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孩子的名字?

    这当然有,之前两人可是研究了好久,最终才找到彼此都心仪的名字。所以老爷子问起来,杨轶和墨菲对视一笑,墨菲让杨轶来介绍。

    “因为还没有知道孩子的性别,我们就男孩、女孩的名字都各自准备了一个。”杨轶跟杨崇贵解释道,“因为曦曦的名字中,曦的意思是太阳,早晨美丽的阳光的意思……”

    在奶奶怀里的曦曦,听到了爸爸说自己的名字,小姑娘高兴地挪了挪小屁股。

    虽然这个名字有点难写,可是曦曦还是很喜欢的,很好听不说,寓意也这么美好,早晨阳光金灿灿的,一点也不刺眼,还让人感到暖洋洋的,充满了希望。

    杨轶还在继续说着:“所以第二个孩子也是与曦曦的名字相呼应,要么是对应的日月星辰关系,但我们觉得杨玥、杨辰都比较普遍,所以后来没有决定用这些名字。”

    “要么是相同具象,跟曦曦一样,我们对两个孩子寄予了同样美好的愿望。”杨轶终于没有再卖关子了,他有些得意地说道,“后来,我们决定从《笠翁对韵》的一句诗中选词:云叆叇,日曈曚。曈曚是形容早晨太阳的光芒渐渐明朗。如果墨菲最后生的是男孩,那就叫杨曈,如果最后生的是女孩,那就叫杨曚。”

    说完,杨轶在等自己父亲的夸奖,然而,杨崇贵和董月娥都皱眉不解地看着他。

    “你说的是哪个字?”杨崇贵没看过什么《笠翁对韵》,这世界没有这本书。

    当然,他也不懂那么多,以前战乱,即便家底还不错,杨崇贵也只是简单地学了识字,脱离文盲行列。这个大老粗,就喜欢打打杀杀,根本不会自己去找书看,自然也不会怀疑什么。

    杨轶只好找外面的护士借来纸笔,写给老爷子看。

    曦曦还凑过来,扒着放东西的小桌子,看爸爸写字。

    “这个字也不好写。”曦曦撅着小嘴巴说道。

    “都不好写,简单的字被人用得比较多,以后容易重名,不过没关系,难写一点,也有辨析度。”杨轶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笑道。

    他是已经想通了这个问题,不能图方便给自己孩子起一个奇怪的名字,什么杨一、杨铁的。

    杨崇贵接过了杨轶递过来的名字,摊开跟董月娥一起看。

    董月娥眯着眼睛,看着两个字,她慢慢地说道:“我觉得应该是个男孩,菲菲都已经生了一个女孩了,应该这一次生的是男孩。所以,这个男孩子的名字怎么叫?”

    奶奶毕竟还是有些传统,对抱孙子这个念头有些执迷不悟。

    “叫杨曈,小名叫曈曈。跟曦曦一样,叠音词的叫法,而且也是指阳光明亮的意思。”墨菲帮忙解释道,她还笑着补充道,“杨轶说,这曈曈的小名,还源于一首很有名的贺年诗。是什么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首来自王安石的《元日》,当然在这个世界也是不存在的,但杨轶还是成功地忽悠了墨菲。

    显然,杨崇贵跟董月娥是不会追究的,董月娥更是觉得还未确定的孙子这个名字起得好,有文化,老人家笑眯眯的,很满意。

    “其实生男孩,生女孩都有可能,而且,也没有关系,就算墨菲没生男孩,不是还有庆子吗?”杨轶担心墨菲会受到压力,跟母亲说道,“而且如果是女孩的话,这个名字也不错啊!曚曚,是萌萌的谐音,非常可爱。”

    杨轶还在卖力推销着孩子的名字,但墨菲又是一阵疼痛,大家都慢乱起来。

    杨轶飞快地跑到门口去叫医生,董月娥也坐不住,跑到床边,让墨菲深呼吸。

    然而,一会儿过后,医生过来,发现是虚惊一场。

    “阵痛是临盆之前正常的征兆。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出现,频率在二十多分钟到半个小时一次的样子。”医生跟紧张的杨轶解释道,“不用担心,顶多也是疼几秒钟,但如果间隔时间变短了,差不多八分钟、十分钟疼一次,这就说明就快要生了,那时候我们会送她到产房。现在还不要急,主要是让孕妇休息好,养好精神……”

    这时候,杨欢和丁湘终于匆匆赶到了。

    “怎么样,大哥,嫂子生了吗?是男孩还是女孩?”杨欢激动地问道。

    “还没,没那么快。”杨轶无奈地跟她们解释起来。

    ……

    到中午,杨庆和郑淑仪带了午饭过来,大家匆忙吃了一些,主要是照顾墨菲,让她吃完午饭,睡一会儿。但时不时冒出来的阵痛,还是让墨菲没法好好地休息,刚有点睡意,又被疼醒,杨轶看得都心疼坏了。

    睡不着也得睡,为了不吵到墨菲,给她一个安静休息、积攒力气的环境。杨轶让杨庆和郑淑仪回家,让杨欢和丁湘到医院隔壁的酒店开两间房,不肯先回去等消息的杨崇贵和董月娥住进去午休。

    毕竟大冬天的,医院的走廊很清冷。

    杨欢和丁湘也先留在了酒店,学校离得比较远,来回一趟不方便。

    杨轶不能走,他陪在墨菲的房间里,照顾墨菲,有什么风吹草动,也可以帮墨菲处理。

    而曦曦不愿意离开爸爸,这个时候,妈妈在病床上,小姑娘特别没有安全感,死死地粘着爸爸,泪眼汪汪地看着爸爸说道:“粑粑,我不会说话的,不会吵麻麻,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杨轶其实也只是想让她到酒店休息而已,但他哪里舍得让女儿伤心。

    “好吧,曦曦跟着我。”杨轶摇头笑道,他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说道,“不过你要乖乖的。”

    安排好了父母,杨轶抱着小姑娘回到病房,墨菲还没睡,她看到杨轶进来,慌忙闭上眼睛,好像怕被杨轶发现责怪她不好好睡觉一样。

    杨轶把曦曦放在沙发上,然后好笑地走过去,帮她拉起被子,掩好被角,还刮了刮她的鼻子,显示自己已经发现了她的小动作。

    墨菲脸上飘起了红晕,但她还是闭着眼睛,死不承认。

    杨轶没有再跟她说话,而是回去沙发那边,将折叠沙发放倒,就变成了一个简单的陪护床。

    被子也有,不是很厚,但因为曦曦还穿着厚厚的衣服,所以杨轶不太担心会冻到她。

    杨轶把曦曦按在陪护床上,自己躺在她的身边,床太小,他的大长腿还搭在地上。

    杨轶拉上被子,小声地跟小姑娘说道:“睡觉吧!”

    他没太大关系,而且还要分神照顾墨菲。但曦曦不睡午觉,下午会没精打采的。

    不过,小姑娘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笑意,攥着小手在身前,嘟着小嘴巴,对爸爸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咦,这偷笑的小家伙,还教训起她爸爸了?

    杨轶捏了捏曦曦的小鼻子,嘴角勾起了笑意。

    曦曦没敢笑出声,怕吵到妈妈,就笑弯了眼,跟土拨鼠一样,在爸爸的怀里钻了起来。

    被子还没暖和起来,但爸爸的怀抱很温暖,小姑娘挤在爸爸的怀里,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

    墨菲也没有让大家等太久,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她的羊水破了,被推进了产房,最终焦灼的时刻终于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