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红汞骗局(上)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7.html
    (还有一章等到晚上再更新)

    有人曾说过苏联国防部总监察组总监是苏联军队中高层的新生血液与垂暮的权利失败者两个格格不入的圈子并存的权利部门,一个以国防部长亚佐夫为中心,吸引了苏联军队新生代的少壮派,成为红色帝国军团未来最有可能的顶梁柱。他们都会在这里进行一定的学习,然后更好的担任军队中的要职。

    而另外一个,则是暮气沉沉的小团体,里面的老人大多在权利斗争中因为失利而退守在这个远离真正的权利中心漩涡的养老院,他们丧失了对军队最高权利的追求,大多埋头于俄国浩瀚的军事典籍之中,偶尔抬起头将视线从晦涩的专著中挪开,以局外人的身份打量着野心勃勃的后辈熠熠升起或者跟他们一样慢慢沉沦。

    毫无疑问,奥加尔科夫元帅便是后者之一,作为着重强调苏联工业要为军事服务的鹰派人物,工业国防化的旗号不但威胁到苏联固有的利益集团,并且想将枪指挥党这一思路灌输到苏维埃主席团的改革思路之中也是犯了禁忌。他也不满苏联军队中信息化改革的缓慢进行,以至于奥加尔科夫与其他一些将领发生了不愉快的摩擦,同样加深了他在军队中被边缘化的风险。

    所以奥加尔科夫最终换来的结果就是赶出总参谋部,调往西部战区担任总司令,之后又成为国防部总监察组总监,待在这所变相的养老院中忧愤不平,最终在苏联解体三年之后悄然病逝,安葬在新圣女公墓之中。

    奥加尔科夫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的写着一份文件,这是他最新的一篇关于建立信息化电子部队重要性的论文,不论那些高层是否愿意抬起眼望一眼这张薄薄的纸,他都希望能在暮气沉沉的苏联军队中唤起一小簇人的改革意愿。

    “新时代的改革之花必然会在奄奄一息的旧社会庞大的尸体上孕育出新生。”奥加尔科夫将这句话用美工刀刻在自己的桌子上,以勉励自己为苏联的未来而努力。

    或许是奥加尔科夫太过专著投入,而没有发现站在他身后的亚纳耶夫,而亚纳耶夫吩咐周围的人不要说话,他就这样看着奥加尔科夫奋笔疾书的写完一大段密密麻麻的文字,有些惋惜这样的大好人才居然违背了党中央的最高意愿和指示。

    等到奥加尔科夫从沉浸的文字世界里抬起头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亚纳耶夫总统正在饶有趣味的盯着他写的论文,奥加尔科夫连忙站起身对亚纳耶夫说道,“对不起总统阁下,我实在是没有注意到你的出现,真是失礼了。”

    亚纳耶夫也不会责备奥加尔科夫的全神贯注,他拿起平铺在桌面的稿子,轻轻往纸上吹了一口,等墨迹干涸的时候才说道,“我还要感谢奥加尔科夫同志你的高瞻远瞩,这份稿子为我们所有人都上了一节深刻令人深思的课程。信息化战争的确在改变战争的模式,同时也在影响世界的科技。”

    “打个比方,就像刚刚结束不久的海湾战争,预警、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是现代战争赖以进行的重要手段。在海湾战争中,美军利用电子战剥夺了伊拉克军在此方面的通讯能力,夺取战场制电磁权,而成为实施关键性打击所不可缺少的一种作战方式。而在战争开始前,美军即使用电子作战飞机对伊军电子设备实施强烈干扰,压制伊军的通信和预警雷达系统,保证了空袭行动的突然性。在战争全过程中,美军又针对伊军的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实施强大的电子战,对伊军电子设备、防空雷达和通信网络等进行压制。结果,伊拉克军队指挥失灵,通信中断,空中搜索与反击能力丧失,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

    “同样苏联也要加快电子化信息技术改革,否则单单凭借落后的通讯手段,在美军的干扰之下,我们很可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所措。”叨叨絮絮讲了那么多,亚纳耶夫就是特地在奥加尔科夫面前强调自己重视对方的思路,希望奥加尔科夫愿意跟自己友好合作。

    奥加尔科夫象征性的鼓了几下掌,用一种近乎淡漠的语气回复道,“当然,苏联军队高层都是一层没什么高瞻远瞩的蠢货,他们自始至终抱着核战争爆发后所有电子设备都会失灵的顽固想法,阻碍了军队的进步发展,所以亚纳耶夫总统,你是想做一个改革的创新人,还是旧秩序的守护人?”

    亚纳耶夫摇摇头,他双手撑在桌子上,用一种权势至高无上者的眼神打量面前的奥加尔科夫,沉声说道,“我的确需要你,奥加尔科夫同志,你的战争才华和敏锐目光总是能一针见血的指出军队问题所在,只是有一个问题我希望你能搞清楚。”

    亚纳耶夫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让奥加尔科夫突然揪紧了心,联想到军队中之前的传闻,他突然害怕起刚才自己的口不择言。

    亚纳耶夫靠近了奥加尔科夫的嘴边,轻说道,“苏联军队信息化改革的程度还有你的职位都是苏维埃最高主席团赋予的,所以你收起那一套天真的,企图以‘枪指挥党’的方案,我亚纳耶夫给你的,你才能要。我不给,你也不能打什么主意,否则就算是你这样德高望重的高层,我也一样可以将你丢到冰天雪地里和北极熊作伴。”

    唤作是以前,亚纳耶夫对奥加尔科夫这种人直接丢在这个位置上直接混吃等死,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而现在正是苏联各项改革急需人才的时候,只要奥加尔科夫安分守己,之前犯下的错误亚纳耶夫可以既往不咎。

    “总统阁下教训的对。”奥加尔科夫小声的嘀咕道,“那么这次过来,也不一定是准备的信息化的改革方案的吧。我并没能从你的眼神中看到多少的诚意。”

    亚纳耶夫一愣,他没想到奥加尔科夫居然能从眼神中第一时间发现他并不是来探讨信息化改革的,只好老实的承认了这件事,“当然不是。你作为能跟白宫和五角大楼几任的政治顾问和幕僚长等高级智囊团智斗过,并且全身而退的人物,奥加尔科夫你是第一个。所以,今天我还真的有一件事想要找你出主意。”

    奥加尔科夫竖起铅笔,示意亚纳耶夫先别说话,他想了想说道,“让我来猜猜,苏联现在的环境的确很糟糕,总统需要一定安稳的外部环境来发展经济,也就是说你的意思是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讹诈西方,使他们有所收敛,并争取苏联为改革赢得一定苟延残喘的外部环境?但至于这个时间有多少,就得看西方那些人什么时候会明白过来这是一个骗局了。”

    亚纳耶夫一愣,没想到对方连自己的想法都算计进去了,也难怪西方那帮老狐狸会在他真真假假的策略手段中被耍的团团转。如果可以在苏联设立战略忽悠局的话,奥加尔科夫无疑会是第一任的局座。

    “红汞骗局。”奥加尔科夫直截了当的说道,“要引起美国人的恐惧,谁能比得上红汞核武器所带来的震慑力呢?如果这个计划布置高明的话,美国人恐怕会有一两年多的时间,不敢对苏联做出过分的逼迫选择。我相信,美国政客们的性命和用经济制裁手段逼疯一个穷途末路,准备做困兽之斗的苏联,他们会选择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