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五十三章 暴露的底线
    (今天一万二千字搞定,月票砸起来吧。)

    乔尼什基斯被反驳的无言以对,不再向对方讨论任何关于联盟之间的问题,省的自取其辱。多勃雷宁也不在乎对方文过饰非的态度,他的目标是克伦茨,打探清楚对方到底在想什么,克里姆林宫才有应对的策略。德国不确定因素牵制着克里姆林宫的动向,亚纳耶夫需要考虑到“盟友”的举动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影响,包括考虑是否导致原本的战略计划一败涂地。

    接风洗尘的宴会非常热闹,但是坐在贵宾位置的多勃雷宁却有些走神,他的心思全部都在克伦茨的身上,哪怕有人在举杯致敬时也显得心不在焉,希望草草的走完流程,早日进入正题。

    在总理府的贵宾接待厅用餐之后,克伦茨接见了远道而来的多勃雷宁,在一间隐蔽的会议室里,双方正式进入会谈。

    这次会谈的内容是保密的,除了忠诚可靠的翻译之外,双方都不希望让第三方知晓谈话的内容。克伦茨坐在沙发上,神态自若。没能看得出一星半点的心虚感,完全是镇定自若的模样。根本不担心苏联代表的责难。

    多勃雷宁的责问开始了,他质问对方,“如果真的按照克伦茨总理所言,我们之间的属于牢不可破的联盟,但是为什么美国会抢先苏联一步,开始联合东欧国家?又为什么刚好在于我们准备行动的这个点采取行动,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吗?”

    克伦茨一口咬定自己不知情,“说实话我们目前也还不清楚到底是从哪里获得了情报,还是对方访问东欧仅仅只是巧合。”

    克伦茨的说法站不稳脚跟,多勃雷宁反驳他的可笑观点,“巧合?是巧合的话又为什么能巧合到刚好与苏联的战略计划折叠在一起?恕我直言,这种概率比明天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几率还要低!苏联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也不希望失去一个重要的盟友。”

    “德国可是完全的置身事外,根本没有参与到所谓的东欧阴谋之中,就算入亚纳耶夫总书记所言,实际情况也是美国和东欧国家的内务事情。我们并没有知晓内幕的权利。德国在东欧问题立场是完全的支持苏联的做法,但这并不代表美国的出现就是我们当中出了叛徒。”

    问题又绕回了原点,克伦茨一再声称德国并没有出卖苏联,然而现实情况看起来却不像想象中一目了然。即使是没有,德国政府背后肯定也有事情瞒着自己,从克伦茨的谈话和语气中,他捕捉到某些蛛丝马迹。即便不是他们,但也绝对和东欧问题脱不了关系。

    多勃雷宁搓了搓手,牵动了一下嘴角表示出笑意,但是在克伦茨眼中,这种冷笑却渗人的很。

    “够了,克伦茨总理,难道你真的以为苏联奈何不了德意志民主复兴党?”

    苏联希望克伦茨能够搞清楚自己的立场,他是被一手提拔的领导人,如果试图通过挑拨美苏之间的关系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德国明显还嫩了点。

    克伦茨倒是不怎么在意对方的威胁,甚至语气里还带着调侃的意味,“了解,当然了解。如果不了解的话,又怎么能跟亚纳耶夫坐在一起谈判呢,他可是敢把宗教教徒送进毒气室和焚尸炉的第六天魔王啊,苏联和德国之间的合作,不就是在某种摇摇欲坠的动态平衡上进行的吗。”

    话音刚落,克伦茨的态度就开始阴沉起来,“但是你也别忘了,这里是柏林。决定德国未来命运的人不是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而是我们。德国的外交政策决定了我们有权根据自己的利益需要而执行计划。如果你们要将美国人的阴谋故意套用在德国的身上,那我也无话可说。多勃雷宁大使,请告诉克里姆林宫的主人,摧毁了德法苏三国同盟,苏联任人鱼肉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高傲。

    颐指气使。

    目中无人。

    克伦茨的态度说明一切,多勃雷宁原本就是试探性的进攻。对方却用高傲的态度拒绝了自己。听起来像是获得了更大的政治利益?还是说已经和美国人在暗中做了见不得人的交易?

    没有实际的证据,但是已经可以试探出对方的想法。

    多勃雷宁没有反驳,因为亚纳耶夫下达的命令是无论结果如何,他都需要第一时间向苏联汇报,不管对方的态度如何。

    “看来这次的会谈可以结束了。”

    多勃雷宁站起身,他大致了解了德国的态度,虽然明面上告诉对方自己还是德国的合作者,但实际上某些立场问题已经产生了根本的分歧。

    克伦茨说道,“苏联和德国之间的合作依旧按照计划进行,对吧?”

    “当然了,克伦茨总理,我们都希望能够建立欧洲的共同体,如果坚持认为德国的复兴必须从其他人的尸体上踩过去的话,结果只会两败俱伤。”

    最后一句好自为之,多勃雷宁没有说出口。

    等到他与亚纳耶夫通话之后,这一切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接下来将会交给总书记亲自去处理,当初煽动德意志民主复兴党革命的时候,他还留了一张东德内部不为人知的底牌。亚纳耶夫总有一张秘密的底牌可以阻止情况的进一步恶化。

    “苏联终于服软了。”

    望着多勃雷宁远去的背影,克伦茨流露出胜利的微笑。

    多勃雷宁怒气冲冲的兴师问罪,最后什么都没得到,这一轮是德国赢了。

    但他不会知道,这一刻的胜利只不过是梦魇的开始。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知道受骗之后,脸上的表情依旧风轻云淡。并不是他不想出手,而是即便出现了意外,还需要计划还需要按照步骤继续进行下去。

    德国再怎么上蹿下跳,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东欧才是他的心腹大患。

    等到一切结束之后,他会让那些背叛者感到颤栗和恐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