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似乎这个陪同的家长,应该如同民主选举一般,由全部家长一起投票选出来,但李若岚从很多的担任过一年级班主任的老师那里讨到的经验,就是民主投票投出来的结果一点也不靠谱!

    要知道,班里那么多爸爸妈妈,谁不想周末的时候,陪着孩子去春游?而且就跟曦曦一样,很多小朋友都哭着喊着要他们爸爸妈妈来参加。

    而如果用投票的方式的话,很多家长都会给自己投票,而少数拉到票的家长,或许能胜出,可其他家长对他并不熟啊!才多几票就能抢了自己的位置,谁能服气?

    为了减少争议,还是用最简单的随机数来决定陪同的家长人选为妙!

    能否被选中,看自己的脸够不够白,看自己今天是姓欧还是姓非……交给上天来选择,选不上的话,谁也怨不得谁!

    所以,李老师刚刚这么一说,电脑上sns群里那些家长们就马上刷屏回应,表示同意。

    不过这时候,群里忽然蹦出一条很长的话:“我也同意随机选人,但我有一个提议啊,能不能给一个名额给杨轶啊?我家闺女在旁边死命地叫,说一定要让杨轶带领她们去春游。”

    杨轶愣了一下,定睛一看,他顿时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兰老哥,在做什么?”

    先不说兰州凯怎么说的,他的话一出,很快就跑出来几个人表示同意。

    “我也觉得选杨轶不错,咱们班难得有家长是大明星啊!能歌善舞,还会讲故事!他去了,就不用担心咱们班气氛搞不活!”

    “杨轶在不在?我觉得你跟墨菲都可以,兰老板这个提议我也支持!”

    对于大家都能认出他来,杨轶并不觉得意外。其实早在上个学期初,杨轶的身份就已经被群里的家长们知道了,毕竟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媒体报道几次,家长们岂有不知的道理?

    别说杨轶,兰州凯的身份都有人能查得出来,毕竟有一些家长是从政的,还是有一点小权力!要不是别人知道兰州凯是地产大亨,现在怎么会有人刻意去拍兰州凯的马屁呢?

    当然,关于杨轶的身份,经历过惊讶、惊奇、稀奇等等激动的情绪之后,家长们也渐渐觉得没有什么。明星的孩子也要读书啊!明星也是人啊!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天天拿着这样的事情跟别人吹嘘。

    所以,很快,在杨轶刻意低调和李若岚频频暗示之下,家长们也平静了下来,把杨轶当成了普通的孩子同学的父亲来对待,顶多是在去年墨菲唱片打破纪录时候,他们在群里刷屏恭喜一番杨轶和墨菲而已。

    至于孩子这边,家长们也没有大动干戈,很有默契地给他们维持着一个不受影响的学习生活。

    扯得有点多,杨轶看到有好几个家长都在为自己说话,想要给他一点特殊对待,他不仅苦笑地摇了摇头。

    “兰老哥啊!你这可是给我挖了一个大坑!”杨轶掏出手机,在微信上跟兰州凯说了一句。

    然后,他敲了敲键盘,在群里说道:“谢谢大家的厚爱,但我觉得把一个名额留给我并不公平,还是按照李老师之前说的来吧,咱们就随机选择,对每个家长都公平。咱们不能在孩子面前树立不好的榜样啊!”

    杨轶也是骑虎难下,他自己不是一个迂腐的人,或许为了一些事情,他还可以动一下手脚。但涉及曦曦的事情,杨轶希望自己能以身作则,不要给曦曦留下不好的印象。

    既然杨轶这么说,那些起哄的家长们也没有再坚持,将空间和时间留给了收集家长们报名的李若岚。

    杨轶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去,然后将手机拿了出来。

    兰州凯在微信上发来了要跟杨轶视频通话的请求。

    杨轶刚刚划开视频通话,兰州凯的抱怨便扑面而来:“老弟啊,你在搞什么?我都好不容易给你造好势,你就顺理成章地答应下来,不就完事了?干嘛还要整什么随机数?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我跟你说,这可不靠谱!”

    “你为啥忽然在群里冒泡?平时你不是都不怎么说话的吗?”杨轶奇怪地问了两句,然后苦笑着说道,“你们起哄说让别的家长让一个名额给我,这怎么行?”

    接着,杨轶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这群里的事情,要是让别的孩子知道了,他在班里跟曦曦说:不公平,你爸爸耍赖!我怎么跟曦曦解释?所以我觉得吧,这事情,就算我没有被选上,也没必要冒这个风险,而且对孩子影响不好。”

    兰州凯仔细琢磨一下,确实是这个道理,他只能叹息一声,说道:“行吧,我也报一个名,要是我被选上,你没被选上,我让你替我去!不然,我们家闺女要跟我发脾气了。”

    “馨儿说让你要我去的吗?”杨轶明白了,他笑着问道。

    “对啊!馨儿怎么就这么喜欢你?有时候,我都怀疑,究竟谁才是她老爹?”兰州凯酸溜溜地说道。

    杨轶一点也不照顾老兰的感受,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不过,说实话,我觉得咱们两家关系这么好,而且馨儿又这么喜欢你,让她叫你一声干爹,我觉得都可以!”兰州凯说到这,索性旧事重提,唠叨着说道,“之前你还说你没我有钱,不敢逾越,现在咱们两家,最有钱的是你小子,你现在不能推辞了吧?”

    杨轶愣了一下,表情有些犹豫。

    其实,他当时下意识婉拒这个提议,是因为在杨轶前世的网络世界里,“干爹”这个词还有这一层很不好的含义,所以杨轶不愿意兰馨这么叫他。

    但现在仔细想一想,这个世界没有郭mm这个恶心了全国人民的人,所以也没有给这个词赋予上多余的意思!

    他没必要这么在意。

    况且,兰馨和曦曦也是情同姐妹,杨轶更是潜意识中把兰馨当成半个女儿来照顾。

    有什么不可以的?

    兰州凯都这么说了,他要是再拒绝,那就生分了啊!

    “这样吧,我觉得以后馨儿可以叫我杨爸爸,这可比干爹叫起来好听多了!”杨轶笑道。

    兰州凯见杨轶松口了,心中大喜,哪里还在意什么“杨爸爸”还是“干爹”的称呼?他哈哈一笑,说道:“行了,就这么说定了,我去跟馨儿说一声,她听到这个消息肯定很开心!”

    兰州凯匆匆挂断了视频通话,杨轶才将视线转移到了电脑上。

    此刻,群里的家长们正在讨论着随即筛选的工具问题。

    “这么麻烦?sns没有随机生成一个数字的功能吗?”

    “没有,倒是有一个投票的功能。”

    “那微信有没有?”

    “忽然想起来,杨轶是微信的大老板啊!”

    他们为什么忽然提到自己?杨轶一头雾水,翻开前面被刷过去的聊天记录看一下。

    原来,刚才李若岚统计完报名的家长人数后,她告诉家长们,明天再进行筛选。

    “为什么要等到明天?”家长们纷纷奇怪地问道。

    “因为我还没弄明白那个生成随机数的软件的用法,一个老师今天才给我的。然后还要研究一下sns怎么样录屏给大家看,为了公平起见,就直接让大家看我的随机数生成过程。”李若岚窘迫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