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五十七章 多行不义
    敖德萨的重兵集结和实弹演习让所有人都以为亚纳耶夫做好了武力进攻东欧的机会。历史上以实弹演习发动战争的例子举不胜数。甚至康斯坦丁内斯库都已经做好了准备。美国也连夜把装甲车辆与战斗机运往罗马尼亚,为保卫新生的东欧联盟做准备。

    不过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乌克兰演习结束之后并没有发生跨越边境线的行为,苏联的大规模集团军甚至出现撤离的情况。美国及其东欧盟友对亚纳耶夫这一手感到大惑不解。明明摆足了架势准备开战,最后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放弃了一切?

    不但如此,亚纳耶夫还居然提出了和平商议,共同推动东欧地区的和平发展。

    这退一步不但在东欧国家面前,甚至在国内政-治-局内部都颇有微词,被认为是外交上的奇耻大辱,亚纳耶夫既然已经做好了平推东欧的准备,就应该直接平推过去,将东欧变成燃烧的废墟。

    作为一名大国政治家应该言出必行,说灭掉你的国家,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难道这是亚纳耶夫唯一心慈手软的一次?

    “疯了吗?亚纳耶夫总书记。你居然要跟康斯坦丁内斯库议和?明明我们差点就赢了,在最关键的时刻就应该直接动手,让赤色的旗帜插满东欧。”

    亚佐夫简直气疯了,头脑发热的差点闯进了亚纳耶夫在基辅的办公室,但是却被警卫人员很冷静的阻拦了。

    “进来吧,亚佐夫同志。有什么话到里面说,隔着一道门说话并不合适。”

    虚掩的门后是沉稳的声音,亚纳耶夫的回答非常冷静,作为越来越成熟的政客,他知道应该在什么时间流露出怎样的表情,当他看到怒气冲冲的国防部长时,居然笑出了声。

    “亚佐夫同志,自始至终我有说过要向对方发动战争吗?是你们一直误以为我要在乌克兰地区借助军事演习进行一场战争。但实际上我并没有直接下达入侵罗马尼亚的讯息而已。是你们误解了这个意思。”

    亚佐夫一时语塞,的确是亚纳耶夫不停的心理暗示才导致他误以为是要发动欧洲的攻势,但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

    “师出无名的蠢事我不会去做,即便做了我又能得到多少的好处?”

    亚纳耶夫开始和对方算计,自己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最后的结果不过是我们背上了欧洲祸端的罪名,更加巩固了东欧联盟的基础。马里奥的盘算就是希望我们可以直接出兵,他既可以大规模的贩售武器,又可以扶持一批反苏维埃势力,这是他希望见到的。即便是我们的坦克占领了满目疮痍的废墟,最后得到的不过是此起彼伏的造反与革命。阿富汗的亏吃一次就好,不要试图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小不忍则乱大谋,1990年的血腥内幕都忍了下来,还有什么无法容忍的吗?

    “但是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康斯坦丁内斯库对莫斯科的挑衅已经到了难以容忍的地步,我们的部队必须给予坚决的反击,否则的话炮火和子弹还会落在我们的土地上,人民还会受伤,国家也同样蒙受损失。”

    “我们应该怎么做,亚纳耶夫总书记?”

    亚纳耶夫没有说话,实际上罗马尼亚的愤怒情有可原,莫斯科曾经煽动被寡头统治压迫的底层民众站出来反抗政府,只不过最后变成了一场不彻底的闹剧而已。

    “我保证罗马尼亚会自取灭亡的,但不是现在。”

    他对布加勒斯特还有那么一丁点可怜的兴趣,这是他最终计划的关键一步。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康斯坦丁内斯库将成为灭绝东欧联盟最后的奠基石。他的存在注定了这项伟大的合作会变成付诸东流的笑话。

    “康斯坦丁内斯库不止一次的发表过声明,摩尔多瓦应该属于罗马尼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罗马尼亚应该宣布对摩尔多瓦拥有自治权。这种论调从1994年开始就充斥在罗马尼亚的民间,经过这些年的发酵之后,这群混蛋终于流露出狰狞的面孔。试图在边境线上制造争端,或者引导罗马尼亚族越过边境线投入他们的怀抱。虽然莫斯科方面向罗马尼亚抗议过民众的越境行为,但是他们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的猖獗起来。这些账,我们还没有跟他们算。”

    “1991年罗马尼亚军队曾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买了一批重型武器,他们非但不知恩,这帮混蛋反而却将子弹和枪械提供给了摩尔多瓦与罗马尼亚边境线上的极端的罗马尼亚民族主义者,并且煽动他们进攻驻扎在当地的苏维埃机关。造成了5伤1死的局面。当然,罗马尼亚政府方面把一切都撇得干干净净。他们认为这是罗马尼亚的人抗议而已。”

    “还有1995年的罗马尼亚军演,两发实弹落入了摩尔多瓦的边境线城镇,造成一所小学多名儿童受伤,事后罗马尼亚方面虽然进行了赔偿和道歉,但是却普遍的认为这是一场挑衅。为了当时的局势,我们选择了容忍。”

    罗马尼亚的每一笔新仇旧恨,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为的是有一天能够将狠狠的将巴掌扇回去。亚纳耶夫不是一个念旧的人,同样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挑动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出现。

    “亚佐夫同志,现在你还认为,我在试图讨好康斯坦丁内斯库吗?”

    亚佐夫没有想到总书记的内心里,对罗马尼亚怀着强烈的仇恨和愤怒。

    “是我错了,亚纳耶夫总书记……”

    他低下了头,盯着桌面上桃木的纹理花纹图案,精密的纹理像是冥冥之中某种暗示。他小声的说道,“为的就是等到某一天,我们的钢铁军团可以推翻了寡头共治的东欧,真正的建立民主的政权!”

    “他们多行不义,必将自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