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零六章 十面埋伏高卢鸡
    自从美法两国之间的秘密谈话被泄露出去之后,希拉克就面临着欧盟施压的苦恼。刚刚退出欧盟的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也同样打起了地中海同盟的心思。大家都知道所谓的地中海同盟只不过是法国政治利益小圈子,但是欧洲大国们都不会容忍法国把地中海变成自己的后花园。秉持着英国几百年来的搅屎棍政策,即便是已经退出了欧盟组织,布莱尔也要干涉别人的内务事。

    英国外交大臣试图与法国协商,共建一个地中海利益圈,却被希拉克强硬的拒绝。泼了一碰冷水的英国首相自然不会放弃打压他的机会,除了利诱之外,还有向同样的威逼。联络美国总统马里奥,希望能够共同的打入法国的小圈子之中。

    地中海联盟成为了集火的目标,这个久负盛名的陆上之海成为了各大势力角逐的战场。

    他们对拉拢地中海沿岸国家,并且实现共同富裕没有半点兴趣,他们只需要可以借助这次的机会进一步打开非洲的原材料市场,方便欧美的掠夺和商品的倾销。毕竟巨大的贸易逆差摆在那里,美国怎么可能会放弃机会?

    希拉克奔向地中海联盟计划的途中,埋伏满了五大流氓派遣过来的刀斧手。

    寒光凛冽,危机重重。

    科尔对希拉克的南下政策没有半点的兴趣,他只希望在欧盟内部危机重重的时候不要多生事端。所以极力的反对科尔的南下计划,并且制止西班牙等国家达成一致的协议。

    不过科尔的阻拦并没能成功的制止希拉克的野心。

    相反先跟若斯潘接触的是亚纳耶夫的对外顾问,多勃雷宁。

    作为提出瓜分地中海计划的第一人,还有总统的对外顾问,这种事情自然需要他来办理。所以若斯潘出现在巴黎也就不足为奇了。

    巴黎,不单单是浪漫气息的时尚之都,在现在的各国政治领导人眼中,更是看不见硝烟的战场。

    不过选择在这样微妙的时间出现在巴黎会议上,任何人都会觉得苏联是另有图谋。而不动声色的若斯潘早已经看出了这位文质彬彬的外交人员的阴谋。毕竟他大半辈子的工作,都是在为苏联擦屁股。

    一个从赫鲁晓夫时代活到亚纳耶夫执政的活化石,在古巴导弹危机中周旋,曾替勃列日涅夫在尼克松面前掩盖过莫斯科高层的丑闻,在格尔巴乔夫时代进入了中央书记处。

    这个被称为之苏联基辛格的男人,人质彬彬的表象之下带着深不可测的阴谋。

    他出现在某个场合绝对带着隐蔽的目的性。

    当法国和苏联进行单独会谈的时候,多勃雷宁提到了关于地中海联盟的计划,并且是时候的抛出了苏联的“兴趣”,并对地中海联盟表示了支持。

    “如果说我非常理解欧盟国家想要分一杯羹,但是我却并不明白,莫斯科方面为什么会对地中海联盟感兴趣?”

    法国总理若斯潘盯着眼前的多勃雷宁,带着警惕的询问道,“何况莫斯科方面和地中海完全没有交集,你们最近的舰队也是停留在黑海。所以地中海只是西欧和南欧国家之前的利益范围,苏联在这一方面,没有涉足的机会。”

    若斯潘一开始就挑明了话题,苏联要介入是不可能的,不管你们以怎样的理由。

    “再说了,我们连美国,英国和德国的压力都顶住了,所以莫斯科就更没有机会了。即便是巴塞罗那进程最终搁浅,我们也不会贸然让其他人加入。”

    多勃雷宁推了一下眼镜,流露出政客的标志性笑容。他注意到若斯潘的左手在若有若无的敲动桌子。这个动作分明在告诉自己,对方有些紧张。

    是期待还是恐惧,多勃雷宁只有在试探之后才完全清楚。

    所以他开始试探对方的态度。

    “哦,是吗?”

