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二章 变相的庞氏骗局
    亚纳耶夫的石油抵债政策也有自己的考虑,根据之前与欧佩克签订的协议,他不会将所有的原油以原价抵消进去,只会抵消总价格的三分之二,也就是说法国还需要支付三分之一的费用。即便是将这些原油全部抛售出去,苏联也不会感到太心疼。

    万一将来原油下跌,积压在亚纳耶夫手中的提前抛售出去的“黑金”,也能减缓变成“黑水”的痛苦。而在原油飙升到几乎60美元一桶的时候,面对突如其来的压低市场价格十美元的销售,让希拉克有种说不出的意外惊喜。

    不过惊喜归惊喜,而法国现在并不需要将近四十多亿美元的原油。苏联以这种方式的抵债也给他带来了其他的问题,比如法国外汇的储备和结算。除了法国政府要去填补地中海银行计划中苏联的一部分之外,还要垫付自己的那一份。有利有弊的情况下,希拉克首先要考虑的是,这么做是否利大于弊。

    “如果法国愿意将苏联石油作为抵消部分贷款的话,那么我想我们的对话可以继续谈下去,如果不愿意的话,苏联愿意尊重法国的选择,退出地中海计划。”

    亚纳耶夫忙不迭的向法国总统施压,现在他掌握了主动权,法国需要自己,因为美国的压迫,他们已经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苏联以退为进的战略让法国非常为难,一方面他们已经准备好与苏联联合起来对抗美国,另一方面庞大的数额也让法国政府感到为难。

    “但是我们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来。”希拉克为难的说道,“这样地中海银行计划就会存在着一个相当大的漏d,无法填补出那笔资金,也意味初期阶段就无法运转。”

    苏联给法国出主意,一个变相版本的“庞氏骗局”孕育而生,亚纳耶夫说道,“苏联把降低了十美元每桶的原油抛售给法国,法国也可以同样如法炮制的抛售给其他国家,难道不是吗?你们可以低于市场价格五美元抛售,这样的话,法国还能赚到中间差价。这样你们解决了资金漏d,同时还赚取了一笔资金,填补外汇支出的空缺。”

    只是当原油价格下跌的时候,这批石油的接盘者就会蒙受重大的损失。价值将近**十个亿的原油就像一枚扰乱石油市场的炸弹,看谁倒霉,成为最后一个接盘的国家。

    欧佩克跟苏联签订共同进退政策时,亚纳耶夫就是已经意识到,价格下跌将会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

    “我明白了。”

    希拉克恍然大悟,这么做看似有些卑劣,但不仅仅能让法国回本,同时也能够缓解一下地中海银行给法国财政带来的压力。简直是两全其美的做法。

    除了过程和手续稍稍有些麻烦之外,法国最终还是能赚到一个不错的差价。亚纳耶夫甚至能从对方的呼吸声中,听出希拉克对这件事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现在,苏联和法国之间可以进一步的合作了吗?”亚纳耶夫微笑着问道。此时此刻他只想对方尽快的答应自己。

    “可以了。”希拉克回复他。

    等到希拉克挂断了电话之后,亚纳耶夫松了一口气,他转过头望向就跟身边有些目瞪口呆的普里马科夫,耸了耸肩,“怎么了?对我的计划有意见?”

    “不。”普里马科夫摇摇头,“我只是不知道亚纳耶夫总书记还能这么做。”

    亚纳耶夫勾起嘴角,说道,“我们可以跟欧佩克的领导人磋商,宣布石油共同减产了。这批挤压的存货抛入石油市场,势必会引起价格大幅度的下跌。只有降低石油产量,才维持石油的市场的运转,这次紧急抛售,就当是给美国人一个难题吧。”

    然后马里奥总统就傻眼了。

    希拉克向外界宣布,法国和苏联代表发表了联合声明,苏联和法国会在地中海银行投资将近180个亿,来为这次的合作注入一支强心针。这条消息一出,地中海联盟的国家都明白苏联和法国在背后进行过怎样的秘密交易了。

    简直就是肮脏到见不得人的那种,这条新闻也是一条信息,那些还在苏联,法国和美国之间犹豫的国家,是时候应该选择站队了。然而大家都知道,法国和苏联已经成为了利益联盟,他们自然知道应该偏转向哪里。所以作为法国死忠的埃及在法苏的联合声明发布之后,立刻站出来强调,支持希拉克总统所做的决定。

    结果马里奥总统坐不住了,这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啊?他立刻让失职的国家安全顾问前往白宫,交代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每年花费的预算到底养了一群什么样的蠢货?”马里奥总统拽紧了拳头,“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苏联总是能够比我们先一步的找到突破口,然后打我们措手不及,白宫的精英们到底在想写什么?他们是跟格尔巴乔夫一样蠢的猪吗?”

    面对马里奥总统铺天盖地的指责,总统顾问伯杰非常无奈的推了一下鼻梁上厚重的镜片。的确之前分析苏联拿不出地中海联盟所需要的资金是他经过多方验证和计算的结果,绝对不会出错。但是谁又能想到苏联居然会采取石油支付的方式,巧妙避开美国设计好的陷阱。

    这一点,伯杰是始料未及。

    更可怕的是苏联给予了法国低于市场价的优惠价格,意味着法国还能将这批石油转手赚取差价,虽然苏联损失了一部分的外汇收入,但是从弥补地中海联盟资金投入这一块来讲,他们还是赚到了。他们是双赢的局面,什么都没做的美国却更像是输家。

    “我们会尽力的弥补这个错误……”

    伯杰试图安慰马里奥总统,却遭到对方愤怒的回答。马里奥手背上爬满了突兀的青筋,他简直要将这群智囊团统统送去见华盛顿!

