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其实,痛倒不是很痛,因为曦曦的牙齿已经摇晃到即将脱落的地步,要不然小曈曈也不会一巴掌捂过来,以他这点小力气就居然能让姐姐的牙齿脱落下来!

    而且,小曈曈这一巴掌还很玄妙,顺带着解决了困扰了曦曦一个多星期的麻烦!

    但别说曦曦,谁看到自己一颗“带血”的牙齿蹦出来,谁都得吓一跳,更何况是一个六岁多的小女孩?

    杨轶倒是以为曦曦是疼哭了的,连忙左手攥着害怕的曦曦塞给他的小牙齿,顺便搁在曦曦的后腰上,将埋首在自己怀里痛哭的小姑年揽着,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柔声安慰道:“没事,不要哭,都怪弟弟,怎么可以这么不文明,还动手了,爸爸帮你骂了弟弟,你别伤心了……牙齿正好掉了,你让爸爸看看,看掉的情况如何,好不好?”

    杨轶有点担心还有断齿在里面,不过看手里那颗小牙齿的规模,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曦曦难过得在爸爸怀里啜泣,不肯抬起头来,这让杨轶心疼坏了,连带着叨唠了小曈曈几句。

    内容都差不多,也只是哄一哄曦曦而已,杨轶背对着小曈曈,也没真的想要惩罚小曈曈。这事儿,也谈不上谁对谁错,毕竟曦曦在之前还拉过小曈曈,算是先动手的……

    要杨轶来处理这件事,如果不是曦曦这么难过,这个时候,他就得好好地教训一下两个小家伙!

    没错,要罚一起罚!都是一家人,怎么可以动手动脚?

    但杨轶有点疏忽了,小曈曈别看平时懵懵懂懂的,但他已经能听懂不少话,更是能感受得出来大人语气、态度。

    这不,在背后抱着爸爸宽厚的后背的小曈曈,原本听着姐姐的哭声,他便忍不住也有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似乎姐姐的哭声也能引起他的共鸣一样。这时候,听到爸爸在说“都怪弟弟”,小家伙不知道为啥,悲从心来。

    “哇!”小曈曈也忍不住,跟着姐姐一起,你一声我一声地哭了起来。

    这还真是哭都凑到了一起!

    杨轶无奈之下,只好也把小曈曈抱了过来,左手一个曦曦,右手一个小曈曈,左哄哄、右哄哄,两个小家伙的哭声都快把他的耳膜给吵破了!

    曦曦哭了一会儿,都禁不住,被弟弟的哭声给吵得没有了哭的心情,她抬起小脸蛋,看了一眼也在往爸爸的衣服上抹眼泪的弟弟,瘪着小嘴巴,委屈地问道:“粑粑,弟弟,为什么他也在哭啊?”

    杨轶无奈地跟曦曦说道:“可能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吧?正在为刚才不小心碰掉姐姐的牙齿感到内疚中。”

    曦曦听得一愣一愣的,迷迷糊糊地看着爸爸。

    杨轶也真的觉得心累,为了不让姐姐的心里对弟弟留下一些芥蒂,他还得编一些善意的小谎言来哄她。

    好在,曦曦没有再哭了,惊吓的那股余劲儿也过去了。

    杨轶哄好了小曈曈,给他冲了一瓶牛奶,让他在车上抱着喝,然后就带着姐弟俩一块去他们之前去过的牙医诊所。他自己虽然不太在意这点小伤小痛,但对孩子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曦曦牙齿掉了,杨轶得让专业人士来检查一下,确保小姑娘没有断牙残存,影响新牙的萌发,也确保曦曦其他牙齿没有问题……

    “走吧,你卧室的灯关掉了吗?”杨轶一边询问着,一边招呼着曦曦上车。

    他没有注意,在他的身后,小乖肥肥的身子正在挤着门上的狗洞,往客厅里钻去,而包子也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排队准备进场。

