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45章 开花店的少妇(3/3)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7.html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今天的江城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倒不意外,这座城市坐落在江南水乡,本身就是温润多雨的城市。下起雨,反而多了一些诗情画意。

    当然,曦曦不像爸爸那样强壮,春雨寒峭,一早上爸爸便给小姑娘多添了一件薄衫。

    街角的咖啡店已经悄然开业,不喜欢热闹,也不通世俗的杨轶没搞得轰轰烈烈,甚至也只是选择了一个周末闲暇时间,把古朴的木艺招牌挂上,便算是一个开业仪式。

    这样也导致了无人知晓,这咖啡店开业两天以来,并没有什么顾客上门……

    只是杨轶也并不在意。

    天色阴暗,咖啡店里却是温暖如家,淡黄色柔和的灯光,将每一个角落都微微照亮,温馨得仿佛冬夜里围坐在炉火边一样,特别适合朋友们一块低声叙语。

    不过吧台前面,杨轶却是打开了格外明亮的白炽灯,他一边不厌其烦地擦着杯子,一边在微笑着看着女儿画画。

    曦曦小人儿坐得高高的,俯身在干净宽敞的大理石吧台上,仔细地用她的彩色蜡笔,在白色的画纸上描画着心中的形象。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家伙抬起头,开心地说道:“粑粑,你看,我画得怎么样?”

    杨轶一直在看着,曦曦在早前他教过几招之后,已经有了进步,不过,画得依旧很抽象。

    “不错!你画的这个是大象吗?”杨轶竖起大拇指,指着画纸上那个跟小猪一样浑圆,但有着长鼻子的动物问道。

    “对呀!”曦曦高兴地说道,“大象妈妈有长长的鼻子。”

    “画得真棒!”杨轶笑着揉揉小家伙的脑袋。

    看了那些育儿手册之后,杨轶的观念有了一些变化。

    以前他还是觉得曦曦的画画有点别扭,所以想要教她怎么画!

    然而,有本书上是这么说的:“太早学画画反而让孩子不会画……”

    0-7岁的孩子正处于右脑发育的重要时期,而右脑发育的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便是“要借助图形的变换和表达来完善,从而促进右脑的健康和发散思维的形成,所以这个时期的孩子需要自由的表达想像和联想,并且不可以被固定的图形拘束,而要在丰富的色彩体验和没有定式的图形变化之中来充分表达。”

    如果杨轶将自己的绘画技巧和理念教给曦曦,那么她自己的右脑发育便会受到影响!

    惊出一身冷汗的杨轶便收敛了自己教曦曦画画的冲动,而是改成支持和鼓励,让小家伙能够自由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去画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而且画得也还不错呀!

    杨轶开始学会欣赏和赞美:“你看你画的大象多可爱,一看就很幸福!”

    曦曦开心地笑了起来,动力更足了,继续低头画下去。

    这时候,门口的风铃响了,有人推开了门,杨轶察觉到,下意识地望了过去。但来者并没有进来,只是让一个小男孩先进门躲雨。

    “你好!”隔着门帘看不到人,杨轶但听到了一道温和的女声,柔和得就像外面的细雨。

    怎么不进来?杨轶不解。

    看着那个小男孩紧张不安的样子,杨轶只好从吧台里走出来,曦曦也赶紧从椅子上蹦下来,拉着爸爸的手,躲在爸爸的背后,偷偷探出小脑袋看那个应该有五六岁的小哥哥。

    杨轶有点好奇地看向门外,门外,那是一个眉目楚楚的少妇,年纪应该不大。她有点小狼狈,撑着雨伞,却发丝凌乱,被雨淋得衣衫半湿,脚上的鞋子也是沾上了泥泞,泥斑甚至溅在了她白色的丝袜上,娇小无助的模样看得惹人生怜。

    但杨轶并没有什么遐想,他有些不解风情地问道:“你好,怎么不进来?”

    那个少妇带着歉意地抬头看着杨轶,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刚才不小心踩到了你们的花里,走路没有注意。”

    杨轶没有在意,他摆了摆手,说道:“这没关系,你如果想避雨,就进来吧,多大点事儿啊!”

    但那个少妇还是有些窘迫,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的鞋子很脏,很多泥在上面,能不能麻烦你先帮忙端一盆水给我冲一下?”

    “脏没关系,待会我再擦。”杨轶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刚才那个小男孩留下的鞋印,虽然只是雨水,但还是让杨轶感到不适了,反正都已经脏了,再脏一点也无所谓,待会都得大搞卫生……

    “算了,我带你上楼去。”杨轶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楼下只是卫生间,不好洗,楼上还有热水。”

    没等那个少妇反对,杨轶拿起挂在门后面的大雨伞,撑开后,弯下腰将曦曦抱起来,然后才淡淡一笑,说道:“走吧!”

    “哦,哦,好吧,谢谢你!这是你女儿吗?”那个少妇被杨轶安排着,有些害羞,脸蛋红扑扑的,将自己儿子拉上,亦步亦趋,没话找话。

    从店的后面绕到小院上楼,不远的路途,杨轶倒是从对方的口中,得到了不少信息。

    少妇名字叫闫晓珮,她的儿子叫闫英凯,从姓氏上就看得出来,闫晓珮已经离婚了,儿子都跟着自己姓,显然她的前夫也不知道做过什么令她如此怨念深刻的事。

    当然杨轶没有兴趣,并没有追问。

    而今天闫晓珮之所以这么狼狈,是因为儿子去上钢琴课,闫晓珮冒雨接他回来,但路过杨轶店门口的时候,没注意看路,一脚踩到了花圃的边缘,踩在了泥里。

    “你的咖啡店是新开的吧?以前好像没有看到过?”闫晓珮进来时候,执意不肯穿着沾满泥泞的鞋子进来,杨轶只好先安顿好两个小的,再给她拿了拖鞋过去。

    “嗯。”杨轶点头。

    闫晓珮一开始很羞涩,但现在看来,熟悉了之后,还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她拎着脏兮兮的鞋子跟在杨轶后面:“噢,我在学校的东门那儿,开了一个花店……”

    “东门?生意应该很火,但你出来店里怎么办?”杨轶想起了之前见过的东门那些店铺,有些不解地问道。

    “店里请了两个大学生兼职,而且下雨天,没什么人出来。”闫晓珮轻声说道。

    上了楼,看到曦曦跟闫英凯面对面隔着茶几坐着,那个小男孩有些内向,沉默寡言地低着头,曦曦也是怕生,她坐立不安,一会儿偷偷看小哥哥一眼,一会儿看向楼梯。

    还好,爸爸回来了,曦曦才迫不及待地跑过来,抱着爸爸的腿。

    (PS:这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龙套角色,顶多活几集~连配角都算不上呢!所以大家不用担心她变小三,或者跟杨轶发生关系,这本书说是单女主,那绝对不会再出现《我的仙女大小姐》那样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