    “弥补?怎么弥补?你是想让美国继续往这个黑d填补资金吗?法国主导优势的地位已经不会再更改了,伯杰顾问。希望我们的白宫智囊团下次再分析问题的时候,能够长点脑子,而不是随口给我乱下结论!混蛋,我现在都怀疑白宫这帮家伙是否已经变成克格勃的人,为什么每次都给我得出蠢货一样的结论!”

    伯杰脸色通红,但却没有说话。

    马里奥总统瘫坐在沙发上,他已经无力再去驳斥其他人。

    “事到如今,美国想要拿过地中海联盟的大旗已经不可能了,没有最大的份额也就意味着只有尽量的拉拢亲美势力,这样我们的阻力会大很多。但是不是没有希望。”

    马里奥叹了一口气,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指责对方谁错或者谁对。或者说指责已经无济于事。从布什总统时代,他们就没能掌控主动权,回顾从1991年到现在的历史,美国一向输多赢少。现在马里奥只能在内心里安慰自己,起码这么做加深了欧盟内部矛盾和危机,科尔已经无力阻止欧盟的分崩离析了。虽然战术上遭到滑铁卢的失误,但起码在战略上保证了计划的顺利实施,这对马里奥来讲,也算是一个安慰。

    “我们已经扶持起地中海联盟,这等同于给了德国一次致命的打击。现在法国人的,目标已经不再专注于收拾欧盟的残局。”

    马里奥总统眯起了眼睛,他勾起了嘴角。

    “现在,我们应该主动出击了。”

    科尔现在快气疯了,德国下一任总统选举在即。要命的是东德五个州有论调一致的支持东德民主复兴党,而且德意志民主复兴党提出的口号完全针对底层民众,例如医疗和教育。最要命的是,苏联在私底下给了对方一系列的拨款,这意味着民主复兴党完全有能力来独立完成他们应允民众的口号。

    面包,工作,教育,医疗,简直就是工业时代**国际荣光的重现。

    再加上他们手中还拥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军,这不就是当初苏联十月革命的路线吗?

    大选的危机*近,处理不好的话,德国将会再次引发内战。虽然科尔试图反扑,但是部署在停火线上的苏联军队让他们心生忌惮。经过兵员和装甲部队的扩充之后,他们并不畏惧东德武装力量,但是却忌惮另外一支部队,苏维埃的红军。

    而现在,除了内忧,还有落井下石的外患。原本法德联盟共同进退的原则被希拉克暗中打破,在美苏的怂恿有支持下,他准备抛弃科尔开始单干,雪上加霜,武力独撑大局的科尔总统最终面临的结局可能就是欧盟解体。

    现在,他需要在碰了一下运气,希望法国能够分担德国现在面临的压力。

    不过让科尔感到意外的是,希拉克却率先致电德国,表示对欧盟问题密切的关注。科尔只有对他报以冷笑的回应,“现在知道欧盟问题的严重性,之前法国去干什么了?构建自己的那个小圈子,好减缓欧盟解体时的危机?”

    希拉克总统悻悻的回答,“法国从来没有放弃过欧盟,就如同我们从来没有违背法德联盟的共同原则,从欧洲共同体开始,我们就一直致力于促进欧盟一体化的发展。科尔总理,现在欧盟的危机同样也影响到了法国,所以我今天在这里,就是为了挑起欧盟的重任而来。”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这是科尔内心唯一的想法。

    对地中海联盟的期望,远远大于要拯救欧盟的使命感。

    “不过今天法国前来,的确是为了欧盟的利益着想,现在法国手中有一批低于市场价购买的石油,一旦抛售到市场上的话,将会引起一场大波动。所以我想将这笔石油其中一半,以低于市场四美元的优惠价抛售给欧盟诸国。”

    为了将价格波动的风险降到最低,希拉克选择同一时间不同国家一起抛售。

    此时科尔已经接到了苏联和欧佩克磋商石油减产的消息,这对于他们而言无异于是一支强心针。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科尔有些动心了。

    “以现在的石油价格磋商?”

    科尔一边拖着话题,一边思考这件事带来的利弊。欧洲的石油需求主要集中在苏联和北非地区,而欧佩克宣布了减产之后,德国的制造业就不同程度的受到冲击。如果法国的这批石油能够稳定住人心的话,对欧盟危机也会达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想到这里,科尔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法国再背后进行了这么多的小动作,这次总算比较靠谱了。

    “是的,以现在的石油价格磋商,如果不再苏联与欧佩克达成协议之前决定好,那么我们就会以协议发布之后的石油价格来磋商。”

    虽然科尔非常期望能够在欧佩克协议达成之后再来抛售石油,但是地中海银行计划已经提上了日程,他们不可能因此而更改时间。迫于无奈之下,只好寻求欧盟内部解决问题。

    “德国可以答应法国的石油合作计划,但是我们也同样有一点要求,就是法国方面必须撑起欧盟的大梁。停下你们背后的小动作,欧盟真的要瓦解,所有人都躲不过这场灾难。欧洲将会沉沦,再无崛起希望!”

    然而找到了欧盟的代替品之后,希拉克已经丝毫不畏惧科尔的威胁了。

    “我会尽量的维持住欧盟的运转。”希拉克也只是用上了尽量这个词。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希拉克已经预感到这个共同创造的欧洲联盟时日无多。就像每次参加峰会的其他国家领导人,脸上都带着灰暗无光的表情,与他们深色的西装相互映衬。

    欧盟药丸!

    其他成员国逐渐分成两派,一是脱欧派,另外一群是支持德国保住欧盟。但是法国的地中海联盟已经让绝大多数的成员国失去了信心。

    现在的欧洲已经摇摇欲坠,只需要最后一枚引发矛盾爆炸的子弹,将欧盟送入地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