丝,然后又浸回了汤里。

    曦曦将脖子伸得长长的,仔细地看着爸爸撕排骨。

    在汤里熬得其实已经松软了的排骨,肉质很鲜美,轻轻一撕,里边发白的肉絮连着肉汁,便暴露在了空气中,一荡一荡的,散发着浓郁的肉香。

    其实,曦曦也是饿了,虽然没有食欲,但闻着这肉香,小姑娘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墨菲在一边看着,有些不解地问道:“医生不是说了,除了少吃一点糖以外,最近要多吃一点有硬度的食物吗?这样有助于刺激牙齿,促进血液循环,让牙齿更加容易脱落?”

    杨轶微微一笑,说道:“这话也没错,不过你得给曦曦一点调整的空间,慢慢来吧,不着急!”

    另外,杨轶查过资料,那些有硬度的食物,指的是含纤维素高的,例如水果、胡萝卜、玉米等等。

    甭管哪些,杨轶觉得,让曦曦保持一个好的心情吃饭,补充足够的营养,开开心心地换牙,更重要!

    果然,经过爸爸一番调整之后,曦曦虽然没有吃饭,但喝起汤来就没有像刚才那样愁眉苦脸的了。

    杨轶一边吃饭,一边看着她。

    只见小姑娘小心翼翼地夹着一条肉丝,张开她的小嘴巴,直接用筷子送到了嘴巴侧后方,这样,似乎就不用碰到前面的牙齿,然后便慢吞吞地咀嚼了起来。

    开始还有一点不熟练,后面曦曦的动作慢慢地变得流畅起来,她可以一边用小勺子喝汤,一边捞起肉丝,嘴巴一叼便吃了起来。

    好像稍微碰一下松动的下门牙也没有大碍?

    杨轶不知道曦曦是否有这样的感觉,但他只是微笑地看着,没有点破。

    “不吃饭怎么行?晚上肚子会饿的。”墨菲有些担忧地看着曦曦,跟杨轶说道。

    “没事,谁规定了晚饭一定得吃饭?”杨轶笑道,“只要吃饱喝足,那就没关系。”..

    西方那些人似乎都很少吃米饭,也没见他们饿着啊!

    “其实换牙齿也没有这么可怕,你耐心地等它越来越松动,然后轻轻动一动它,就掉下来了。”杨轶笑着跟曦曦说道,“就好像你如果伸手去拔头发,会觉得很疼,但平时自然脱落的头发,像你卫生间、床上经常掉那么多头发,也没有觉得疼,对吧?”

    曦曦眨了眨眼睛,觉得爸爸说得挺有道理,但她还是有点疑问:“可是,可是,为什么馨儿说她去做牙齿,超级疼的?”

    兰馨下午给曦曦描述的时候,那一副眉毛、眼睛、鼻子、嘴都要挤到一块的夸张表情,把曦曦吓到了。

    “因为她那是蛀牙,吃糖吃得太多了,让医生动了一个小手术,当然疼啦,这就是爸爸为什么让你平时要好好刷牙,保护好牙齿!”杨轶说道,“但你要换牙齿,那是正常的情况,所以不会很疼。”

    爸爸的话,确实让曦曦稍微安心了一些,不过,小姑娘还是对这种未知的情况怀揣着一些不安,这是不管爸爸怎么安慰,都难以消弭的。

    微播和菲轶所思工作室做出的公关还算比较及时,也恰到好处地将韩森那份“爆料”产生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不过,无论是微播的那些人,还是杨轶,都没有考虑到,虽然韩森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调查出后浪科技公司幕后股东的情况,但有人可以啊!

    就好像虽然当初撒哈拉网上商城也没有对外公布股东的信息,兰州凯请的商业调查公司,还是将杨轶的老底翻出来了一样。

    在资本金字塔的顶端,总有一群人掌握着更多更广的信息,只是看他们有没有这个闲心和冒着有可能得罪一个顶级富翁的风险去将这些消息曝光出来而已!

    周日晚上,有一个神秘人打通了韩森公布在微播上的商务电话。

    这电话是用来接洽一些广告投资、有偿转载等商业上合作的,但韩森是一个孤狼,所以,接这个电话的,也是韩森他自己。

    “你看一下你的邮箱,我刚才给你发了杨轶就是后浪科技公司幕后老板的证据。”神秘人虽然神秘,不过声音并没有经过处理。

    “你是谁?等等,我看看!”很快,韩森夹着话筒,一脸惊喜地说道,“工商局后浪科技公司的股权分配调整备案?这你是怎么拿到的?我去工商局申请调查的时候,他们都不给我查,说这个档案被申请保密了!”

    “呵呵,动用了一些不起眼的小手段而已。”神秘人呵呵一笑,说道。

    “你们也太神通广大了!”韩森感慨道,“说吧,你们把这些资料发给我看,需要我付出一些什么?”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韩森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一点。只是他有点奇怪,这么珍贵的资料,对方居然没有狮子大开口,想要自己给他们一点利益?

    “我们不需要你的钱,我们只需要你明天把这个捅出去,闹成大新闻,越大越好!”神秘人说道。

    “我明白了,你们是想找杨轶或者后浪科技公司的麻烦?”韩森联想能力何等的厉害?他一下子就猜中了要点。

    “这个不是你考虑的问题!这个新闻,你做不做?不做的话,我今晚就把它发给别的娱乐播主!”神秘人有些恼怒了。

    “做,当然做!嘿嘿,这我可得感谢你们了!”韩森想到这背后能给他换来的利益和关注度,心里就激动得不能自已,连声应承了下来。

    电话挂断后,在京城sns总部,一个年轻的男人放下了手机,皱着眉头跟自己身后的中年男子说道:“胡总,这个娱乐播主,真nd难缠。”

    那个胡总两只手交叉放在胸前,哼了一声,说道:“后浪的微播,和它哪里的人,都是一个鬼样,全都是难啃的骨头。”

    “胡总,你说,咱们这样做,能改变局势吗?”年轻男人是sns一个股东的儿子,被派来公司历练的,所以即便当的是助理,说话也只是没有太过于客气。

    “难,只能是给他杨轶带来一点麻烦,让他头疼一会儿,但对后浪来说,不可能伤筋动骨。”胡总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nnd!”年轻男子又忍不住爆粗了,“当初收购他们脸书的时候,就应该把微播一起收购了!现在养虎为患了啊!”</td></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