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七章 法苏德三国同盟设想
    第一更

    这个季节的柏林在冰雪覆盖中沉默,阴谋持续的在阴沉的天空中酝酿发酵。

    即便是在天寒地冻的时刻前往勃兰登堡州,多勃雷宁也没有表现出片刻的犹豫。作为苏维埃秘密大使,他维系着莫斯科和东德政府之间的那一根细微的线。也是保证两国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达成一致协议的重要人物。

    德意志民主复兴党需要掌权,克里姆林宫中央也希望对方掌权。按照亚纳耶夫的设想,美国即便按照心里的小算盘摧毁了欧盟,然而他却可能面对一个更加可怕的对手。一个可怕的联盟。

    多勃雷宁感觉到柏林的气氛变得非常微妙,在民主复兴党的控制之下,一切都变得井然有序。虽然重建之后的柏林国际机场依旧人潮如水,似乎并没有战争因为而遭到改变。即便有专门的接待人员护送,他还是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正在机场内部巡逻,张贴的告示上写着严禁穿戴遮身黑袍和大胡子。

    有些不明真相的民众试图抗议,话到嘴边却被往上抬起一寸的枪口给吓回去。自从东德民主复兴党执政之后,德国暴力犯罪事件下降了近五成。其中没有任何一项是因为外来难民而引发的,因为他们已经被驱逐到西边的土地上。

    民主复兴党的呼声越来越高,即便其他党派的民调在媒体上如何宣扬东德暴政的丑恶和他们反人权观点。然而却像是火上浇油,复兴党的支持率空前高涨。

    科尔和他的同僚们绝望的发现,德意志正在滑向他们无法掌控的深渊。

    而坐在多勃雷宁面前的克伦茨则带着春风得意的喜悦,将外来移民视为德国境内头号敌人,并且将他们驱逐出国的口号虽然激进,但是却为民主复兴党赢得将近三成的选票。很多来自社会低层的人认为,克伦茨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难民必须死!”

    激进的口号在东德扩散蔓延的速度比瘟疫还要夸张,用不了多久之前不可一世的难民就会惊恐的发现,他们被四面八方愤怒的民众所包围。

    克伦茨想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向心力。

    “赢得大选并不是一件轻松地事情,按照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舆论宣传,电视台演讲,甚至是向政治对手施压。莫斯科会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么?”

    克伦茨微笑着望向对方,希望能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个准备的答案。

    “当然会,莫斯科一向说一不二。”

    多勃雷宁将一个信封丢到他面前,“你可知道动用一个国家情报机构的资源去搜集你的所有政敌的黑材料,也就只有我们能做的出来。里面的材料散布出去,足以让科尔接受最高法院的审查了,还有共和党,社会民主党等一系列的竞选人,有些虽然没有足够的罪证,但一些绯闻足以让对方身败名裂。嗯,或许这是你要挟他们的最好手段。”

    克伦茨拿出里面的照片望了几眼,流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感谢你,我的朋友。民主复兴党从来不会让亚纳耶夫失望。”

    老奸巨猾的政客能够一本正经的说鬼话,跟西方打了大半辈子教导的多勃雷宁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不理会对方的善意,直接开口询问。

    “苏联提出的筹码,德意志民主复兴党已经考虑好了吗?”

    克伦茨眯起了眼睛,他将摆在对方面前的咖啡杯倒满。

    “我的朋友,你可知道提出的那个条件,会改变整个欧洲,乃至世界的格局么?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得在苏联,或者美国之间做出选择了。”

    多勃雷宁冷笑道,“当他们想方设法的加入地中海同盟时,美国就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就是要让欧盟永无宁日。科尔想建立欧洲统一共同体,想用欧元挑战美国的国际汇率结算霸权地位,但是你们没有想过,对方会让你如愿以偿。大国之间的利益关系本来就是错综复杂,现在法国为了自己的小心思一脚踢开了欧盟,你们还要继续下去?”

    原本浮现在克伦茨脸上的情绪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渗透着渗人的寒光。

    从监牢里出来之后,并没有消磨他的意志,一个国家领导人的优秀品质很快就展现了出来。

    “听我一句劝告,克伦茨同志。这是以前党员的身份,给予你的劝告。放弃与美国站在同一战略位置的想法,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一群北美洲乡下佬没有资格行使支配权。当欧陆三个老牌强国联合起来,英法为代表的邪恶金融轴心,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会的。”

    克伦茨站起身,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枚徽章,放在多勃雷宁的面前。

    那是锤镰标志的勋章,前东德时代的旧物。

    “德国对美利坚的痛恨,从没有忘记。而且东德的复仇也不会终止。德意志民主复兴党的上台不过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们会将懦弱无能的邦联国家,改造成真正强大的‘帝国’。”

    听到帝国的时候,多勃雷宁的眼皮下意识的跳了一下,他想起希特勒那张阴沉的脸,甚至有些与面前的克伦茨重合。

    “希望你不会犯下历史的错误。”

    多勃雷宁让翻译将这句话一字不改的翻译给对方。

    听出弦外之音的克伦茨盯着多勃雷宁的眼睛,肯定的回复,“历史的错误?武力扩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那已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过时的把戏。试想一下,如果欧洲足够强大,我们可以改变现在既定的规则。”

    多勃雷宁听得出什么,对方所说的,是对美元霸权体系的不满,更是对德国现状的愤怒。他们原本就是欧陆强国,不是被自由世界拴住脖子的狗,更不是可怜的奶牛。

    “我希望克伦茨议员能够竞选成功。”

    多勃雷宁伸出手,与克伦茨握了握手。

    尽管对方的回答非常漂亮,他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道是不是多想,总觉得克里姆林宫和克格勃不是在与德国合作,而是培养一条针对美国人的欧洲看门犬。

    他摇摇头,否决脑海中的想法。

    “如果德国能崛起,对于美国来讲,未尝是一件好事。看来欧洲的格局,还会持续的混乱上一段时间。”

    “等着看好戏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