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鞠杰跟其他人不一样,这个公子哥就想当大明星,想法单纯得像一个就想吃好、喝好、睡好的小猪,梦想实现,失去了下一个奋斗目标的他会变得迷惘,恐怕就跟无头苍蝇一样乱碰乱撞。

    现在处在兴奋状态的鞠杰或许还没有发现这一点,可是他始终会走到那个十字路口。

    所以杨轶要给他泼一把冷水:“你别忘了,你的唱功还很一般,《冲动的惩罚》能获得成功的原因……”

    鞠杰以为杨轶误解了,慌忙说道“我知道,都是老大你写的这首歌太好了!”

    “不,歌只是一部分原因,而另一部分原因是我教给你的唱腔!”杨轶跟鞠杰说道,“这种唱腔,是歌坛从来没有人尝试过的,大家冲着新鲜,才会投入莫大的热情。”

    鞠杰不傻,他很快明白了杨轶的意思。

    他压抑嗓子磨出来沙哑的唱腔,加上歌里不断出现的小高音,都是让这首歌如此迷人的原因。别说那些歌迷了,鞠杰自己录制出来的歌,经过制作人的调音之后,鞠杰自己听,都快被自己的沧桑给感动坏了!

    杨轶接着说道:“但你要明白,你的唱功并不好,你的嗓音也并没有很强的辨析度,加上在这首歌出名之后,肯定会有很多人模仿你的唱法……”

    “跟风!”鞠杰脱口而出。

    “没错,跟风!”杨轶说,“太多的跟风,你这种唱法会引起歌迷的疲劳感,或许《冲动的惩罚》还能火一两个月,可是一两个月之后呢?你的热度会一步步下降,当初被你打脸的专家们,会重新跳出来,嘲笑你只是昙花一现,根本不是什么大明星!”

    鞠杰浑身抖了抖,仿佛感受到了自己从高高的神坛跌落的恐惧。

    被杨轶一点点剥开这漂亮的新衣,鞠杰这才发现,自己其实跟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暂时被光环笼罩,可这光环随时会消散。

    “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陈奕捷也只唱了我两首歌,但他的星光从未褪色吗?”杨轶问道。

    “因为他还有其他自己经典的歌曲?”鞠杰迷茫地问道。

    “不,是因为他本身唱功卓越,即便去掉他所有的歌曲,他也能凭借他的唱功,演唱别的歌曲来打动人心。”杨轶说道,“墨菲也一样,你觉得她唱我的歌才好听吗?不是的,其他歌手的经典歌曲,墨菲一样能唱得好听,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那我该怎么办?”鞠杰困惑地问道,“我唱得没陈奕捷和墨菲姐好……”

    “唱功只能慢慢磨练,但你想继续当好这个大明星,必须挖掘你别的潜能,或者说,你已经很擅长的……”杨轶顿了顿。

    鞠杰已经脱口而出:“综艺能力?很多前辈都说,我艺能感很强。”

    “没错!”杨轶微微一笑,说道,“就是综艺能力,我看过你一些综艺节目,表现得都很出色,即便你不是主持人,或者不是主要的嘉宾,体现出来的娱乐能力都很强。”

    “那我该怎么做?”鞠杰兴奋了起来,仿佛他又找到了新的奋斗目标。

    “现在先不急,你继续打榜,《冲动的惩罚》还能火上一段时间,希望你能继续霸占着新歌畅销榜的榜首!”杨轶说,“我这边会在这一块有一些新的安排,等我们准备好,等我的节目筹备好,会邀请你过来帮忙。”

    杨轶很着重地说“帮忙”这两字。

    因为杨轶明白,这一次,他不再是单方面地栽培鞠杰,而是他也需要鞠杰的综艺能力。

    “放心,杨老大你帮了我这么多,也该我帮帮你了!”鞠杰满不在乎地说道。

    杨轶笑道:“不会让你白帮忙,这会是一档很火、很好玩的综艺节目,它可以让你的热度维持在一线明星的前沿至少五六年。希望我们这是一次双赢的合作!”

    “老大,你这么说得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鞠杰摩拳擦掌,激动地说道。

    ……

    杨轶在工作室录音,在“调教”鞠杰的时候,没有怎么陪家人——只有他们来的头一个白天……不过,他们也不需要杨轶作陪。

    董月娥盼着孙儿的出生,到了江城,除了第二天被杨轶强烈要求一起上街买衣服,就一直围着墨菲打转,嘘寒问暖,哪里舍得离开家半步?

    杨庆和郑淑仪跟杨欢差不多,那天的逛街,看见那些令他们咂舌的价码,就怎么也不肯出去逛街。

    加上墨菲无意中透露她想在院子里种一些花,小两口就被董月娥支使着,将院子里一块冬天已经枯黄了的草地挖开,还到后面的亭山的溪流附近弄一下新鲜的淤泥堆上,等到来年开春,播上鲜花的种子就可以了。

    好好的一个别墅生活,倒是让他们过出了田园范儿。

    杨轶看到倒没有在意,家人过得开心就好。

    杨崇贵更不愿意到处乱跑,以他的说法,就是:“劳资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外面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在家里陪我的孙女。”

    这不,杨轶还忙着录音的时候,周末到了,曦曦白天不用去幼儿园,老爷子乐此不疲地当起了保姆。

    而且还是两个小姑娘的“保姆”。

    “杨爷爷!”兰馨在杨轶跟墨菲办婚礼时候去过五道口村,她见过杨崇贵,所以过来曦曦家玩,小姑娘也是嘴巴甜甜地叫着。

    “呵呵,小兰馨很乖!”杨崇贵都快把脸上的皱纹给笑没了,他轻轻地拍了拍兰馨的小脑袋。

    “爷爷,馨儿是我最最好的朋友!”曦曦也不管爷爷认不认识,很热忱地给爷爷介绍起来,而且她还想起一件没有跟爷爷说过的事,兴高采烈地跟爷爷说道,“然后,然后我还有一个好朋友,她是外国人呢!”

    杨崇贵笑容不由地一僵:“外国人?哪个国家的外国人?”

    兰馨也不甘寂寞,你争我抢地嚷嚷道:“我知道,我知道,她是瑞典人,我爸爸说是在欧洲,我还去过欧洲。”

    “路薇莎是瑞典人,不过我没有去过,我不知道在哪。”曦曦觉得有点遗憾地叹息一声。

    “瑞典人?”杨崇贵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他松了一口气,笑道,“不是霓虹国的人就好。”

    “霓虹国是哪儿呀?”曦曦困惑地眨着大眼睛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又是见多识广的兰馨高兴地抢答,“霓虹国离我们很近,我跟我爸爸去过,不过我爸爸说那里的人不好,不喜欢!”

    “对!小兰馨说得很对!小杨曦,你要记住,我们不能跟霓虹国的人交朋友。”杨崇贵弯下腰,按着曦曦的肩膀,挺认真地说道。

    “可是,我只有路薇莎一个外国朋友啊……”曦曦疑惑地说道。

    “没事,你记住就好。”杨崇贵或许也有点意识到自己似乎给孩子太多沉重的历史负担,也只是点到为止,换上了慈祥的笑容,“小兰馨你过来,准备跟小杨曦玩什么啊?”

    “我要跟曦曦玩娃娃!”兰馨兴致勃勃地说道。

    “嗯嗯!”曦曦也展开了笑颜,那些大人们深奥的语言没有能对小姑娘造成影响,不懂就算了,只见她咯咯地笑着,“我跟馨儿玩娃娃,好多娃娃,有粑粑,有麻麻,也有小宝宝,还有大灰狼……”

    这算是童话故事版的过家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