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粑粑,我跟你唆,我现在能舔到牙齿外面,就是舌头这样舔牙齿,然后有一点点舌头就跑出来了!嘻嘻!”中午十二点多,杨轶的悍虎在家里的车棚停下,下了车后,小姑娘银铃一般的笑声,便遥遥地传了过来。

    吃过一顿午餐后,曦曦的心情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灿烂,尤其是没有了松动的小门牙的负担,曦曦笑得更加开怀了。

    “那你有没有在吃灌汤的小笼包的时候,汤汁从牙齿中间跑出来的情况?”杨轶关上车门,笑着问道。

    “没有的啦!我只是觉得有点烫烫的,然后喝的汤都到肚子里了呢!”曦曦说完,又是一串好听的笑声。

    杨轶打头,带着墨菲她们开门进房子,小曈曈现在已经很困了,正趴在妈妈的怀里,没精打采地发着楞,墨菲只是笑着听杨轶和曦曦说话,自己没有开口,害怕打扰到小家伙。

    不过,刚刚打开房门,没一会儿,开着的大门便传来了杨轶咬牙切齿地一声低吼:“包子!”

    ……

    眼前的一幕,差点让杨轶暴走了!

    不仅是门口飘扬着散乱的红色纸巾,杨轶放眼望去,客厅的地毯上、厨房的门口、卫生间的过道上……到处都散落着细碎的纸巾屑!

    而杨轶他们开门回来的时候,包子还踩在一堆被它弄起来的纸巾上面,高兴地冲他们摇尾巴。

    墨菲看到这一幕,觉得好气又好笑,她的反应没这么大,笑着问道:“你带曦曦她们出门时候,没有收拾好纸巾吗?”

    当然,小曈曈要睡觉了,墨菲也是问了一句,便抱着小家伙上楼。不过,她走到楼上,还忍不住笑着探头下来说道:“楼上过道上还有一些,不过不是很多。”

    杨轶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确实没有收拾好,当时急着带曦曦去看牙医了,别说之前弄断的那些纸巾,就连他布下的纸巾阵都还摆在了楼梯通道那儿,想必,包子这个家伙,趁他不在家的时间里,大闹天宫了!

    “包子,你过来!”杨轶咬牙切齿地指着包子叫道。

    曦曦还没弄明白,她看着眼前乱糟糟的一幕,半响才惊讶地问道:“粑粑,这些都是包子做的吗?”

    “你看它的样子,就知道了!”杨轶指着包子,没好气地笑道。

    包子此刻也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怒火,它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从刚才它玩纸巾玩得很开心的状态中惊醒了回来,趴在地上,眼睛不敢跟杨轶直视,脑袋搁在了另一边。

    果然怂了!

    “知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吗?你把纸巾弄得到处都是,让我怎么收拾?”杨轶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拍包子旁边的地板,训斥道,“平时你是最听话的一个,但今天怎么比小乖它们还要皮了?”

    包子如果能听得懂人话,一定此刻要委屈坏了!

    什么叫它比小乖还皮?

    它一只汪,哪能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还不是小乖、小灰、哆哆这三只机灵鬼,听到主人们回来,早早地开溜,留下包子它一个人背锅?

    可惜,包子听不懂,也不懂得辩解,它只能低着脑袋,伸出一只爪子,讨好地按了按杨轶拍在地板上的手。

    半个小时过后,曦曦也已经回到楼上睡觉了。

    杨轶拿着扫帚,刚刚清扫完二楼走廊的纸屑下来,看了一眼正委屈巴巴地被关在笼子里、被放在楼梯间的包子,好气又好笑地说道:“继续在那里反省啊!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做错了,再出来!”

    他还真得给这小家伙一点教训,不然,今天撕纸巾,明天就要上房揭瓦了!

    ……

    下午,杨轶带曦曦去商场,挑了一本她最喜欢的日记本。

    从下周开始,曦曦就要开始学习记日记了。

    不过,似乎写日记这种事情,对于别的小朋友来说,是一个很困难、很烦人的事情,但对于每天都有好多新鲜事、好多话想要说的曦曦来说,却是一件她乐意去尝试的趣事。

    “挑一件你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情记录下来,等以后你翻回来看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有意思!就好像你在给自己将小故事一样!”爸爸是这么说的。

    当然,曦曦也喜欢写日记,这只不过是将她原本写在观察日报里的一些内容,转移到自己更加喜欢的笔记本上而已,这样看起来更加有意思!

    所以,回来后,曦曦便迫不及待地跑到客厅她的书桌上,摊开笔记本,欣然地笑着,准备写今天的日记。

    尽管有一些早,但曦曦觉得,今天发生了好多事情,已经有超级多的素材可以挑选了!

    还是跟写观察日报一样,曦曦在开头写上日期、星期日、天气如何……然后才微微琢磨一下,开始了书写:

    “今天和爸爸、弟弟一起玩,我可li hai了,比弟弟快好多。弟弟shua lai,打了我,把我的牙ci(曦曦写错拼音)打掉了,我好怕!”

    “爸爸说,不要生弟弟的气,弟弟会不和我玩的!牙ci掉了还好啦,不是很teng,爸爸说,他要掉了,然后会很teng的,是弟弟让我不teng的。”

    曦曦自己写着,自己都忍不住眼眉微微弯下来,笑得很开心。

    “要不要yuan liang弟弟?好吧,不要生弟弟的气了,他才这么小。都还不会说话呢!弟弟还哭了,爸爸说弟弟也nan guo。”

    曦曦今天的日记,其实来来去去都是说着这事,毕竟,这件事给她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一会儿,小姑娘喜滋滋地拿着她人生中第一篇日记跑去给爸爸看。

    杨轶拿到的时候,还有一些惊喜。

    居然还能看孩子的日记啊!

    杨轶还想着说:曦曦,日记是你的隐私,你还是自己保存吧!

    但看到小姑娘期盼地等着爸爸夸奖她的小眼神儿,杨轶又收回了自己嘴里的话,开始认真看了起来,以及认真地夸奖、评价:“写得很好啊!你头一次写日记,居然能写这么多字,不过这里弟弟哭不是因为他难过,你用词可以稍微改一下,改成愧疚,走,爸爸给你查这个词,看什么意思、怎么写!”

    能看孩子的日记机会不多,小姑娘现在还没有太多个人的小秘密,杨轶还是要好好珍惜啊!

    ……

    曦曦后知后觉,牙齿掉后的不对劲,是她晚上洗了澡后才发现的!

    墨菲给小姑娘洗完澡后,在卧室里拿吹风筒吹一下小姑娘湿漉漉、厚沉沉的头发。

    臭美的小姑娘拿着妈妈放在梳妆台上的水晶发带,喜滋滋地在自己的脑袋前比划着,似乎她戴上也很好看一样。

    但就在此时,今天都没有照过镜子的曦曦,被自己在镜子里漂亮的模样给陶醉了,忍不住嘻嘻地一笑。

    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