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六章 “枪口抬高一寸”
    第二更

    约翰·梅杰的威胁并没有起到作用,朱佩认为梅杰首相的内阁地位已经摇摇欲坠,被煽动起来的大不列颠人民就像脱缰的野马,拉着马鞍上的伦敦政府往未知的方向飞奔而去,公投不成功的话,英国政府没有独立的理由,但是一旦公投成功,那么等待梅杰首相就只有被迫辞职的命运。●⌒,所以英国一旦选出了新首相,跟法德的那些恩怨也就一笔勾销。

    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朱佩拒绝跟英国和解,同时还拉拢德国一起看热闹,笑看英国在公投中手忙脚乱。等待最后致命一击。

    不过欧洲搅屎棍已经没有精力挑动欧洲局势的时候,隐藏在幕后的苏联就站了出来接替他的位置。欧盟已经离心离德,现在就是亚纳耶夫挑拨三个国家关系最好的时机,苏联的暗中操作不会停止,英国完蛋之后,下一个倒霉的就是站在边上看热闹的德国了。

    不过最近克格勃的动作没有停歇,趁着英国公投风波,接二连三的打出各种各样的手牌,阻拦欧洲一体化。英国出事之后,亚纳耶夫希望德国也能跟着同样倒霉。当然德国的分裂要比英国出事困难得多,只能怂恿东西德加深彼此的成见。

    不过颠覆德国的这次行动亚纳耶夫不能做的太出彩,甚至必须隐蔽一些,尤其是关于东西德之间的发展差距,经过德国这几年的发展,他们越来越能够感觉到西德和东德之间的差距,虽然柏林墙已经倒下了,但是他们心中的那面“墙”并没有根据历史的发展而改变,隔阂反而加深。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亚纳耶夫在弗拉基米尔的办公室内部提出了怂恿东德背离西德的计划,苏联并不甘心在德国的失败,同样他们也不会让科尔继续在西欧一家独大,是时候该让德国人知道自己应该站在什么位置上了。

    亚纳耶夫的底牌来自联邦德国政府对东德人民的歧视,原本许诺的工作岗位被移民的土耳其人抢走,福利遭到土耳其和难民的瓜分。而作为优越的社会主义国家,东德人民却发现自己的质量并未随着国家的合并而改善,反而呈现出下降的趋势。因为联邦政府牺牲东德人来满足外来的移民,而东德政府部门成员则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和政-治-迫-害。现在的东德呈现出水生火热的状态。不但将难民安置在东德地区,还光明正大的享受社会福利,这对东德人民来讲,是不公平的。

    “不公平就能萌发反抗的念头,当和平的手段无法解决事情的时候,那么东德将有可能引发一场大规模的暴乱,我想东德人民和苏格兰人民解决问题的方式可不一样,后者最多是采用游行和抗议的手段,前者则有可能发动袭击。暴力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手段,但却是最直接的手段。”

    东德曾是苏联抵抗北约的最前阵线,亚纳耶夫也曾看着它在1989年被戈-尔巴-乔夫送给了西德,实现德国的统一。德国的幸运则是苏联苦难的开始,自此之后,亚纳耶夫接手的苏联失去了东欧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

    亚纳耶夫恍然想起在另一条时间线的2011年,东欧社会主义集团前任十国领导人已经有八人作古,唯独剩下戈尔-巴乔夫和前东德领导人克伦茨,当时的戈尔-巴乔夫虽已八十岁的高龄,但仍在忙着挣钱捞金,作为西方国家的常客。克伦茨负债累累,应邀出席北京会议的时候甚至没有手机,没有相机,没有民片,但他心中的内疚和期盼共存。

    “东德人民不会傻到进行公投分离,但是他们争取自身权益的斗争可不会停止,我们大可以利用这种斗争,重新启用前东德共产党的成员,煽动民众对西德联邦政府的仇视。”

    实际上在1989年并没有发生过“枪口抬高一寸”的案件,一切不过是某个社会主义大国那一小撮公知为了跪舔西方而编造出来的谎言。但是亚纳耶夫想要重新启用克伦茨,就必须向德国政府进行施压,现在是克伦茨遭到审判的重要时期,施压成功之后那么之前的“杀人犯,操纵选举,支持恐怖主义”等乱七八糟的罪名都将不成立。

    不过如果真的要给予一个罪名给克伦茨,那就是“本来就没有公平,谁叫你站在冷战输家的那一边。”

    克伦茨不是凶手,而亚纳耶夫则希望能通过外界压力迫使联邦德国政府无罪释放克伦茨,他需要这位共产党的前领导人来重新凝聚力量。

    “但是在没有借口的干涉之下,我们很难对德国政府提出诉讼。”弗拉基米尔对亚纳耶夫提出的理由非常难为情,如果说让他们进行颠覆一个国家还可以,但是与德国政府打交道可不是克格勃擅长的工作。

    “没有借口干涉?”亚纳耶夫的语调顿时抬高了几分,他望着弗拉基米尔,一字一句的大声说道,“那么让我来告诉他们,我们的理由是什么!理由就是联邦德国政府将我们共产党党员,一名伟大的无产阶级同志,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治-局委员,一个好父亲,而政府以捏造杀人犯和支持恐怖主义的罪名宣布他有罪!”

    “联邦德国这种政-治-迫-害的行为跟纳粹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两样?”

    “我们共产主义的同志可以被审判,被羞辱,但是绝对不会向敌人投降!”

    永不投降。

    (ps:事实上《阳光**时务*》主编长平在《枪口抬高一点?》一文中就澄清过这件事:在上月的一次访问中,我们向曾经负责此类刑事审判的前柏林市总检察h日stophshanegen和前高级检察官bernhardjahntz核实这个故事,他们略作思考之后,断然否定:没有这样一个案子,法官也不会这样回答。所以说这个故事就跟德国油纸一样,不过是国内哪个公知瞎编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