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四章 计中计
    军事部队在其他国家境内被控制等同于入侵行为,这样一来即便罗马尼亚再有道理也难以解释为什么自己的军事人员会出现在苏联的国土上。本来准备好武力营救方案边境部队放弃了这项计划。在苏联的国土上光明正大的抢人,一旦造成伤亡又没有营救回来,就坐实了战争的罪行。

    要怪只能怪他们在匆忙之中没有完全核实对方的身份,仅仅靠联络的对讲机,佩戴的特定标志饰品与口头对接的暗号就以为对方是自己的部队。

    原本苏军是准备直接跨过边境线向忍无可忍的罗马尼亚作战,不过这样一来他连率先发动战争的罪名都不用担当了,这完全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三十八名罗马尼亚军人在摩尔多瓦边境线内被逮捕,足以支持亚纳耶夫发动战争了。

    亚纳耶夫并没有返回莫斯科,他在基希纳乌注视着边境线的一举一动。一旦开战的话这里也算是前线战场,但还没有那支军队可以撕破钢铁洪流的防御圈,深入到这个地方来。

    弗洛洛夫少将向亚纳耶夫挥舞着电报,兴奋的说道,“亚纳耶夫总书记,好消息,我们抓住了入侵摩尔多瓦的士兵,现在罗马尼亚坐实了入侵我国领土的罪名,只需要一声令下,我们的部队就立刻攻入罗马尼亚,解放布加勒斯特。”

    隐忍了一位政治小丑上蹿下跳这么久,总算有机会报复一次对方了。

    而苏联的报复,就是将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亚纳耶夫的脸上却没有喜悦的神色,他点点头,问起另外一个问题,“内务部方面准备的怎样?摩尔多瓦境内的动乱都瓦解了吗?还有没有可能对军队造成威胁的势力存在,我不想看到士兵在前线流血牺牲,我们的后勤补给工作却因为游击队的骚扰跟不上去。阿富汗战争的教训别在摩尔多瓦重新上演一次。”

    弗洛洛夫显得非常自信,他拍着胸口的徽章向总书记保证,“基本上完成了,还有小部分负隅顽抗的家伙交给内务部的士兵去执行清剿,我以我的名誉担保,进攻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后勤上的问题失误。现在是扳倒康斯坦丁内斯库的最好机会,亚纳耶夫总书记,错过了我们就没有了。”

    “冷静点,弗洛洛夫将军,我知道你内心的激动,但是有些地方还需要我仔细的想一想。”

    亚纳耶夫双手托着下巴,在慢慢的思考利弊。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要拿下罗马尼亚,只是想给对方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并且让他们永远不敢在摩尔多瓦的问题上开口要价。还有一点就是让康斯坦丁内斯库的内阁直接倒台,建立新的亲苏政权。关在监狱里的沃伊内亚知晓到这一切之后应该已经跃跃欲试的准备好行动了。

    “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攻占布加勒斯特,逼迫罗马尼亚总统转移。然后迅速撤回,不准在罗马尼亚境内多停留一分钟。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威慑东欧国家,而不是侵占东欧国家。”

    占领的代价和成本太过高昂,想采取速战速决的亚纳耶夫在北约军队还没来及完全反应过来,迅速的撤出罗马尼亚。

    弗洛洛夫兴奋的回答道,“是的,一切都会按照亚纳耶夫的指示进行。”

    康斯坦丁内斯库现在简直要气疯了,原本按照计划进行的撤离任务居然因为某个蠢材的善心大发而变成了入侵。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要将对方送上军事法庭进行严厉的裁决。不过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联,还要思考怎么向莫斯科解释自己的行为。

    罗马尼亚外交部长已经第三次被苏联驻罗马尼亚大使拒之门外了,对方采取消极的态度来躲避这次的会面。

    而克里姆林宫是一反常态的平静,康斯坦丁内斯库知道亚纳耶夫在谋划一些可怕的阴谋,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绝对不会放过罗马尼亚的所作所为,等到莫斯科电视台有所答复之后,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感到世界末日的康斯坦丁内斯库瘫坐在沙发上,等待末日宣判钟声的响起。

    他不是没有寻求过美国大使馆的帮助,但是当对方听完了来龙去脉之后就采取敷衍含糊的说辞来搪塞罗马尼亚外交部长。他说需要等到白宫的讨论结果出来之后才会采取行动。

    不过早已知晓经过的白宫在经过短短一个小时的会议之后就做出了决定。北约联合部队不会正面与苏军发生冲突,但是会采取政治施压的方式停止苏联进攻的脚步,尽快让双方坐到谈判桌的位置上解决问题。除非罗马尼亚真的到了举国沦陷的地步,否则就采取隔岸观火的态度。

    所以美国大使才会用各种借口搪塞对方,甚至用一种同情的表情看着外交部部长。

    惹谁不好,偏偏惹怒了那头疯狂的北极熊。

    上帝总喜欢为你关上一扇门时顺带把窗户也关上。就在康斯坦丁内斯库以为一切都完蛋的时候,他接到了亚纳耶夫的致电。

    溺水将死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就会不顾一切的挣扎,他低声下气的向亚纳耶夫解释这一切只是一个误会,“我们的士兵当时并不知晓那里是苏联的边界,所以才会将你们的士兵误以为是我们演习归来的战士……”

    康斯坦丁内斯库说着连自己都不会相信的谎言。而电话对面的亚纳耶夫却只是笑了一下,不屑的说道,“并不知晓?可是你们的士兵在招口供时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们一五一十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既然罗马尼亚总统到这个时候还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罪行,那就算了。我们战场上见吧。不过多嘴一句,我认为罗马尼亚能够打赢苏联的几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零零一,所以呢,要么准备好辞职演讲,在成为罗马尼亚历史耻辱标志性人物之前下台逃避责任。要么勇敢担当来自苏联的复仇。”

    亚纳耶夫冷声说道,“就像你们对摩尔多瓦所做的卑鄙事情一样。”

    “你到底想怎样?”

    既然亚纳耶夫还愿意打电话来跟自己谈判,说明事情还没达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释放沃伊内亚以及社会民主党所有成员,第二,解散内阁,总统宣布辞职。第三,然沃伊内亚上台成为罗马尼亚总统。”

    亚纳耶夫还是将军事手段当做最后迫不得已的底牌,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够用谈判的手段解决问题。

    不过康斯坦丁内斯库不会同意亚纳耶夫的条件,他可以放弃一切,唯独权利这种东西他永远不可能放弃。

    亚纳耶夫看不到对方的神情,否则一定会觉得好小。康斯坦丁内斯库脸色酱紫,握着电话的左手都已经青筋毕露,他愤怒的咆哮道,“不,我不管你会用上什么样的手段,但是关于这个问题我寸步不让。有什么损招你尽管驶出来,罗马尼亚不会屈服于暴政治下。别忘了我的背后是北约和东欧联盟!”

    “暴政?”

    这些说了几十年的陈词滥调亚纳耶夫耳朵都听得快起老茧。

    他一边挖着耳朵一边说道,“是不是暴政只有人民才有资格评判,不是你张口就来污蔑。至于罗马尼亚的背景,难道你还认为东欧联盟到现在会站在你身后支持你么?想必在美国大使馆你也吃了闭门羹。至于保加利亚和土耳其这两个见风使舵的家伙你就更不可能指望了。”

    “罗马尼亚现在成为了死局,如果你对陆军武装力量有信心的话可以尽管试试。”

    “在欧洲大陆,还没有苏维埃武装力量可以看得上眼的军队!”

    “从1945年至今,就从未有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