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九章 保加利亚的玫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911118.html
    史托亚诺夫和塞泽尔没有马里奥想象中的愚蠢,他们都各自有自己的考虑。

    首先史托亚诺夫就对所谓的东欧联盟没有抱着太大的好感,而且保加利亚也一向执行两头讨好的政策——在经济上与西欧国家进行深入交流合作,在政治地域问题上与苏联展开友好交流。在左右开弓的情况下,尽量的避免卷入政治冲突之中。

    史托亚诺夫对马里奥的警告置若罔闻,从政治利益看来,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听从对方的命令。自己边上的邻居是一言不合就毁灭世界的疯狂野心家,他们并没有因为1991年的动乱而质疑过自己半点的决心。要是知道保加利亚也卷入了这场战争,苏联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扩大战场,军队从罗马尼亚南下,入侵保加利亚。

    他的不作为为保加利亚争取到了和平安稳的机会。

    何况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和土耳其不同,对苏联方面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们在近代一直将俄罗斯看作斯拉夫人的救星,之前的沙皇俄国也这么看待自己,在近代很多保加利亚知识分子是在俄国受的教育,也进行了很多这样的鼓动活。

    历史上的俄军曾经在保加利亚争取独立时出兵,死了不少人,保加利亚国内还有解放者沙皇亚历山大的雕像,在华约时代一直存在,保加利亚人对俄罗斯有着天然民族情感,而且俄国不仅要“解放斯拉夫人”,同时要肢解奥斯曼土耳其这个宿敌。

    何况即便到了现在,俄国人在非官方的场合一直坚称是第三罗马,旧时代占庭帝国的继承者,煽动斯拉夫民族的血性。在欧洲工人阶级一体化的口号无法实现之后,泛斯拉夫民族主义的重要性就体现了出来。

    之前的俄国的泛斯拉夫主义已经背离了早期泛斯拉夫主义者们追求的斯拉夫各民族阻力、平等、联合、互惠的精神本质,在俄国泛斯拉夫主义者们看来,俄国应该成为所有斯拉夫人的统治者,而不是平等交往者。

    但是亚纳耶夫却提出了东欧国家联合起来,共同发展,应对西方的威胁。在九十年代初期,愿意接受苏联说法的国家寥寥无几,但是随着更多的人看清了西欧强盗的嘴脸之后,一些原本的东欧国家开始往苏联方面靠近,而亚纳耶夫并没有表现出其他俄罗斯领导人的高傲态度,反而非常谦卑的寻求共同合作。

    在他看来,强行的充当领导人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就算苏联有这样的野心,经济实力也跟不上去。弄出了经济互助委员会养足了一群白眼狼的事情,他不会去做。

    苏联现在是某些**国家眼中已经变质的苏修,自从金融和市场出现在苏维埃的土地上,某些坚定的国际主义者就认为他们已经变了。但亚纳耶夫引以为豪的是,他在某些国家控制的经济命脉行业一直没有放弃一开始最早追求的八小时工作制。

    而且要保加利亚跟有着世仇和新恨的土耳其合作简直是痴人说梦,他们对土耳其的仇恨主要集中在历史上拿基督教的保加利亚人当成农奴,还有臭名昭著的血贡,强行将基督教小孩充任终身的雅内萨里近卫军,以及伊斯兰教的某些特权上,近代土耳其人特别是巴希巴佐克半正规军对保加利亚人的残忍屠杀也是一个方面。1880年以后,东鲁米利亚仍旧是有奥斯曼帝国派驻的官员管辖的,在管理的时候是绝对的朝向土耳其族人的。保加利亚人举行了一次秘密的起义,可是却被奥斯曼人所发现。因此该起义被残酷镇压,大量的保加利亚人被土耳其人屠杀,世仇与血恨就此接下,不死不休。

    到现代,这些历史问题大多已经转化为民族情绪,继而产生了各种激进的民族主义。当初在八十年代保加利亚**就对土耳其族进行了残酷的镇压,对不肯向保加利亚民族转化,强行将自己修改成斯拉夫民族身份的土耳其人进行了残酷的屠杀。

    所以史托亚诺夫对于苏联的进攻才显得有恃无恐。罗马尼亚在政治上得罪了苏联,而土耳其与苏联原本就是世仇关系。只有一向亲斯拉夫民族的保加利亚即便在东欧联盟失败之后,依旧可以有恃无恐的投靠西方。

    总统助理进门向他汇报消息,“土耳其大使穆斯塔法向您求见,史托亚诺夫总统。”

    史托亚诺夫对土耳其这个时候的接见感到有些意外,但是大体上也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接见土耳其大使是史托亚诺夫最不想做的事情,罗马尼亚和土耳其是一类人,保加利亚只是想从中浑水摸鱼而已。

    “穆斯塔法大使现在接见我们,不会是为了罗马尼亚的问题而来吧?”