    ……

    出这样一个事情,杨轶当然还是要通知一下墨菲的。

    听说曦曦那颗要掉的牙齿,被小曈曈不小心碰掉了,虽然杨轶告诉她问题不大,但正忙着练歌的墨菲,哪里能够安下心来?她连忙收拾一下,让公司的司机送她回来。

    公司离家不远,毕竟当初杨轶选址就定在了亭山。墨菲赶到牙医诊所的时候,曦曦刚刚被检查完,杨轶左手抱着小曈曈,右手牵着曦曦,正好从牙医诊所的玻璃门里走出来。

    “怎么样?曦曦没有事吧?”墨菲火急火燎地一边问着杨轶,一边蹲下来,拉着曦曦的小手,心疼地说道,“让妈妈看看,弟弟打在了哪里?”

    “麻麻!”小曈曈看到妈妈,立刻双手从爸爸的脖子上松开,叫嚷着伸出小手,要妈妈抱。

    杨轶笑着说道:“不是打的,他们俩在比赛,过程中拉拉扯扯的,我刚要叫他们不要动手动脚,弟弟就不小心拍到了姐姐的嘴巴上,正好曦曦的牙齿松了,就弄掉了下来。”

    墨菲让曦曦张开嘴给她检查一下,还问小姑娘:“疼不疼。”

    曦曦看着妈妈,摇了摇头,细声细语地说道:“不疼了。”

    墨菲才放下心来,起身抱起快要闹起来的小曈曈。

    小曈曈回到了最疼自己的妈妈的怀抱,眼睛红红的,还差点要哭起来,瞧他小嘴巴瘪起来的样子,似乎在说:麻麻,你都不知道我今天经历了什么!

    “好啦,好啦!”墨菲跟杨轶对视一眼,好笑地哄起了小家伙,她哪能不知道小曈曈此刻的心里状态?

    杨轶接着牵着曦曦的小手,跟抱着小曈曈的墨菲并排走向他开来的车,墨菲坐的保姆车,自然让司机开了回去。

    “其实,我觉得这不是一件坏事。”杨轶笑着跟墨菲说道,他故意用轻松的语气,想要活跃于下气氛,不然,曦曦还沉浸在掉牙齿的慌张情绪中,“牙齿掉了是突然发生的,曦曦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并不会觉得太疼。”

    “觉得疼呢!”曦曦觉得爸爸这样说也不对,她嘟着小嘴巴,辩驳道,“弟弟打的时候,很疼很疼的!现在也有点疼疼的!”

    “但这都比它一直挂在那儿,到时候你要自己把它弄下来好,对吧?”杨轶笑道,“你自己慢慢把它弄下来,那疼的,可是比较长的一个过程。咱们都说长痛不如短痛,说的就是现在这个道理,忽然疼一下,就好了,多舒服啊!”

    “是啊!自己拔牙会更疼,而且很磨人,你看你已经好几天吃不好饭了,今晚回去,可是要好好地吃饭,不用担心会硌到牙齿了!”墨菲也是笑着说道,“我觉得爸爸说得对,你是因祸得福!”

    曦曦歪着小脑袋,仔细地琢磨一下,好像还是这么一回事,小姑娘这才意识到,自己终于不用受这颗活动的小门牙的烦扰了!

    “嘻嘻,好吧!”曦曦坐上车的时候,终于甜甜地笑了起来,跟爸爸说道,“那,粑粑,我今天要吃好吃的,你要做什么给我吃?”

    “没关系,我们现在就去吃大餐,这时候赶不上回家做饭了,我们去吃……你好久都没有吃过的灌汤小笼包,好不好?里面有很浓郁香甜的汤汁,和好吃的包子馅!”杨轶提议道。

    “哎,这个好!最近去了几趟魔都,都没有去吃小笼汤包!”墨菲也拍了拍手,笑道。

    “好呀!好呀!我想吃小笼包了!”曦曦喜滋滋地点了点头,冲着爸爸妈妈眉开眼笑了起来。

    心情大好的曦曦,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她,有那么一丢丢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