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章 罗马尼亚的阿芙乐尔号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911119.html
    土耳其驻罗马尼亚大使与史托亚诺夫闹得不欢而散,对方已经将所有的不满情绪全部写在了脸上,对于保加利亚的见死不救和临阵倒戈,注定了罗马尼亚将以悲剧收场。

    绝望与恐惧往往相伴相生,苏维埃军队的摧枯拉朽横扫了整片罗马尼亚战场,多瑙河下游平原笼罩在红色天空军精准制导炸弹的阴影之下。布加勒斯特没有了萨姆防空导弹,没有了抵御进攻的米格29战斗机,堆在仓库里生锈的石勒喀河已经无法阻止米28武装直升机的继续前进,原本以为是一场精彩对峙的东欧战争最终在众人极高的评价之下大跌眼镜,亚纳耶夫硬是让对方变成了海湾战争。

    还有那支消失在蛇岛与苏利纳港口之间的罗马尼亚舰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也没有人在意他们的下落。如果他们不能阻止苏联军队的前进步伐,永远见不到明天太阳的人,就是他们。

    蒙丹娜级驱逐舰依旧飘荡在公海上,他们没有因为苏联舰队的继续前进而撤离,也没有贸然的进攻他们,尽管口径巡航导弹已经落在了罗马尼亚的土地上。

    舰长安东内塔塞斯库花费了好大的劲才将躁动不安的水手们镇压下去,当处决掉第八名意图兵变的士兵之后,他终于可以空出来思考苏联开出的条件了。

    黑海舰队现在在劝降。

    赌红了眼的他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都押在了这一步上面。如果能够翻身,他将不会是一个毫无前途的驱逐舰舰长,巨大的政治利益将带给他难以想象的回报。

    起码没有后退一步,已经对得起罗马尼亚军队给他发的工资了。

    大副站在安东内塔塞斯库的身边,显得神情紧张。不知道舰长是胸有成竹还是临时起意,居然答应了黑海舰队的谈判要求,而且还是在镇压了水手闹事之后擦干净满手的鲜血后立刻答应了黑海舰队的提出的要求。

    他永远忘不了安东内塔塞斯库舰长一边处决士兵一边跟他说的那句话。

    “既然那帮蛀虫已经抛弃了人民,我们为何还要继续充当刽子手的帮凶?”

    安东内塔塞斯库看见朝自己接近的巡逻艇,深吸了一口气。耀眼的红星在接近罗马尼亚,他们翻盘的机会到了。

    看过了太多的堕落和腐朽,罗马尼亚军队需要新生。如果无法打到站在他们头顶上的寄生虫,就永远没有光复和荣耀的机会。

    他把所有的筹码压在了苏维埃的身上。等到光荣级的舰长向自己靠近时,安东内塔塞斯库伸出了手,微笑着说道,“我是安东内塔塞斯库舰长。”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方居然用流利的罗马尼亚语回到道,“我是光荣级的奥列格舰长,欢迎你选择放弃了黑暗,迎接光明。”

    那双深蓝色的眼眸仿佛一瞬间洞穿了自己所有的想法,安东内塔塞斯库表情有些发愣,他犹豫的说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奥列格舰长?”

    海风吹拂着他的鬓角,站在逆光对立面的奥列格舰长微笑着回答,“我说欢迎你放弃了腐朽而又无能的罗马尼亚军队,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就如同我们在1991年时所做的选择一样。”

    奥列格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踏上了罗马尼亚的驱逐舰,就是为了劝说海军临阵倒戈。

    “曾经我们也和你们一样,灵魂麻木而空洞。国家和军队都以某种肉眼难以想象的方式迅速的**下去,但是后来我们明白过来,打着虚伪幌子的民主和自由都不能拯救我们,反而由内到外的如同白蚁,蛀空我们的国家。”

    低沉,绝望,面对灰色的未来,即便是军人,也是如此无力。

    自由主义者编制的迷梦麻醉了绝大多数人,而安东内塔塞斯库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沉浸在幻觉里,无能为力。

    他缓缓的开口说道,“我知道这种事情很难以言语描述,对大多数人而言,那惨痛的场面早已经根植在胶片上。齐奥塞斯库已经成为暴君的代名词。而某些早已堕落的居心叵测者,却更加的阴险可恶。他们怀着不可告人的目,向人民灌输这都是那个‘屠夫’、‘刽子手’和‘暴君’导致我们国家的灾难!实际上,现在坐在国家议会桌上的那群人,全部抓出来枪毙,也不会有一个是冤枉的。”

    共鸣。

    一个曾经信仰**的战士在这一刻发出的悲鸣。

    曾经的罗马尼亚苏维埃已经没有了。

    然而敌人却未曾离开过这片土地。

    人民没有了工作,没有了面包,只剩下行尸走肉的灵魂,空洞的目光嘲笑着这个时代的悲哀,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还在不停地编制成自欺欺人的美梦。

    这不是体制的错误。

    这是一小簇**野心家的阴谋!

