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三章 劫狱
    炮火声逼近了布加勒斯特,将慌乱印刻在国会所有高层议员的脸上,他们开始担忧自己的前途和命运。或许像布拉格之春的杜布切克一样,并且认为亚纳耶夫的侵略战争有勃列日涅夫主义的延续。

    匆匆召开的罗马尼亚人民国家会议上,康斯坦丁内斯库毫不掩饰的跟其他人表达了迁都的想法,他认为现在的布加勒斯特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必须往匈牙利方向的博纳卡迁移,才能保障安全。

    会议召开前六个小时北约的先头部队已经达到了匈牙利的边境,很快他们就能够进驻罗马尼亚并且建立军事缓冲地带,以应付苏联战争机器的威胁。

    马里奥总统认为能够在罗马尼亚驻军他们已经赚到了,毕竟之前白宫千方百计的想全境渗透东欧都没有成功。

    然而国会这一次绝大多数议员却没有站在康斯坦丁内斯库这边。

    他们的根基在罗马尼亚南部,逃离的话意味着所有的产业都会弃之不顾。

    罗马尼亚的命运变得岌岌可危,就像在暴风雨的大海上漂流的渔船,稍稍一个大浪就能全员覆没。而那些早已经与康斯坦丁内斯库的命运捆绑在一起的议员,开始考虑是否要换一个代理人。之前他们选择了康斯坦丁内斯库的政权而不是沃伊内亚的重新选举就是考虑到了稳定性。然而罗马尼亚政治内部的稳定性却被外来力量的入侵所打破。

    如果苏维埃真的像反叛的部队所说的,要扶持另外一个人的话,罗马尼亚最好的结局也是双政权的对立——支持康斯坦丁内斯库的寡头阶级和支持沃伊内亚的人民阶级之间战争。苏维埃则作为幕后最大的推手,推动着东欧事件的发展。

    布加勒斯特监狱是唯一没有收到影响和波及的地方,毕竟谁都不会对一群囚犯感到兴趣。只有一个人例外,被安排在单独监狱的沃伊内亚看着报纸头条,报纸和舆论控制在社会民主党的手中,几乎每天都能看见最真实的情况。

    虽然冰冷的铁窗限制住沃伊内亚的自由,但是却限制不住他的思想。打倒寡头和社会民主的改革的口号没有因为他的锒铛入狱而消失,反而伴随着苏军的入侵而变得更加的激进。社会民主党还在不停地煽风点火,要让整个罗马尼亚的人民站出来,在这场危机中打倒卑劣无耻的寡头叛徒,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

    报纸的头条版本是海军部队的反叛,就差没搬出了“尊王讨奸”的名号。不过沃伊内亚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嘴角明显勾勒了起来,这说明莫斯科方面还没有放弃他。

    就算被丢到监牢,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弃子”,苏联渗透罗马尼亚的野心依旧没有放弃。虽然不知道亚纳耶夫口中的提倡的民主世界理想是什么,但是却拥有着鼓动人心的力量,在加上社会民主党的舆论运作,很快布加勒斯特的势力将被鼓动起来。就算罗马尼亚军队能够一举歼灭所有的反对派,他们也来不及赶往首都。苏军的轰炸机在罗马尼亚的上空徘徊,势必要一口气的吞下它。

    让人一反常态的是美国方面的态度,即便苏联已经用最激进的手段大张旗鼓的入侵,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不言,似乎发生的一切都与之无关。

    “实在是太奇怪了。”

    沃伊内亚从战争开始时期就在关注北约的动向,但是对方一直处于徘徊不前的状况。似乎是并不想加入到这场战争之中。

    这种态度让沃伊内亚又惊又喜。喜的是假如自己真的与苏联合作,也不至于被激进的北约赶下台,即便是最差劲的情况也能保持两个政权并立。

    惊讶的是他担心北约之后还有别的打算,白宫的手段虽然没有莫斯科政权的高明,但是这并不代表那帮家伙就是蠢货。

    美国方面一定在谋划什么,这也是沃伊内亚在监狱里一直没有对外发表声明的原因之一,他希望等到布加勒斯特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才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正当他准备端起桌上的咖啡时,窗外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像是某种螺旋桨直升机的轰鸣,布加勒斯特监狱位于市郊五十多公里之外,按道理来讲现在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有人来监狱。

    除非……

    沃伊内亚内心一沉,看来海军的叛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才过了一天而已康斯坦丁内斯库就派人前来转移目标。

    沃伊内亚放下咖啡,隔着层层铁栏逃脱是不可能的,而且橘黄色的囚服让他格外的引人注目。

    正当他感到奇怪的时候,监狱响起了红色警报。全副武装的防爆狱警开始跑向走廊的尽头,他们还在试图统治所有人。

    “苏联人来了!”

