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七章 失意的东德领导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88.html
    第一更

    德国在合并之后人民并没有感受到与之前有何不同,即便是在那一面墙消失之后,分隔两地多年的亲人终于可以见上一面。但是西德人民对于**的恐惧却始终萦绕在他们的心头,以至于那些曾经在东德警察部门工作过的人,都被贴上了独裁者帮凶的称号。最糟糕的是无论他应聘什么,都以不予录取告终。

    这些失意的人到处遭到排挤,难以融入西方世界,这成为了他们的噩梦。挂上刽子手标签的这些人在应聘的时候遭到了拒绝之后,只能从事一些体力工作,例如清洁工和搬运工,无论你过去在东德政府中担任过怎样光鲜的职业。难怪会有东德人抱怨,“为什么我过去能在社会主义国家担任核物理工程师,在这里只能给酒店端盘子?”

    而利比亚难民和土耳其人的涌入让东德人民失去了最后的希望,他们瓜分福利,危害社会治安,这时候东德民众才明白过来,原来隔阂从来没有消失,联邦德国是利用难民进一步的削弱东德的力量,使他们无论经济还是政治都处于被打压的状态之下。

    换句话来讲,这不过是两德冷战思维的延续,他们不信任曾经从事东德政府的人员,同样也对他们抱着恐惧和怀疑。

    联邦德国的做法反而给予了东德人民反抗的机会。

    原本要接受审判的克伦茨迎来了转机,来自瑞士的律师代表团愿意免费帮他打响这场无声的战争。他们认为联邦德国政府在这场审判中采取了不道德的手段,他们将监督政府的审判,并且对不合理的地方保留追究的权利。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律师团代表发言人就针对这次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审判应该是公正的,并不能因为对方是东德**政。治。局高层,审判的指标就有所下降。公正,平等是法律的标准和尊严,所以我们再此呼吁,克伦茨不能代表**的所作所为,我们应该辩证,区别的对待。”

    在律师代表团光正伟岸的发言背后,是苏联政府在背后支持,谁也不清楚这个所谓的律师代表团背后的金主,是那个新成立的“**国际”,以反对西方为代表的左翼主义联盟。

    律师团不过是造势的前奏,《**人》报也开始频繁的报道关于前东德最后一任领导人克伦茨的近况,暗示联邦政府以不公正和不公平的待遇这位社会主义的领导人,悲情渲染是苏联宣传部的拿手好戏,他们能将克伦茨塑造成悲剧英雄,也能将联邦德国比喻成十恶不赦的“纳粹怪物”。

    原本就对科尔政策心有不满的东德的报纸开始频繁的报道克伦茨治理东德时期的功绩,将他在东德之前的民生福利政策与现在的西德联邦政府的所作所为对比起来。

    如果说拉方丹是整个欧洲最危险的领导人,那么对于联邦政府而言,克伦茨就是关押在监狱的恶魔。

    德国联邦监狱,带上手铐的克伦茨被警卫带出那间空无一物的单人牢房,只有一扇狭小的窗能透过阳光,照亮阴暗的角落,从国家领导人的地位到阶下囚,克伦茨可以说是经历了大喜和大悲。两德统一,他这个领导人就成为了摆设,没有光鲜的外表,没有了执政党领袖的特权,陪伴他的只有刽子手的罪名,还有1989年之后的众叛亲离。

    联邦监狱的走廊寂静而漫长,就像他走过的权利之路,以及带过给他的短暂荣耀。

    “谁会来接见我?”克伦茨问了一下身边的狱警,得到的却只有沉默的回应。克伦茨苦笑了一下,这注定是只有他一个人的审判,只关乎立场,没有对错。

    克伦茨被带进狭窄的单间,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正等待着他,看到克伦茨被带进来,年轻人连忙站起身,伸出手微笑着说道,“你好,克伦茨先生,我是瑞士法律代表团,我叫德拉维列。这次是作为克伦茨的委托律师来进行这场官司。根据之前的分析,我们认为负责克伦茨先生的律师存在某些,嗯,怎么说呢,不道德的问题,所以今天想跟克伦茨先生提出建议,更换掉现在的代理律师。”

    “但是我不认识你,我的口袋里甚至没有金钱能支付的起请律师的费用。”克伦茨无奈的说道。虽然当年他也是国家领导人,但是现在身无分文,只能任凭宰割。

    德拉维列示意对方放心,完全不用担心资金的问题,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克伦茨面前,“高达七位数的律师诉讼费用完全不用担心,我们的律师代表团背后有实力雄厚金主资助我们,争取赢得这场战争。我们现在只负责打赢这场官司。至于你的话,按照我们的话去做的话,大体上没有什么问题。”

    “其实我更好奇你们背后的金主是谁?”克伦茨询问道,在联邦监狱度过的这么多年,都让他忘记了外面世界变成什么模样。

    “我们从来不会抛弃自己的同志,我们的革命也没有失败,还有人在坚持我们的理想,达瓦里奇。”

    眼前的男人突然改变了口音,最后尽然以俄语变相回答了克伦茨的问题。

    那一句再熟悉不过的达瓦里奇让克伦茨心情复杂,他下意识的用俄语回复了德拉维列的问候。也大体明白了这个律师代表团背后金主到底是谁。

    “你好,同志,很高兴能在这里再看见你。”

    已经死灰的心开始重新燃烧起来,克伦茨抬起头,眼神中有了不一样的光芒。东德倒台,社会主义阵营不在了,作为标榜的苏联也走向了衰弱。所有人都将东德的国家领导人当作弃子,却没想到六年之后,居然还会有人记住他这个弃子。而且仅仅只是过了六年而已。

    “苏维埃没有忘记过自己的盟友。听好了,克伦茨同志,现在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任务要交给你,东德的成功与失败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所以你接受还是拒绝?”

    “我想知道是什么任务?”

    “我们将你无罪释放,而你,将担任光复东德的重任。”

    在克伦茨震惊的眼神中,德拉维列非常平静的回答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