    平静的眼神开始燃烧起怒火,他在愤怒,与曾经逝去的梦想,发出愤怒的咆哮。

    他要将这个混蛋的,该死的无序统统消灭,用他们的鲜血,他们的尸体来偿还对人民犯下的罪恶。

    他要处死那些高高在上的金融寡头,将他们的脑袋悬挂在路灯上。

    他要让这个国家的人民,重新获得尊严。

    然而安东内塔塞斯库的力量太过弱小,在他面前,反-对派势力强大的超乎想象。

    奥列格安慰失意的男人,“但那只是暂时的困难,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只要几个月,人民会回去工作,物资将充盈市场,康斯坦丁内斯库在这几年一手造成的混乱将在我们手中终结。苏维埃将会给罗马尼亚的人民,一个真正拥有尊严的生活。”

    “当千百万人聚集起来,在这场灾难当中!那些寄生在组织身体上的吸血鬼,那些被我们的敌人腐化的官僚,那些钻入了上层政治的**蛀虫,他们不会明白!这不是国家所需要的秩序,寡头和垄断资本没有资格命令人民!是人民在命令国家!”

    罗马尼亚内部的敌人还有很多,人民也还未曾真正的觉醒;你们不能再这样枯坐等待,那带不来面包,带不来牛肉,带不来荣耀,更带不来民主和希望。

    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都要靠人民和自己。

    “当巴黎公社的怒号将再次响起,鲜红的旗帜将会再次飘扬,拥抱民主的人群将会汇合在一起。认清那些人腐朽的篡权者的真面目的人民,将会跟随这支神圣的队伍。拿起武装铲除那些混蛋是唯一的道路,一切被掩盖的罪行将被公之于众,国家将从无序的噩梦中恢复!”

    奥列格为安东内塔塞斯库描述了一副宏伟的蓝图,他向对方证明苏联并不是要侵吞罗马尼亚,而是让活在屈辱和下水道里的人民,真正的获得应有的尊严。

    寡头必须死,垄断的大资本家尸体应该挂在路灯上。

    奥列格说道,“回去那个国家。社会民主党需要帮助,你已经意识到,苏联摧枯拉朽的攻势并不是为了占领这里,而是为了推翻康斯坦丁内斯库的暴政。他们镇压人民,他们屠戮人民,他们将人民当做是可有可无的玩具。他们即将要为自己的肆意妄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海军的倒戈,将会给康斯坦丁内斯库统治的棺材板上钉上最后一颗钉子。”

    “沃伊内亚需要你们,人民也需要你们。”

    奥列格用一种近乎高尚的说法,来鼓动海军的反叛。

    “没有苏联攻克部下的罗马尼亚,我们几乎将整个多瑙河下游平原囊入了政治势力范围之中,海军可以想象投资那一方的势力会比较划算?”

    安东内塔塞斯库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苏联的目标居然是制造一个分裂的政权。如果按照他的说法,沃伊内亚为首的社会民主党的确可以不用经过重新大选的方式,直接颠覆整个罗马尼亚政权。

    他明白了苏联为什么有恃无恐的进攻,内部早就有人里应外合,要“解放”这个国家。

    奥列格为社会民主党积极的争取海军的倒戈,如果成功的话,一开始的新生政权就会得到军队的庇护,无疑增强了存活的概率。

    奥列格希望对方自己思考这个问题,“这是你们的决定,是拯救国家,还是看着他重新被黑暗笼罩。”

    他最后还不忘了补一下刀,“想必你也知道罗马尼亚海军总司令和参谋部的那些人是什么货色,如果让他们来把持罗马尼亚政治的话,我想应该会惨不忍睹吧。毕竟他们可是一群政治投机分子,像安东内塔塞斯库舰长这样的政治理想主义者,应该很难容忍这些人在你们的军队内部兴风作浪,不是么?”

    奥列格给了对方一个暗示,反水回去消灭罗马尼亚军队。

    安东内塔塞斯库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并且向奥列格弯腰致敬,“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你们才是人民的救星。

    罗马尼亚的阿芙乐尔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