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九章 俄式三弦琴
    第三更

    1997年1o月28日。

    贝鲁特国际机场塔台接到一则奇怪的请求。

    一架从莫斯科起飞前往大马士革的军用运输机因为燃油不足请求在贝鲁特机场降落,塔台批准了对方的请求。然而当这架充斥着浓厚的俄式粗狂设计的伊尔运输机降落到贝鲁特机场的跑道上时,接下来却生了让塔台人员不知所措的一幕。

    一支军用车队肆无忌惮的闯进了贝鲁特国际机场,上面印刻的叙利亚军队的标志。贝鲁特国际机场的实际管辖权归黎巴嫩空军拥有,西端就是黎巴嫩的空军基地。

    然后塔台就接到了上级的电话,命令他们不要制止这车队的行动,军方高层已经同意了他们的行动。

    所以这一队突然闯入机场的车队明显得到了空军部门的授权。

    巴拉莱卡可不担心这么做会暴露目标,莫斯科方面已经给他们打过了预防针。如果在抓捕之前对方通风报信逃跑的话,里海舰队的口径导弹对准的就不是单独的真主阵线营地,而是将整个城市挪成平地。亚纳耶夫之前就跟赫拉维说过,如果对方是因为通风报信被送走,那么苏联将会把黎巴嫩政府视之为同谋,并且采取果断的反制措施。

    面对这种蛮不讲理的粗暴作风,赫拉维也无可奈何。万一哪天伏特加灌得酩酊大醉的苏联空军飞行员晃晃悠悠爬上一架苏34轰炸机,然后在都贝鲁特丢下一炸弹宣称是失误操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强烈的抗议和谴责可能换来的是对方空军部人员摇晃着酒瓶说道,“不就是不小心丢了一颗炸弹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给你赔点钱就是了,裤ma~”

    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赫拉维坐在贝鲁特总统办公室里,手脚有些冰凉,后背早已经湿透。他不知道苏联会做到什么样的程度,黎巴嫩政府也只能干坐着着急。

    少数知晓内幕的黎巴嫩高层将目光集中在这座城市,没有人敢试图干预。亚纳耶夫的警告还历历在目,他们不想成为第二个倒霉蛋。

    要怪,就怪这些人招惹上不该招惹的瘟神吧。

    赫拉维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今天注定不会风平浪静啊。”

    米8螺旋桨的嘈杂声几乎要将人的耳膜震破,粗犷厚实的运输机设计却加上了一挺12.7mm的机枪,而且在在支架的吊塔的六个挂载点上搭载了58毫米的火箭弹,将原本的运输机变成武装到牙齿的空中支援武器。

    扎赫勒就有一堆携带rpg和防空机炮的信仰教徒,叙利亚6航可不希望在这样的防空火力网之下进行紧急迫降。

    直升飞机的信号旗士兵一直沉默不语,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关系到整个事件的走向。亚纳耶夫下达的命令是尽量保证被绑架的情报人员生命安全。如果最终无法救出情报官,那么红海军会让真主阵线几百条人命跟他们一起陪葬,让这个组织彻底从黎巴嫩的国土上抹消掉。

    这就是苏联的底气。

    巴拉卡莱想起之前亚纳耶夫总书记的叮嘱,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心慌。她摇了摇头试图驱散这种想法,将自己全神贯注到这次的行动之中。

    “就跟之前在阿富汗狩猎那些游击队一样,非常轻松的活。”巴拉卡莱试图安慰自己,当年她可是俄式三弦琴,曾携带自己的队伍从阿富汗游击队的死人堆里爬回来的。

    与此同时,驻扎在大马士革机场的苏34轰炸机编队紧急升空,跨越边境线前往扎赫勒领空。通过电子航电系统注视着扎赫勒城市的一举一动,并且随时向地面情报部门通知动向。与此同时还有里海舰队的暴徒m级轻型护卫舰已经做好了作战准备,只要一声令下,足够数量的口径巡航导弹能够将整个扎赫勒变成废墟。