    史托亚诺夫没有跟对方废话,简洁明了的点出了自己的主张,“如果是罗马尼亚问题而来,那么保加利亚方面无话可说。我们一向坚持不干涉的原则。想出兵罗马尼亚的话可以,但是你们的空军不要从保加利亚的领土上空经过。哦对了,还有你们的地面武装力量,保加利亚可不会借道给你们。”

    “如果你们要与斯拉夫民族作战的话,先的过保加利亚这一关。”

    穆斯塔法对史托亚诺夫的表现大跌眼镜,这完全就是吃里扒外的做法啊。他旁敲侧击的警告对方,“如果保加利亚与苏维埃站在同一线的话,你会被当作罗马尼亚和美国的敌人。”

    对于穆斯塔法的威胁,史托亚诺夫轻蔑的笑了,反驳对方的观点,“自由世界敌人这种话我们以前听多了,但是在反土耳其的反幕斯林这件事上,保加利亚永远不会停止,从80年代开始我们就在这么做。保加利亚人和土耳其人之间的民族问题永远摆在首位,这一点不会改变,如果你认为可以通过政治问题含糊过去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还记得当初保加利亚**是怎么对待土耳其人的吗?”

    1984年的保加利亚政府推出了不仅要同化土耳其族,而且要同化所有穆畜的政策。此时,已有90万土耳其人被迫改成了斯拉夫名字,因为国家法律规定不改名的就是犯了“反人民罪”,所以没有人该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反抗泛斯拉夫化的融合。

    当时为了彻底同化土耳其族人,保加利亚政府还出台了收养法,优待的鼓励土耳其族人收养保加利亚人的子女。

    保加利亚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投票通过了“为了复兴保加利亚社会主义和**而统一和包含保加利亚土耳其族进入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政策”。这个宏伟的计划包括:土耳其族和幕斯林必须统一改为斯拉夫语的名字;不许可穿土耳其民族服装上街;禁止使用土耳其语;把清真寺拆掉或改做他用等。仅仅几天时间,精神就被贯彻到了基层政府,土耳其族人民备受打击,连久负圣名的伊玛瑞特清蒸寺也被作为垃圾处理厂。

    难怪连亚纳耶夫都夸赞保加利亚是唯一保留了血性的东欧民族,唯一的遗憾是八十年代后期的动乱让这个伟大的计划没有变成现实。

    保加利亚统一民族的主张即便是土耳其族成为国内第四大政党之后,也没有放弃过。

    所以史托亚诺夫才会对穆斯塔法的提议嗤之以鼻。

    “我们对于所谓的罗马尼亚事件一点都不感兴趣。”

    史托亚诺夫翘着腿说道,“但是我们对之前历史遗留下来的深仇大恨却非常的感兴趣。甚至超过了东欧联盟带给我们的利益纠葛。”

    这一步棋为亚纳耶夫接下来的罗马尼亚作战提供了保证。

    穆斯塔法被堵得无话可说。

    “请回吧,土耳其大使。麻烦回去转告一下塞泽尔总统,保加利亚不会加入这场战争,也不会让土耳其加入,如果你们应邀来的话,保加利亚会跟希腊组建成联盟。”

    史托亚诺夫摆出一副无赖的模样,“这并不怪我,要怪就怪奥斯曼帝国当年太过作死,几乎得罪了现在所有国家。如果你们想要假如战争的话,先从保加利亚的尸体上踏过去。保加利亚人不关心罗马尼亚最终会不会覆灭,但是土耳其要是想横加干涉的话,我们会拼尽最后一人,来阻拦你们的前进。说到做到。”

    史托亚诺夫表现出东欧会议中从未有过的认真。

    罗马尼亚可以灭亡,东欧会不会重新成为苏联的囊中之物这都不关史托亚诺夫的事,因为保加利亚本来就是潜藏在整个联盟之中的“内奸”。

    他唯一在意的就是土耳其会不会浑水摸鱼。土耳其光复奥斯曼荣耀的野心他没有忘记,保加利亚就是背负上一切也要将对方拉下去。

    在最关键的时刻,保加利亚站在苏联这边。

    东欧可以输。

    土耳其必须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