    沃伊内亚好奇的靠近窗户,却看见了惊人的一幕。

    那是一架全副武装的米28直升机,火箭弹巢孔和30毫米机关炮正在对准监狱的瞭望高塔,原本布加勒斯特监狱就没有应对武装直升机入侵的预案,凭他手中的步枪根本无法击穿这群低空猎杀者的厚重钢板。

    另外两架米28悄无声息的从另一个地方靠近,电磁干扰让布加勒斯特监狱变成了与世隔绝的孤岛。任何求助信息都无法从这里发散出去。

    “轰隆!”

    爆炸的火光将外面的温度提升到灼热的高温,炙烤着人的肌肤。难以忍受的热浪然沃伊内亚本能的趴下,差点烧焦了他的胡子。

    随后是整座监狱变成了枪声迭起的地狱,他听着卡拉什尼柯夫步枪熟悉的枪响,在热闹的走廊由远而近的往自己这个方向靠近。

    沃伊内亚摘下了眼镜,他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钻入了他的耳廓,肆意的折磨着他的耳膜。嗡鸣如同海浪一般席卷了他的耳朵,原本的喧嚣和嘈杂被吸进了真空的海绵。全世界的声音好像消失了。

    他看见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的家伙冲了进来,在匆匆的检查了沃伊内亚的身体状况,确认对方并无大碍之后,立刻架起来往门外转移。

    “沃伊内亚先生,苏维埃代表准备来迎接你回归罗马尼亚总统的职位。现在是时候迎接人民了。”

    指挥官轻车熟路的将他带上武装直升机,逃离现场。多亏了罗马尼亚空军和防空部队多年没有更新过雷达设备,才被轻而易举的用电子战入侵了他们的系统,瘫痪了整个网络链接。

    代号为“红色援助”的计划由弗拉基米尔同志全盘操刀执行,指挥部全力配合他的计划。或许是看到了亚纳耶夫退位之后弗拉基米尔上台已经成为了板上钉钉的结局,所以军部方面也才会试图讨好这位苏维埃未来的接班人。

    这个计划没有遭到太大损失,弗拉基米尔甚至高估了罗马尼亚军队的实力。长达十余年的****和堕落让曾经的人民军队早已不复战斗力。成为蛀空了壳子的摆设。

    沃伊内亚坐在苏军的指挥部的特别招待室里,感到一丝惶恐。

    从直升机上下来时,庞大的装甲部队将他吓了一跳,虽然绝大多数是bmp步战车,但最令人惊奇的还是那一排排的挤的密密麻麻的t55坦克以及罗马尼亚军人的身影。

    难道……罗马尼亚军方早已参与了叛变?

    这个可怕的想法从他脑海中形成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挥之不去。

    紧闭的大门被打开,穿着苏军迷彩服,但看起来又不像军人的家伙出现在他视野里。

    这张平静的面孔让他感到熟悉,正想开口询问的时候,身边的翻译率先开口。

    “这位是弗拉基米尔同志。”

    “弗拉基米尔?就是近几年已经坐稳了部长会议主席,并且有望成为最年轻总书记的葡京同志?”

    说实话,对方年轻的让沃伊内亚有些嫉妒。

    “是的,沃伊内亚先生,哦不,或许过了今天我们应该叫你罗马尼亚总统了。”

    弗拉基米尔的庆祝恰到好处。

    “别得意那么早,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们什么时候策反了罗马尼亚的第三摩步师。”

    沃伊内亚冷哼了一声,本来是罗马尼亚东南门户的捍卫者,多瑙河三角洲门户的捍卫者,居然光明正大的背叛了祖国。

    “事关克格勃方面的机密,不方便细说,不过我们在很早就在谋划了。不然你以为我们的空降师会在短时间内牢牢的控制住布加勒斯特周边地区?你以为我们会有恃无恐的出现在这里?”

    令沃伊内亚目瞪口呆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他想搞清楚对方的企图。

    “说吧,你们的目的?”

    “目的,很简单。在这里建立一个亲苏的政权,当我们平定了一切,会将罗马尼亚军队全权交给你们负责。”

    弗拉基米尔同志靠近了对方,饶有趣味的盯着那张稍显惊讶的脸,问道,“我们的条件你满意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