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二章 军火商人的回归
    乌克兰的十二月比自己想象中还寒冷得多。

    大老远的被人从玻利维亚请到这片冻土,能找到维克多行踪的也就只有克格勃特工。尤其是当他在东南亚的军火交易扩张惹恼了中情局东南亚主任之后,险些永远闭上嘴巴的维克多被克格勃丢到南美静候一段时间。

    但是他很明白,说是静候,实际上被无限期的冷藏了。苏联地下军火交易市场已经趋向饱和,除了几个局部冲突的战争地区之外已经没有地方能够能吞纳更多的军火交易。换句话来讲,他已经没用了。

    拿着巨款在南美洲过着潇洒舒适的生活,他依旧没有忘记关注欧洲的局势。尤其是当维克多感觉到亚纳耶夫正在密谋什么的时候。

    土耳其政变,罗马尼亚骚乱,德国内战。

    将所有线索汇聚起来的话,都与背后的莫斯科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然而他还没有完成自己的猜想时,房间门就被人撞开,一群蒙面的歹徒冲入房间将他摁倒在地,一根针扎在他的脖子上,针筒里的清凉液体注入到血管之中。

    失去意识之前,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讲俄语。

    当他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坐在伊尔76的专机上,身边还有克格勃的负责人。

    尽管有些头疼,但思维清晰的维克多一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祖国需要我了吗?”

    作为一名虚伪的商人说出这样一番大义凛然的话,实在有些为难。

    对方的回答非常简短。

    “你去敖德萨,与狄米奇将军见面。”

    他松了一口气,看来总算不用死了。

    维克多·布特之所以能够跟他的叔叔狄米奇将军坐在敖德萨的餐桌上共同享用早餐,而不是在玻利维亚或者阿根廷躲避中情局的视线,靠的是亚纳耶夫的克里姆林宫高层在他背后的支持。当1991年至1993年的那批军火抛售浪潮过去之后,莫斯科已经不再需要类似于维克多之类的自由职业者,虽然维克多一直骄傲的宣称,正是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才没让苏联庞大的军火库还有坦克零件弹药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让中间军火商中饱私囊。1989年东西德国合并那会,苏联一辆bmp步战车或者t72坦克的售价是10美元!接纳了东德武装力量的联邦德国转手以1美元的象征性价格出售给波兰。

    狄米奇这些年过得不算太好,原本乌克兰的苏联英雄现在却依靠着侄子维克多那一层关系苟延残喘,否则早就在亚纳耶夫的军队大清洗中送到西伯利亚去挖煤。在明升暗掉的进入乌克兰军需处的负责人之后,也仅仅只是为维克多抛售亚纳耶夫庞大的军火库提供便利的大门。

    狄米奇狠狠的喝了一口酒。

    “怎么?不欢迎我的到来吗?狄米奇叔叔?”

    维克多微笑着问道。他已经很久没有跟狄米奇见面了,这次来到敖德萨,不是单纯的找他叙旧。

    狄米奇摇摇头,“尤里,我的侄子,你来找我总不会商量着在乌克兰建立可口可乐的投资公司,而是为了其他的事情比如我在军队中那一点可怜的关系。期待我打开乌克兰的大门吗?可能你还败兴而归了,现在的苏联已经不是九十年代初的混乱状态。一切都在亚纳耶夫总书记的高压领导之下井然有序,现在你来这里寻求答案,错了。”

    维克多没有说话,为他面前的玻璃杯里添上纯白色的液体,作为嗜酒的俄罗斯民族,他们总是伏特加不离左右手。

    “狄米奇,我的叔叔,你已经老了。”

    维克多这时才开口,继续自顾自的说道,“老的已经看不清楚形势了。我的回归不单单是我想回来,而是有人让我回来。说实话,我有些怀念当初在乌克兰贩卖卡拉什尼柯夫和军用直升机的时光,没有国际刑警组织,没有其他国家情报部门找我的麻烦。因为站在我背后的,是整个苏维埃最有权势的那个男人。”

    狄米奇沉默了,维克多对财富的执着与他对权力的谨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感谢你这么多年,狄米奇叔叔。”

    维克多将酒杯高高举起,“然而新的时代已经来临,如果无法及时转变想法,注定会被淘汰掉。我的狄米奇叔叔,我离开南美洲,重返苏联可不是来找你叙旧的。因为那个人,现在需要我了。”

    哐当一声,玻璃杯坠入大理石地板,四分五裂。

    维克多非常满意的欣赏自己叔叔震惊的表情,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侄子的回归居然是莫斯科的召唤。

    维克多靠着座椅,拿起手中的古巴雪茄,一本正经的说道,“难道最近欧洲的局势没有引起乌克兰方面的警惕?你们是防止北约扩张的第一道防线,酒精正在麻木你的思维,安逸的生活腐朽了你的意志。”

    “莫斯科方面有新的动向?”

    狄米奇眯起了眼睛,脱离政治核心太久,他的思考已经远不如从前。

    “是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莫斯科正在酝酿一场盛大得阴谋。我不知道亚纳耶夫总书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布局,但是到目前,这个部署的阴谋已经渐露倪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还有其他一些像我这样的自由职业者可能也回归了苏联,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如果维克多赌错了,他将永远的逃离这一片暴风雪的国度,向上帝发誓绝对不会过头往锤炼标志一眼。

    “我的侄子,你要怎么办?”

    疲倦的狄米奇已经没有精力继续卷入这场政治漩涡了。

    维克多还没有开口,一个声音就代替了他的回答。

    “他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遵循伟大苏维埃的最高意志了,难道你想背叛幕后的领导么?”

    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维克多看到了一个最不愿意见到的家伙。

    “我只是一个商人,尽应尽的责任,不像你。”

    看着靠近自己的年轻人,狄米奇一头雾水。能通过层层警卫走进这个房间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乌克兰官僚。

    身边的侄子已经站起身。

    维克多眯起眼睛,笑着回答,“好久不见,苏维埃军火库的掌权者,切梅佐夫同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