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五章 血腥屠夫试图掌控勃兰登堡州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五章 血腥屠夫试图掌控勃兰登堡州

    (第三更,一万字的更新完毕,快拿月票来砸死我。)

    “如果一个国家政党领袖这样说,去你妈的难民优待政策,去你妈的恐怖分子有人权,去你妈的国际人权组织,去你妈的外国移民特权。我想哪怕那个人是混账,是暴君,是冷酷无情的独裁者,我也会为他奋斗的,立刻发动全家加上朋友去给他拉票。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人往往是充当了仁慈的救世主形象。反观那些鼓吹着平等,人权和自由的家伙,才是虚伪的小人,卑劣的政客。他们损害着美国底层人民的利益,来换取他们的肮脏虚荣,和卑劣的政治收益。”

    纽约州国立中学的操场上,五十多岁的川普正在向台下的美利坚未来花朵,输出不怎么正确的政治观点。

    共和党新上任的川普议员在纽约州发表演讲时,一开始就语不惊人死不休,驳斥了美国极力吹捧的政治正确。他认为许多社会主义国家,在对待人民方面,都比资本主义国家更加的张弛有度。

    苏联的亚纳耶夫,东德民主复兴党,某东方大党,都是如此。反观那些无限拖垮政府财政,加大财政赤字的败家社会民主党,只知道拿选票来贿赂政绩,却从没想过人民真正需要什么。他们不是需要那些滋生蛀虫,损害阶级利益的福利,他们真正需要的是工作和面包,减轻高额的赋税。

    他们需要皮鞭驱逐着懒惰前进的奴隶主,并不是每个人都希望流落街头来躲避税务局的通缉。

    不过川普议员的这句话得罪了太多的人。就在演讲发表之后,某些主流媒体就开始指责他是自私野蛮的做法。这样的言论只会加深美国各个种族和阶层之间的矛盾。而且还不允许有其他的声音,美其名曰:“闭嘴,我们是在讨论民主!”

    只是政治正确派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引发了人民的愤怒。牺牲他人的利益来成全自己的名誉,终究会被美国人民推翻下台。

    面对他们的指责,川普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在意,就像掸开袖口的灰尘。

    是这帮蠢材还没意识到,民族的认同感正在觉醒。开明包容的政治环境一旦遭遇到那小簇试图绑架人民意志的家伙,愤怒将会形成燎原之势。

    川普不是第一个,同样也不是最后一个。

    强权政治的种子正在民主的国家生根发芽,他们代表了绝大多数人内心的阴暗想法。

    幼稚的民主游戏即将迎来末日。

    勃兰登堡州也是同样的光景。

    当德意志民主复兴党宣布将会驱逐德国境内所有的难民,某些人就开始坐不住了。作为联邦喉舌的德国报发表声明,东德是在将德国陷入危机之中,他们夺走了德国人民的柏林,现在,他们还想要夺走那些可怜的难民。某些共和党的议员甚至建议成立一支幕斯林的军队,由他们负责与共和军的战争。

    而克伦茨根本不屑于跟对方争执。他严厉的指责对方,只要德国境内还有伊斯蓝教的难民,甚至还有信奉真主安拉的家伙,民主复兴党的压迫就不会终止。

    德意志的民主力量正在觉醒。他们很快就会形成燎原之势,燃烧整个国家。

    将旧时代的桎梏彻底的,焚烧殆尽。

    警察纠察队孕育而生。

    从德意志民主共和军之中抽调一部分人组建起“宗教警察”。这可不是以宗教法行事的家伙,而是专门针对伊斯蓝教违法犯罪行为的人。他们的目的,是将从家里搜出古烂经和朝拜的家伙从东德的土地上驱逐出去!

    克伦茨的举动遭到了德国上界人士的广泛抨击,并且称呼他是纳粹,是希特勒。

    穿着皮鞋走过红地毯的克伦茨根本不以为意。一场艰苦的战争注定要以无数人的牺牲为代价。没有军队在背后支撑的这些人,就是可以随时踩死的蝼蚁。

    “克伦茨,看看你所干的好事,现在投诉信就像雪花一扬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飞过来,都快将我的办公桌填满了。纳粹,独裁者,希特勒,各种各样的恶意称呼都有。”

    乔尼什基斯抱怨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克伦茨拿起其中一封信,观赏了几眼,一开头对方就用极其强烈的词措指责克伦茨对民主程序的破坏,而现在他们居然还想堂而皇之的,用恐怖的手段,成为统治国家的敌人。

    他不屑地将信封丢回桌面,说道,“没做过什么,就是发表了一些某些政治正确的人不喜欢的言论。现在终于引起了他们的疯狂反扑。”

    乔尼什基斯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终于明白今天为什么一直被人投来某种怪异的目光。

    “收敛一点,我的朋友。现在正是邦联德国举行大选的关键时期,德意志民主复兴党需要人民从两党之间选出一个代表。而你,是成功的关键。我不希望在此之间出现任何头疼的问题,尤其是在选票的问题上。”

    “我们需要在意选票吗?”

    克伦茨非常认真的反问,“我们可是手中有军队的政党,一旦选举结果对我们不利,完全可以撕破脸皮,要去重新进行。”

    乔尼什基斯被好朋友的惊人想法给吓到了,这家伙的手段比自己更加铁血。

    “咳咳。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们依旧得考虑首先用和平解决的方式。一旦局势失控,军队才是最后的选择。没有谁一上来就亮出自己的底牌。”

    克伦茨反驳道,“他们不愿意合作,就在脖子上架上屠刀。德意志民主复兴党现在的眼光,不应该仅仅局限于一个东德,我们的目标是柏林,是德意志,更是整个欧洲。科尔的失败已经证明,试图用经济来绑架和控制欧洲,让欧洲成为一个整体是非常错误且可笑的做法,欧洲并不需要老牌强国为弱者庇护。他需要的是强国之间的联合。”

    “抛弃掉那些拖后脚的废物,只有强强联合,我们才有出路。虚伪的赞扬除了满足我们的虚荣之外,并不能为我们真正的赢得什么。”

    “德意志要让欧洲感到恐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