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一章 突然访问
    第二更

    苏联突然访问越南的消息不胫而走,近来与中方关系越来越亲密的苏联都几乎忘记了这个鞍前马后社会主义小弟的存在,甚至是朝鲜的存在感都要比越南高得多,对此,黎德英主席感到非常的意外。¥f,

    但是他不知道这次苏联往越南跑可不是来嘘寒问暖的,而是抱着兴师问罪的责难态度而来,毕竟法国在利比亚的小动作让亚纳耶夫非常不高兴,进而牵连到了最近与法国关系紧密的社会主义小跟班。

    苏越之间的关系在最近的几年处于冷淡的局面,本来黎德英就对苏联向中方出售大型巡洋舰耿耿于怀,所以当法国抛来橄榄枝的时候才会毫不犹豫要不要接住。他认为改革开放时期的越南不应该以衰落的苏联作为目标,更是应该积极与东南亚的富饶国家接轨。

    而且亚纳耶夫现在才不会在乎越南在金兰湾提供的苏联舰队停靠港口之类的问题,他只知道现在的越南无法脱离苏联,没有苏联的庇护,越南只能是炮灰的命运。西方世界?东欧和平演变的例子在前,越南根本不敢与其他国家走得太近,而西方国家也只是将越南当做一枚可以榨干价值的棋子。

    这就是为什么苏联可以保持蛮横霸道,但是越南却只能低眉顺眼的原因。没有苏联的支持,越南什么风浪也闹腾不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亚纳耶夫会见了越南的国家主席黎德英,这次他可不是来友好访问的,而是直接跑过来兴师问罪。质问对方为什么要采购法国的舰艇。这简直就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

    突如其来的责备让黎德英主席楞了一下。他不明白为什么亚纳耶夫会朝着他发脾气,如果不是苏联将重型巡洋舰出售给中方,越南和苏联的关系也不至于产生裂痕。

    黎德英的语调阴沉了几分,语气里还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我并不明白亚纳耶夫主席的意思,既然苏联将重型巡洋舰出售给中方,这就意味着在资助越南的敌人,我们对这种背弃盟友行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忘了苏联在东南亚的军港可是越南提供的。没有越南,苏联在东南亚甚至没有立足之地!”

    “所以呢?”亚纳耶夫不紧不慢的说道,“所以你们现在是准备另外找一个强大的法国盟友,将苏联从东南亚挤走了?很有勇气和魄力嘛,黎德英主席,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没有苏联的支持,越南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成绩?”

    黎德英翘起了腿,不紧不慢的回答,“我们可不是苏联的加盟国,越南的未来决定在我们手中!”

    “然而苏联还是有机会左右越南的未来,你相信吗?”

    亚纳耶夫冷不防的来了这一句,让越南主席感到有些可笑,苏联左右越南的未来?苏联有什么资格?远在远东地区的太平洋舰队?等金兰湾的军事基地撤销之后,苏联可就再也没有这个中途的舰艇补给线了。

    黎德英主席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光明正大的搬上台面就是个错误,让对方明白自己什么意思就好。然而说出来就是就会让双方感到尴尬。

    但是亚纳耶夫似乎完全不在意黎德英的威胁,他只是慢悠悠的说道,“如果苏联在东南亚的新朋友是柬埔寨呢?”

    柬埔寨?黎德英瞪大了眼睛,仿佛被亚纳耶夫勾起了一段惨痛的回忆。

    1978年越军集中使用18个陆军师又15个团、1个航空兵师,共约20余万人的兵力对柬埔寨发动全面侵略。1988年因为苏联自身的经济恶化而停止对越南的援助,此时的越南因为常年的战争所造成经济增长迟滞,光是在1988年的通货膨胀就达到了1000%,最后在沉重的经济压力下,不得不中止对柬埔寨的侵略战争。

    当时苏联在资助越南中也耗费了大量的财力,柬越战争基本是中苏对抗下的一场不折不扣的代理人战争,和缩小版的粉碎苏联对中国战略包围圈的战争。中方一直将苏联从阿富汗撤军与敦促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并论作为中苏关系正常化的基本条件之一。亚纳耶夫也正是利用了苏越关系平淡化,远东大规模裁军,将双方目标对准了美国,才实现了中苏关系友好化。

    而且柬越战争对于苏联也是一个巨大的消耗,当时苏联在阿富汗、越南等地每一处每天至少花费300万卢布以上。巨大的经济负担直到现在还令苏联心有余悸,现在亚纳耶夫已经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在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东,狠狠的搜刮中东世界的财富,再也没有精力去做战略包围中国的梦了。

    “1989年之后,越南和柬埔寨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怎么改善吧?”亚纳耶夫一字一句的说道,“当然越南可以断绝跟苏联的关系,收回金兰湾的海军军事基地,但是不要忘了,柬埔寨一样有海湾,除了越南,我们在南海还有很多的选择。我想柬埔寨应该不会拒绝敌人的敌人吧。”

    亚纳耶夫一句话把黎德英堵的无话可说,的确在政治利益面前,所有的仇恨都可以放在一边。现在越南面临改革开放的深水区,如果这时候苏联在背后捅越南一刀,那么不是半死就是半残。而且黎德英相信苏联是认真的,他们吸取了冷战时期武装颠覆失败的教训之后,到现在已经能用各种兵不血刃的手段整残一个国家,利比亚,伊拉克就是最好的证明。

    黎德英可不希望自己步上萨达姆和卡扎菲的后尘。

    黎德英有些看不懂苏联的动向,他的喉头有些干,咳嗽了一下,有些艰难的问道,“所以亚纳耶夫主席想要表达什么?”

    见越南主席总算服软了,亚纳耶夫挑起眼皮,盯着越南主席黎德英,盯的对方直发毛。

    “听说最近你们打算跟法国进行军事交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