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二章 害群之马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83.html
    这算入25号的第一更(普x已经作为和谐词,出现太多可能章节会被锁定,所以用弗拉基米尔代替。)

    就在法国和德国还在想着如何在英国脱离欧盟问题上算计对方的时候,苏联克格勃就相中了作为苏格兰独立代表的苏格兰民族党,新上任的克格勃第一局副局长弗拉基米尔同志就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建议亚纳耶夫在英国内部一片混乱的时候怂恿苏格兰人民进行公投,哪怕最终没有让苏格兰分裂出去,也能让唐宁街的高层们惊出一身的冷汗。

    在20世纪60年代末,随着北海油田的发现并且开掘,苏格兰人意识到自己不得不跟全英国人分享石油带来的巨大财富,这让他们深感不平。

    于是在1974年,主张苏格兰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破天荒地在英国国会拿到7个席位。该党在当年的另一次大选中再次获得11个席位。随后反对苏格兰独立的钢铁娘子玛格丽特·撒切尔上台执政,苏格兰独立运动受到挫败。

    等到了在80年代,撒切尔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提出一个妥协方案,即允许苏格兰拥有地区议会,但是中央政府保留取消该议会的权力。这一方案虽然遭到苏格兰民族党极端独立分子反对,但是被大多数苏格兰地区的政党接受。

    “在1997年,也就在六个月之后,英国就以苏格兰地区议会议案举行全民公决,并且这次将有75%的投票者接受妥协方案。在1998年,英国政府公布了苏格兰法案,确定恢复消失了接近三百年的苏格兰议会。”亚纳耶夫一边翻越着资料,一边回忆着自己曾经接触过的历史,虽然1997年会不会举行全民公决还不清楚,但是现在推波助澜一下的话,或许能够怂恿苏格兰独立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亚纳耶夫放下了手中厚重的剑桥史,转过头望向窗外。弗拉基米尔副局长的上任给克格勃带来了新鲜的血液,而让保守的克留奇科夫反对的“怂恿苏格兰民众公投”计划就是由弗拉基米尔提出来的。

    作为优秀的克格勃特工格拉维列,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苏格兰议员亚历克斯·萨蒙德。作为苏格兰独立的坚定支持者,萨蒙德几乎从70年代开始就为苏格兰的独立而奔走,尤其成为反对党的领袖之后,萨蒙德开始进一步的思考如何让苏格兰民众同意公投独立。

    萨蒙德的野心与克格勃的目的不谋而合,这也成为弗拉基米尔同志派遣格拉维列特工与萨蒙德秘密接触的前提。当然格拉维列进入苏格兰的时候是以石油商人的身份,避免了外界多余的目光。

    格拉维列特地到萨蒙德的居住场所进行访问,他还特地挑选了萨蒙德休息的日子,并且精心准备了两份礼物,一份给他的妻子莫伊拉,另一份是萨蒙德的特殊礼物。

    当门铃响起时,莫伊拉快步走到门口,轻声询问了一下是谁?

    “是莫伊拉女士么?我是萨蒙德议员的朋友,我叫亨利。”格拉维列轻声说道,模仿一个英国绅士他可是信手拈来,修剪合身的西装再加上一口标准的苏格兰口音,几乎以假乱真到没人认为这位“绅士”是苏联间谍。

    见对方能够准确说出自己和丈夫的名字,莫伊拉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打开了门,格拉维列走进门将手捧的鲜花递给了莫伊拉,“这束美丽的鲜花自然要送给同样美丽的夫人。”

    一个不动声色的马屁,却让莫伊拉倍感受用,她对名为亨利的男子说道,“那么请稍等片刻,萨蒙德先生目前在书房中。”

    “好的夫人。”格拉维列就像是一个熟练的渔夫,知道什么时候该放线,什么时候拉钩上来。当萨蒙德出现在“亨利”面前的时候他皱了一下眉头,因为自己好像没有看见过这位来自北海油田的石油商人。

    “请问你是谁?”萨蒙德非常不满意的质问道,“为什么你要谎称认识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请你从我们家出去,否则我现在就要报警了。”

    格拉维列没有做过多的动作,而是最直接了当的切入核心,“前几天我拜访马修森爵士的时候,和他讨论了关于苏格兰独立的可能性,现在我想了解一下萨蒙德议员对于苏格兰的独立有什么看法?毕竟你可是为整个国家的未来而奋斗了将近20年。”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萨蒙德警惕的询问道。

    “我想表达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萨蒙德阁下有多大的决心让苏格兰从大不列颠独立出去?萨蒙德阁下可是向苏格兰的选民保证过,一旦你们民族党执政之后,将会在100天之后向英国政府提出独立的公投议案,我想这件事萨蒙德阁下没有忘记吧?”

    萨蒙德点点头,整个大不列颠都知道他想要将苏格兰分裂出去的意愿,萨蒙德坚定的回答道,“当然没有忘记,同样也不会忘记,因为这是我们政治信念,依靠着这个我才走到今天的境界。看看这些英格兰人对我们做了什么,夺取我们的石油资源,一再削减的石油红利,万恶之首就是英格兰的首府!”

    “是的,我也希望苏格兰可以从该死的大不列颠手中脱离出去,我们收购了这些人无休止的贪婪,无休止的想要苏格兰丰厚的石油资源,我们必须改变些什么。这也是我今天站在这里支持你的原因,萨蒙德议员。”

    或许是被亨利的执着所打动,萨蒙德取消了报警的想法,转而邀请这位不速之客到客厅里闲聊,毕竟他这么久第一次遇到能够完整表达出自己内心想法的共同盟友。

    “现在苏格兰政党缺少一个契机,我们就利用这次的契机为苏格兰的独立赢得基础。不知道赛蒙德阁下有没有了解到这次的欧盟公投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呢?”

    格拉维列的一番话让萨蒙德有所感悟,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面前的北海油田商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让苏格兰从该死的大不列颠中独立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