    多勃雷宁做了一个身体向前倾斜的动作,微微抬头看着若斯潘的脸,说道,“可是法国能抵挡得住,将地中海变成自己后花园的利益驱动吗?据我所知,因为这个原因,某些世仇的国家已经愿意放下仇恨,坐在谈判桌上讨论问题。也就是说,他们的态度正在改变呢。毕竟政治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想必若斯潘总理也非常清楚这个道理。”

    “德国在经营着自己的欧盟盘,对你的小动作没有半点兴趣。想分一杯羹的英国和美国希望介入地中海联盟银行的计划,你认为法国真的阻拦得了五大常任理事国中英美联手吗?”

    浮现在若斯潘脸上的难堪神色并没有出乎意料,他稍稍往后靠一下,偏着头说道,“听我一句劝告,若斯潘总理。即便你们最后无法阻拦美国和英国的加入,让苏联进入你们的俱乐部也比你一个人独自面对两个大国好得多。”

    若斯潘听完多勃雷宁的回答后苦笑了一下,他试探性的问道,“法俄联盟?”

    多勃雷宁点点头,“确切来讲,应该是法苏联盟。”

    “你也已经感觉到了吧?”

    多勃雷宁一脸神秘,并且特地的压低了声音,“欧盟现在随时可能崩盘。一旦欧盟崩盘,就是地中海联盟崛起之时。当然你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宁愿看着自己的欧洲原材料市场被美国一点一滴的侵蚀而无能为力。”

    “你”

    若斯潘皱起了眉头,多勃雷宁的“诅咒”让他感觉到不悦。但是对方说的完全是实话,第一,他没有独立经营这个联盟的资本。第二,联盟的建立就是为了扩大自己在北非的影响,抢回盈利。第三,最重要的是,美国在搅地中海的局,试图从中获利。

    “我们并不是说非得强迫你们建立起联盟,然后加入到游戏里。苏联不是美国,不会趁火打劫。”

    多勃雷宁表现的非常诚恳,他希望对方能够明白,苏联是真的没有加入地中海的打算。

    因为苏联对地中海的干预所获得的短期利润远远没有其他三个国家来得多,但是从长期来讲,已经获得了土耳其海峡共同托管权的苏联,却可以进一步的,将红色势力指染地中海。

    然后染红它。

    政治,战争,或者鲜血。

    “我们只希望,当希拉克总统无力阻拦英法两国的进攻时,希望能让苏联成为法国的同盟,共同在地中海的框架上对付我们的敌人,仅此而已。”

    多勃雷宁的话已经说完了,他双手交叉看着陷入沉默的对方,微笑说道,“由你来决定吧,若斯潘总理。”

    若斯潘当然没有办法一个人决定这么大的问题,他需要回去与希拉克商量。不过多勃雷宁的提议明显说服了他。假如法国无力招架美国抢占北非的原材料市场,无法抢占英国在金融上的进攻优势,那么在政治上拉拢苏联就显得尤其的必要。

    “我会回去考虑一下的,多勃雷宁先生。”

    若斯潘还是当场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的回答非常犹豫,因为更想知道希拉克的态度,会如何看待这件事。

    在爱丽舍宫的窗台享受下午茶和温暖阳光的希拉克总统接到了若斯潘的电话,对方告诉自己,苏联提出了一条不算诱人,但是却非常保险的建议。

    “当法国无法阻止美国入侵的时候拉苏联入伙?”

    希拉克听完没有做出回答,而是陷入了沉思。

    首先地中海联盟最好的方案就是法国拒绝掉所有野心勃勃的大国,自己利用手中的计划建立一个封闭的圈子。这个小圈子能够保障法国的利益。

    但事实的情况是,法国不单单没钱,而且还需要面对三个超级大国的虎视眈眈,他们也不会放过入侵的机会。唯一的安危就是,其中一个愿意跟自己组建联盟。

    “我们还没有决定好怎么做,等内阁会议召开之后,稍微迟一点给他们一个答复。”

    看来第二轮的谈判可以推迟了。

    若斯潘为了争取周旋的世界,特地在法苏两国的第二次会谈推迟。

    “拿盟友当贼来防备,法国的历任领导人的心胸真没有宽广到哪里,都是一个德行。”

    多勃雷宁走出会议室时还有些愤愤不平,现在这次的见面成果还没有他想象中来的丰厚。法国死死护住地中海的小圈子,就是不肯让利半步。

    当多勃雷宁拨通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电话时,还有些出乎亚纳耶夫的意料之外。

    “愚蠢的法国佬还没有弄明白,只有我们才能拯救他们吗?”

