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为自由而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90.html
    第一更

    苏维埃舆论的战争机器一旦开启便不会停止,直到敌人在宣传阵地上一败涂地,狼狈不堪。即便德国人民对于民主德国的厌恶程度并不亚于纳粹,但这不妨碍让克伦茨站出来成为东德人民的新领导人。

    唯一不确定的因素是煽动东德人民的手段不可能再给他们灌输苏维埃万岁的想法,只能以反抗压迫的自由之名笼络人心。

    经历了三四十年的折磨之后,他们对东德主义的厌恶等同难民和土耳其人带来的灾厄。所以克伦茨必须塑造成维护东德利益的代言人,哪怕让他背弃**的信仰,只有这样才能让苏联更好的介入东德事务。

    对于克伦茨的审判,联邦最高法院突然有了一个神转折,他们认为克伦茨的“支持恐怖主义”和“射杀市民”的罪行并不成立,所以对于克伦茨进行了无罪释放。在社会舆论一片哗然的同时,谁也不知道克格勃在暗中进行了多少的运作,包括对最高审判法官路德维希的利诱和要挟,克格勃手中掌握了路德维希政治献金丑闻的证据,以此要挟对方在判决中有所倾斜。同时德国政府内部也在向法院施压,要求尽快妥善处理好对于克莱茨的审判。联邦政府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了,迫于压力之下,最终只能无罪释放克伦茨。

    当克伦茨从法院出来的时候,门外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报社记者,他们将话筒和摄影机对准了刚从法院大门出来的克伦茨,纷纷询问这位前东德最后一任领导人的感受。

    “请问克伦茨先生无罪释放之后还会重新参加联邦德国的政府选举吗?听说德国社会民主党向你抛来了橄榄枝,对此克伦茨先生有什么意见想要发表的吗?”

    “对于克伦茨先生的审判,右翼共和保守党认为这是一次不公平的审判,他们坚持认为您应该对射杀翻越柏林墙的市民负责,对此,克伦茨先生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克伦茨先生……”

    记者的发言一个比一个尖锐,克伦茨回望了一下四周,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期待的,他们迫切希望克伦茨能够在这场发言中说错了话,好抓住谬误大书特书,毕竟在联邦德国政府看来,克伦茨被宣布无罪释放就是**势力的回归。他们开始担忧苏联是否又借机开始往德国方面渗透。

    “我这次站在这里,并不是代表已经逝去的东德政府说话,仅仅是作为一个德国人,一个凭着自己良心说话的东德人。”克伦茨开声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所有人都能看到现在德国的现状。作为一名德国人,我们的社会福利正在被难民,被移民的土耳其人瓜分,如果说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以忍耐的话,那么我们绝对不容许他们强迫我们改变自己的信仰,他们开始用各种手段向政府施压,要求我们尊重他们的宗教,再目的达成之后,进一步让他们的信仰凌驾于我们的法律之上。当然,我曾经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现在作为一名东德公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克伦茨的声音并不大,却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原本喧闹的场合安静了下来,所有记者都在静静的倾听克伦茨的发言。他是第一个,在公共场合直接提起难民问题的政治家。

    “不仅仅如此,虽然那面阻拦两德统一的墙已经坍塌将近八年,但这并不意味着东西德国之间的间隙已经消失了,反而隔阂依旧存在,而这种隔阂影响着东德和西德人民的发展。更令人寒心的是,德国总理科尔的政策正在利用难民打压东德人民,凭什么要将绝大多数的难民安置在东德地区,凭什么要让外来好吃懒做的移民分享我们的福利,这本来就是政府的一场阴谋,冷战思维的延续,他们依旧想着控制我们,奴役我们。东德人民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克伦茨的发言是经过精心准备的,他的民众基础在东德,既然现在联邦德国政府的政策不得人心,那么他也正好利用所有人的不满,打出自己向政府发难的第一枪。

    现场的摄影师将摄像头对准了克伦茨那张饱经沧桑的脸,还有他富有激情的肢体动作,克伦茨的发言绝对会成为一枚让政府头疼不已的重磅炸弹,这宣告着另一个科尔又树立起了另一个敌人。

    社会主义的口号已经不能让东德人民产生共鸣,但是对于被压迫和被歧视的愤怒却能很好的引起东德人民的愤怒。愤怒和激进的口号是拉取支持率和选票的最直接手段,尤其是在对待伊斯蓝的宗教问题上。就算这次德国人将他们统统送进毒气室去做肥皂,全世界人民都会举双手赞成,赞扬德意志为人类文明除害。

    煽动东西德国的民众对立,这是克伦茨分裂东西德国的第一步,毕竟德国这个国家可是没有《反国家分裂法案》。

    而德国政府将要为自己的政治正确种下的祸患买单,起码除了之前的难民问题之外,还有拉起了一股德国背离势力。

    这场记者访问变成了克伦茨个人演讲,他富有激情的演说引起了一部分记者的赞同,同样另外一部分坚持政治正确的记者则认为克伦茨在胡说八道。只是谁都没有留意到,当年也有一个小胡子人物,利用它的精彩演说和高明手段,缔造了一个狂热的德意志第三帝国。

    他从来不奢望能够重新建立起一道柏林墙,但是在内心亲苏克伦茨却想着如何让东德从联邦德国的魔爪中脱离出去,制造第二次的德国分裂危机。

    “所以,我在此号召东德人民团结起来,为了我们的自由和希望,我们不是联邦政府的替身,自由将引导东德人民解放,虽然民主德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但是东德人民永垂不朽,普鲁士荣耀万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