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五章 去他的人权问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66.html
    第二更

    不单单是英国,几乎所有的西欧国家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如何应对大量涌入的北非难民,而且还是跟英国的国教格格不入的难民。⊥

    原本做惯了优雅贵族的法德两国想将祸水东引,将所有的难民丢给苏联去处理,让苏联来承担接纳难民的代价。他们试图将苏联描述成一个高度发达的福利社会国家,并且鼓动那些难民前往莫斯科。

    不过喜欢伏特加和培根的斯拉夫民族可不欢迎这群大爷,而且苏联简单粗暴的做法直接断了法德的念头,总理帕夫洛夫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苏联将不会接受任何一个信仰宗教的难民,如果他们敢偷渡进来,冲击苏联边境,那么苏联边防部队将毫不犹豫的对他们开枪,他们的结局只有两种,要么驱逐,还么击毙。

    “他们尽管可以试试,我们库存的弹药远比难民的数量多得多。”

    难民们纳闷了,这跟西欧国家描述的天堂千差万别啊?于是部分向往着社会主义国家福利的难民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人权大过天的西欧更适合成为这些宗教寄生虫扎根发展的土壤。

    帕夫洛夫的一句话顶过欧洲所有国家的努力,当从北非过来的利比亚难民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不警告就直接开枪射杀的场面之后,他们终于相信,苏联并没有在说笑,他们是认真的。从法国迁徙到东欧的难民又重新回到法兰西的回报,这让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愁眉苦脸了好几天。

    而且苏联从来不在意西欧谴责自己没有人权,既然大家都撕破脸皮相见,亚纳耶夫又何必在意加上一道残暴的罪名,反到是优柔寡断的西欧,难民问题开始像社会毒瘤一样扎根发展。

    在英国引发了威斯敏斯特的斋月抗议事件,在法国巴黎的引发了三月暴乱事件,德国慕尼黑的极端右翼与难民在啤酒馆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其中偏向纳粹主义的团体刺伤了三名在啤酒馆闹事的难民。在闹事群众领袖被逮捕了之后,身材略微矮小的他朝着记者的镜头愤怒的咆哮,“我要履行我五年前在医院暂时双目失明时所立下的誓言:要不倦不休地努力奋斗,直到现在软弱无能的政府被推翻,直到在今天德国的悲惨废墟上再次建立起一个强大的自由的光荣的德意志,难民滚出慕尼黑,德意志高于一切!”

    特伦斯说道,“难道欧洲所有国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吗?当然不是,法国和德国同样因为这个问题而犯难,我真希望法国总统那头蠢货能回过头来审视一下自己犯下的错误,想建立一个地中海小圈子而向卡扎菲发动定点清除计划,现在倒过来让整个欧洲为他们的错误买单。”

    希拉克总统的确没有想到原本想摆北非一道的他最后反而被美苏联合起来摆了一道,原本想敲山震虎让前法国殖民地地区安静点,没想到最后反过头来自己被美苏来了一次瓮中捉鳖。建立地中海政治合作圈的计划失败之后,法国倒是比之前还安静了点。

    特伦斯继续向约翰·梅杰抱怨,“如果要说最根本的解决方法,就是尽快稳定利比亚的局势,然后将所有安置在难民营的难民给送回去,当然利比亚局势的稳定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情,美国的能源公司,法国的石油企业,苏联的燃气部门,这些被他们各自的国家所代表的利益集团才时阻拦利比亚统一的最大障碍,他们都希望能在四分五裂的利比亚获得本国利益的最大化。”

    利比亚众多势力归根到底就是在外国势力控制之下的军阀武装力量,任何想要脱离外国势力而实现本国统一的政治势力都会被联合打压,反正现在利比亚已经是代理人时代了,比起之前撕开面皮的掠夺,欧洲国家文明的冠上了经济贸易合作的标签。

    “所以英国真的要整治难民,首先我们就必须修改关于警察执法的法案,从上个月的威斯敏斯特示威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苏格兰场的警察很难对付人数众多的难民,所以必须每一位都要随身携带射击武器,当然会有人权代表的混蛋们站出来指责我们,但是如果整治治安的话,携带手枪的警察就显得尤为重要。我们只有在某些特殊情况才会出动特别行动部门。”

    “接下来是关闭英国接受难民的渠道,像苏联一样理直气壮拒绝所有的难民入境,不管他们是妇女,儿童还是老人,青年,统统拒绝。英国的国教是新教,不是这群伊斯蓝信徒的天堂。在这里我不得不强调一句,对待伊斯蓝教徒全欧洲都得像苏联一样,敢直接动手清除祸患。”

    一开始西欧国家还对苏联在高加索地区对宗教的高压统治幸灾乐祸,认为苏联迟早会步入南斯拉夫的后尘。后来非但镇压了**的瓦哈比派系,还将苏菲派培育成为莫斯科中央的鹰犬,这一系列的雷厉风行的手段让其他碍于面皮的国家是又惊又佩服。

    “我们是自由和人权的国家,特伦斯部长。不是残暴独裁的苏联政府。”约翰·梅杰特地咳嗽了一下,让特伦斯部长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

    “但是政治正确才是最大的不正确,梅杰首相。”反正已经说开了,特伦斯也不介意将心里所想的话全部说出来,他反驳梅杰首相,“我们就是纵容这群寄生虫太久了,他们才会变得得寸进尺,在黑奴贸易的时代,难道我们的先祖关心过那些黑鬼的死活?相反,现在我们凭什么要关心这群‘侵略者’的死活,他们死在沙滩也好,死在地中海也罢,总之,别待在英国就行。他们敢在我们的土地上胡作非为,那么就像苏联一样,将他们驱逐出境,甚至是送进毒气室,让他们感到害怕,感到恐惧,才会对我们真正的服从。”

    特伦斯将隐藏在心里的想法全部倒了出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些人是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对国家的社会治安造成重大的打击,但是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话?是不是我们西欧国家装绅士太久,以至于忘记了工业革命时期资本都是血淋淋的积累了?”

    “但是这种危险的思想会让我们跟法西斯主义挂钩,不利于我们对人民的统治。”梅杰首相也提高了音调,表示他有些生气了。

    “去他的法西斯,去他的人权,当我们连自己的利益都拱手相让的时候,这叫什么?这叫愚蠢,总有一天,英国会被这群混蛋给害死。”说完这段话,特伦斯愤愤不平的走出约翰·梅杰的办公室,只留下梅杰一人有些无奈的坐在首相办公桌的后面。

    梅杰的激进言论终究只是代表了少数人,但也是那少数能看清问题关键性的人。目前国会内部还存在着不小的反对声音,约翰·梅杰原本想通过的限制或者驱逐难民的法案统统被国会否决,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不符合人权的做法。

    如果换成亚纳耶夫,一定会不屑的说一声去他的人权。

    政治正确这种东西束缚住了法国,英国和德国,尤其是祸水东引的政策失败之后,西欧各国都在想方设法的安置难民,而在这个问题上,被经济掠夺之后的东欧国家终于算是报了一箭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