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八章 十字军的屠戮
    码新书去,码完回来继续写

    多勃雷宁的那封信就像是死神的简讯,为德国的政坛带来一场秘密的腥风血雨。克伦茨掌握着政敌们为数不多的秘密,趁大选还开始之前,秘密的,向着多数党的议员们施压。

    那些肮脏的内幕黑材料摆在他们面前时,有些人还故作镇定的反问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克伦茨的回答已经是倒背如流的台词,玩弄小聪明的家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并不想干什么,我只是想让诸位完成一个小小的忙,对于你们而言,我想这个忙简直就是微不足道。其实我希望你们能够向科尔施压,鼓励幕斯林们站出来反抗德意志民主复兴党的暴政,甚至最好能鼓吹他们编造出一个什么哈里发旅或者默罕穆德营之类的,专门针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军,亦或者是苏联驻东德军队。”

    “就这样?”对方实在不敢相信,千辛万苦的搜集那些阴暗的秘密,到头来只是为了鼓动伊斯蓝反抗东德而已,这样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行为到底有什么意义?

    “是的,就这样。如果这么小的忙都无法完成的话,我想你们应该不希望这些照片出现在第二天的报纸头条上。联邦德国已经够糟糕了,你们不会希望雪上加霜。”

    迫于无奈他们只好打印对方的威胁,开始在对外演讲的言论中散播复兴党威胁论。并且鼓励那些伊斯蓝教疯子们针对德意志民主复兴党的迫害,站出来争取自由和平等。

    乔尼什基斯无论换到哪个频道,看到的都是针对民主复兴党的流言蜚语。一时之间他们成为主流媒体和民调的众矢之的。

    辩论主持人在指责民主复兴党正在侵蚀他们的家园。

    议员们怒斥克伦茨反人道主义,并且将他们描述成邪恶的希特勒。

    而克伦茨还在不留余力的宣传,将伊斯蓝视为这个国家最大的敌人。

    主流媒体越是打压,克伦茨的呼声就越来越高。

    乔尼什基斯还并不知道克伦茨在背后散播阴谋,以为是他的极端口号宣传导致现在情况接近失控的局面。

    “请告诉我,现在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联邦德国议会会有一大堆的议员不约而同的站出来,表示支持伊斯蓝疯子,将德意志民主复兴党作为共同的敌人?”

    他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并没有,关于伊斯蓝的问题,是我暗中教人扩散的。”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让乔尼什基斯有些不知所措。

    “你故意叫人抹黑我们……”

    “咳咳。”克伦茨咳嗽了一下,小声说道,“请注意一下你的言辞,乔尼什基斯同志。我这么做可不是抹黑复兴党,而是为了转移主流媒体的注意力,好让对方没法捕捉到我们真正的黑材料。转移苍蝇注意力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们自以为找到了正确的进攻路线。现在他们上钩了。”

    克伦茨从座椅上站起身,摊开了手臂,望向坐在总理座位上的乔尼什基斯,一字一句的问道,“现在,从汉堡到勃兰登堡州,从不莱梅到慕尼黑,哪里的底层民众还会在意难民和伊斯蓝教疯子的死活?只会将他们视为德意志的敌人,最大的背叛者,而现在这帮政治正确的蠢货居然还想着用迫害宗教和人权来指责我们?德国面临的主要问题不是人权!而是工作和面包,如果不是伊斯烂教徒没钱的话,下一个被洗劫的,就该轮到他们了。”

    主流媒体自以为做出了正确的一步,却没想到其实对方根本就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高层,或者事不关己的中产上,而是集中在广大的普通民众。那些才是克伦茨最应该争取的选民。

    既然我拥有军队和选票,为什么还要听联合政府的差遣?

    克伦茨分析的非常正确,所以联邦德国的蠢货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阴谋。

    一个疯狂的野心家。

    这是乔尼什基斯心里唯一的感受,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政客比军人更加的可怕,他们可以为了利益,不顾任何道德底线的去出卖其他人。

    扰乱社会秩序的幕斯林成为屠刀下的羔羊,并不是政客的处心积虑,而是显而易见的结局。

    克伦茨继续侃侃而谈,他将马基雅维利的学说钻研的淋漓尽致,毛选里团结广大人民群众的精髓也在这一刻阐述的淋漓尽致。

    阶级斗争,宗教问题,两手都要抓。

    “接下来?一旦东德境内出现了闹事的伊斯蓝教徒,可以立刻调动军队进行镇压。如果那些难民敢被组织起来冲击我们的军事阵营,那么德意志民主共和军和苏联驻边境部队将会毫不犹豫的反击。我们从来不会对自己的敌人仁慈,因为那是对人民的残忍。”

    黑化之后的克伦茨表现出一个大国领导人在进行政治清洗时的优秀品质,既能处决自己的敌人,顺便拉拢了全国绝大多数的人。

    而接下来克伦茨的话才是让乔尼什基斯当场石化的内容。光是听到这,他的背后已经冷汗淋漓。

    乔尼什基斯不知道,十几年之后也有一个同样疯狂的国家领导人,顶住了国际舆论的压力,用一种铁腕的手段,抹杀掉毒害民众的贩毒者。

    他的名字叫杜特尔特。

    “别以为所有的联邦高层都是无可救药的左翼蠢货圣母,说不定现在联邦政府还想借我们的手,清理掉所有的难民或者宗教群众呢。”

    “现在,乔尼什基斯主席对我的想法还有任何的异意吗?”

    乔尼什基斯盯着面前有些看不透的克伦茨,摇了摇头。他从没见过如此敢孤注一掷的疯子,而德国上一个这么做的人,他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克伦茨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等。

    等待那些被舆论怂恿之后按耐不住的蠢货动手。

    “现在就差极端教徒们闹事了,只要他们敢闹事,屠刀和处决就会毫不犹豫的进行下去。”

    “当街处决闹事的幕斯林,一定非常的精彩。”(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