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六章 人民才能决定我的命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726668.html
    亚纳耶夫才不管克伦茨是德国下一个希特勒还是下一个铁血宰相俾斯麦,起码换一个领导人上台能够改变一下欧洲目前死气沉沉的情况。欧洲格局趋稳定化才是亚纳耶夫最害怕见到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们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将局势往有利于苏联的方向发展。某些别有用心的阴谋家希望克伦茨能够像亚历山大大帝发出征服的口号,让世界颤栗,而不是躲在某个角落里祈求其他国家的军队保护他。

    德国要打响引发欧洲混乱的第一枪,反正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充当了发动者的角色,再担任一次欧洲动乱的始作俑者,也没有意外的,毕竟马里奥方面也在盯着德国,希望对手做出某些出格的举动,不然怎么大规模的贩售军火呢?

    甚至连克伦茨都还没有发觉,德国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美国与苏联之间角逐,还有摆脱摆脱经济困境,成为掠夺的众矢之的。

    诸君,只有战争才能结束这一切。

    极端的难民只不过是诱因和导火索。在克留奇科夫的最后通牒的警告之下,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实施刺杀的组织——要怪就怪他们的保密工作做的比萨达姆保卫工作还要糟糕,克格勃特工几乎没有花费多大的代价就潜入圣战的组织里,并且得到了第一手的情报。

    刺杀分为两部分,第一是利用人肉炸弹直接袭击,一旦刺杀失败就尽力引发现场的骚乱。而狙击手将会射出最致命的一颗子弹,终结克伦茨的竞选。

    想法很完美,遗憾的是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在克格勃的监视之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克格勃关注的重点落在一个叫哈希姆·阿菲兹的利比亚人身上,他跟随难民船逃难到欧洲,开明的文化让他一开始就嗅到了机会,一个可以在这里宣扬教义和扩散伊斯蓝思想的机会。尤其是这群欧洲人秉持着宗教信仰的自由,不干涉伊斯蓝文化的传播。

    哈希姆意识到这是复兴大哈里发正统的绝佳机会。

    但是这种理想的温床并没有持续多久,东德一个魔鬼般的政党正在迅速崛起。那是一群恐怖的恶魔,虽然不知道赤-化全球是怎样的,但是从他们口中听到要驱逐所有的幕斯林,击毙那些信仰真主安拉的人,焚烧掉所有的经书,哈希姆就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无神论者,比异教徒还要可怕的异端。

    当他们从勃兰登堡州里被驱逐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悲剧的结局还在持续,这场针对幕斯林的迫害不久这么轻易的结束,哈希姆要站出来,改变这个国家。

    一想到妇女不穿黑袍,不遮脸,男人只能取一个女人,他就感觉自己受到了迫害。

    而且那个叫克伦茨的家伙,还想将迫害继续下去。

    他将那些原教旨主义者集中起来,策划针对民主复兴党候选人的阴谋,想要让这位独裁者去死的人也不在少数,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被驱赶到汉堡和波恩的难民,试图抵赖不走的人,都被打得鲜血模糊,然后强行驱逐。

    试图袭击的克伦茨的难民已经进入了人群,如果站在台上的人愿意往人群之中多看几眼的话,就会发现几双怀着深切敌意的目光,似乎要将他们直接搅碎。

    演讲台上的克伦茨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将至,依旧慷慨激昂的向民众阐述他的想法,他的理念。

    今天的天气很好,在电视台采访之后,支持他的民众逐渐的多了起来。台下已经人满为患,与一开始的悉数相比,紧扣的难民问题,成为克伦茨争夺总理之位的最大王牌。就连联邦政治评论员也在哀叹,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暴君篡夺联邦总理的位置了。

    克伦茨对无稽之谈只会嗤之以鼻。

    不是他欺骗了德国人民,而是德国人民选择了他。

    “无自由,毋宁死。”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代表了无数的德意志人站在这里,就是为了拯救这个国家,这个被外族践踏的国家。我们的理”

    “天佑德意志,我们的民族正在崛起,这一切并没有想象中的糟糕。德国人民需要有一位拨正联邦德国所犯下愚蠢错误的领导人。他将带领我们走出绝境,走向未来,而不是一群只知道给勤劳工作的人增加税收,给蛀虫增加福利的混蛋!如果可以,他们应该跟难民一起滚回中东!该死的难民就是拖垮德国进步的最大障碍,当别人在为自己的国家而战斗时,他们却在干什么?”

    接近克伦茨的人头炸弹已经握紧了拳头,眯起的眼睛里杀机重重。他的身上背着将近300克的塑胶炸弹,只要按下拇指覆盖的红色按钮,瞬间整个场地都会灰飞烟灭。

    而台上的克伦茨似乎毫无知觉。

    “很多人想要我去死,是的,通往光明的道路会有很多的刽子手佶屈聱牙,比如站在我面前的这一位,你的风衣之下,想必是一件炸弹背心吧?”

    克伦茨伸出手,指向神情紧张的袭击者。跟随着他的目光,周围的人都将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

    “尽管你努力的表现出普通人的样子,但是身上那股肮脏的幕斯林味道出卖了你。肮脏而愚蠢的家伙。”

    “该死。”

    意识到事情已经败露,他推开身边的人准备冲上前与克伦茨同归于尽,还没有几步,一股强横的力量控制住他的肩膀,随即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他的手腕和关节传来,两三个人将他摁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决定我的命运和结局的人不是你,蠢货。”

    克伦茨的眼神洞穿卑劣刺杀者内心的秘密和渴望,他是难民通往天堂之路的唯一阻碍,也是左翼执政党的阴云笼罩柏林最后的光芒。

    只要他还在,圣母就不能统一欧洲。

    “能够决定我命运的,只有德国的人民。”

    脸上勾勒起嘲讽的嘴角,克伦茨对失败者的不屑描述的淋漓尽致。

    “我会言而有信的坚守承诺。”

    “将反抗的,不愿接受驱逐的难民,吊死在街边的路灯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