    真主阵线插翅难逃,他们甚至不清楚,一支可怕的军队正在向自己靠近,他们手段铁血,他们信奉炮火既是真理,他们让西方世界恐惧了半个多世纪。

    待在房间里的士兵还匍匐在地毯上进行每日必备的祷告,嘴里念念有词祈求安啦的保佑。监牢里的三位情报人员惊恐的蜷缩在角落,看着那些手持卡拉什尼柯夫步枪的武装人员,预感可能有非常可怕的事情即将生。

    营地寂静而沉默的氛围被一阵杂乱的枪声打断,预感到有事情生的武装人员立刻中断了祷告,拿起武器冲出门外,然而他们看到的却是爆炸的武器库。冲天的火光将周围的武装人员直接掀翻在地。

    随即营地门口出现了一群鬼魅般的身影,突入营地的部队全部带着苍蝇般的防毒面具,他们并没有直接攻入营地,而是在门口以强悍的火力压制住所有的临时反抗人员。

    他们在等待。

    巴拉莱卡抬起头,望向天空。

    如果他们的真主真能相应他们的召唤,接下来也只能听到那些忠实信徒们绝望的呐喊。

    直到那些人听到天空中出现尖锐的呼啸声,他们抬起头,看见几枚迫击炮向真主阵线的营地迅坠落。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寻找地方躲避,然而坠落的炮弹却并没有爆出惊人的威力,他们只是在落地的瞬间释放出黄褐色的刺鼻气体。气体迅扩散,不到片刻钟整座营地都被一股黄褐色的烟雾所笼罩,武装人员全身被气体所包裹。

    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就有人捂着咽喉痛苦的倒下,有些人叫喊着眼睛看不见了。而此时的突击部队则迅攻入营地。

    幸存者在双目完全陷入黑暗之前,只看到黄褐色的烟雾中穿出一群狰狞的魔鬼,一根长管从他们的口中延伸到腰部的侧包之中,还有那双狰狞的,反射着光线的大圆孔覆盖了大半张脸。从未见过防毒面具的民兵以为自己遇上了传说中的怪物。

    机枪喷扫的火舌尽情的收割这群信徒,苏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整片天空被黄褐色的气体笼罩,遮天蔽日,铺上了一层绝望和恐惧。

    他们将倒在地上的人员悉数击毙,在他们的双眼完全陷入黑暗世界之前,只看到那些士兵头盔上的闪耀红星。

    “这是来自的亲切问候。”

    “砰!”

    眼睛失去光明的武装人员高举起双手,用阿拉伯语大喊:“请不要杀我!”

    “砰!”

    回应他们的只有一颗子弹。

    “别开枪了,我们投降!”

    “砰!”

    投降的直接倒在血泊之中。

    巴拉莱卡将剩余的还在苟延残喘的武装人员一枪一个全部击毙,7.62mm子弹毫不浪费的贯穿武装人员的身体。他们本来就是执行清除政策的,按照中央高层的指示不留下任何一个活口。扩散的氯-气已经灼伤了他们的眼睛和咽喉,毫无防备的化学攻击瞬间瓦解掉真主阵线营地战斗力。

    原本的突击战变成单方面的屠杀。

    巴拉莱卡丝毫不用担心在黎巴嫩的国土上使用化学武器,因为没有人敢对苏联的行动指指点点。至于可能对平民造成的危害也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之内。

    可怕的红色怪物。

    三分钟后,枪声渐渐平息。

    真主阵线营地尸横遍野,已经没有还能还能爬的起来了。

    作为指挥官的巴拉莱卡向周围的队员下达命令,“按照之前的指令,找到真主阵线所有高层,无论是有温度的还是冰冷的,都给我用伞兵刀把他们的脑袋割下来,挂在门口!”

    枭示众。

    简单而粗暴的做法,却能很好的震慑那些反抗的敌人。

    巴拉莱卡的作风就如在阿富汗时期一样,只要苏军的部队在哪里遭到袭击,他们就会将附近的村落用火箭炮和航空炸弹抹消成废墟。

    回应她的是像冰冷机械音一样的回答。

    “遵命,指挥官。”(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