    亚纳耶夫在电话里不屑的说道,“而且我们提出的仅仅只是理念而已,如果胆小的法国给了我们这个答案,看来就得让美国人来跟法国讲道理了。你的巴黎之旅可以暂告一段落了。”

    没有谈拢就将秘密泄露出去施压,苏联和美国都是用同样的手段来压迫对方屈服。

    “需要我尽快回来吗?”

    多勃雷宁有些不服输,他还想再回去劝告一下对方,但是亚纳耶夫给出的却是否定的答案。

    “不用白费功夫了,再讨论下去只会让法国人变得警觉。接下来应该轮到美国人过来和希拉克或者若斯潘讨论这个问题,我们没有插手的必要,假如法国顶不住压力了,他自然会来求我们。”

    亚纳耶夫手中拿满了好牌,只是需要等到条件的成立。

    如果法妖真的没骨气跪下了,那么毛熊将会是他第一个盟友。

    “好的。”

    多勃雷宁没有办法,只能够暂时的认命。

    听到苏联也要掺和进来,白宫就开始有些慌了。虽然不知道多勃雷宁前往巴黎会议与若斯潘说了什么,但是与巴黎会议毫无交集关系的他会出现,就意味着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每一位克里姆林宫学的政治家们都将他归咎于阴谋论。苏联和法国之间可能在进行一向密不外宣的交易。

    美国总统紧急召见了玛德琳,他现在需要摸清楚亚纳耶夫的意图。

    “苏联人又出来搅局了。”

    马里奥总统平铺直叙的说道,“我们现在的目标已经改变了,是要尽快的与法国取得联系。讲清楚之间的条件。”

    “听到这样的消息,感觉像是糟糕的黑色星期五。”

    玛德琳附和了一句,然后问道,“但是马里奥总统,法国完成地中海联盟的可能性不是微乎其微吗?”

    马里奥点点头,“我是害怕希拉克那个蠢货在头脑发热的情况之下启动了这项计划。毕竟苏联和法国之间一直在眉来眼去,如果两人合作为这个项目提供资金的话,即便是不成熟的项目上马,美国也没有机会再去插足了。”

    “苏联一定是在这个项目上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想着去钻空子。我们不能落后于人家。”

    秉持着逢苏必反的政策,马里奥必须在苏联之前拿下这个项目。

    双手插着口袋的马里奥总统说道,“近期我国内还有关于限制房地产贷款和改进医疗制度的法案需要通过国会的表决,副总统戈尔一人无法独撑大梁。我希望你能够再成为总统特使,前往法国一趟。”

    马里奥总统顿了顿,认真的说道,“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将全部的筹码扔出去,法国不会拒绝我们的请求。”

    玛德琳点点头,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这种幕后交易渐渐变得轻车熟路,与苏联打交道也从一开始的态度强硬,到后来的小心翼翼。

    没有什么比一言不合就要开战的疯子摆谱更可怕的事情,假如最后事情陷入了难以解决的僵局,他们就会从政治冲突之中寻找下手的机会。

    果然是喜欢一手喝着伏特加一手拎着核按钮的可怕民族,就连布什总统对亚纳耶夫的评价都是理智而可怕的疯子。

    马里奥总统的眼神变得锋利起来,如果法国还不愿意答应,他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对了,假如法国不愿意和美国合作的话,那么我们就将苏联的布局全部打乱。彻底的搅乱这次的计划。”

    “我得不到的。”

    “他们也别想得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