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四章 告人民同胞书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926941.html
    要策反国家的军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在军纪极其**的罗马尼亚,克格勃却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就将他们拉拢了过来,成为威胁康斯坦丁内斯库政权的重要势力。这也解决了沃伊内亚的后顾之忧。他担心在没有军队支持的政变会被反推的一塌糊涂。

    现在有了海军舰队和罗马尼亚摩托化步兵师的支持,亚纳耶夫就能打一场像样的代理人战争,哪怕最后是两个政权并立的结果,也达到了他的一半预期。

    苏联起码已经赢了一半。

    监狱被劫持事件传到了康斯坦丁内斯库的耳中,他就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镇守东南部要地的摩托化步兵师和舰队都已经叛变了罗马尼亚,站立到另一个政权的对面。这对康斯坦丁内斯库而言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之前迫于社会民主党的压力而没有对沃伊内亚痛下杀手,就是担心之前结束之后康斯坦丁内斯库在国会的支持率会大跌。毕竟他之前已经过了一次清洗,再来一次的话,国会的人心就散了。

    他委托社会民主党副主席与沃伊内亚牵线搭桥,希望能够内部的解决这些事情。等到苏军退军之后,他愿意重新举行国民大选,甚至退出总统选举。

    但是沃伊内亚对康斯坦丁内斯库的提议却嗤之以鼻,因为他不是傻子。

    “如果放弃与苏联军队的合作,那就意味着社会民主党重新变成孤立无援的状况,的确很符合对方的利益,把我们一网打尽的利益。”

    沃伊内亚向弗拉基米尔同志解释道,“而且在社会舆论上我也处于下风。因为康斯坦丁内斯库会被塑造成抵制侵略的民族英雄,而我则是中途叛变的背弃者。如果参加竞选,选票谁高谁低一目了然,我不是傻子,这点还是能看出来的。”

    “倒不如现在趁势而起,指责康斯坦丁内斯库与其背后的寡头集团操纵民意,把持经济,扩大贫富差距,并且将罗马尼亚推向深渊,我们并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民主自由,而是等来了失去工作,失去教育,失去未来的绝望!”

    弗拉基米尔非常感兴趣的听着沃伊内亚阐述自己的政治理念,听起来就像是亚纳耶夫夺权和镇压那些**产主义的蛀虫们一模一样的呼声。既然他们将一切都归罪在体制的问题上,那么就直接杀光这群政治的蛀虫,铲除掉庞大的政治利益集团,最终坐稳整座江山。

    “我们可以为你安排一场政治秀。”

    弗拉基米尔托着下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电视平台,广播平台阐述你的理念。舆论宣传的杀伤力永远比子弹还要可怕。他能让军人倒戈,能让人民背弃政府。只要你抓住了时机。”

    弗拉基米尔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接下来就交给我负责,别让我失望了。”

    他想看到,亚纳耶夫当年站在红场上所做的那些事,再一次的从布加勒斯特重现。

    连沃伊内亚也没有想到,在过了三个小时之后,弗拉基米尔就要让他走上电视台,坐在镜头前,读那一份只有腹稿的《告人民同胞书》。

    这是他在三个月以来第一次重新以西装革履的领导人身份坐在尽头前,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发言将会影响到整个罗马尼亚的走势。

    “亲爱的罗马尼亚人民,我非常遗憾的坐在这里,与你们宣告罗马尼亚的未来。或许你们还记得三个月之前我们为了民主所做的最后努力。但遗憾的是,社会民主党输了,而且输的一塌糊涂。”

    非交战地带的人民站在电视机前,或者守在收音机之前,他们静静地听着“前救世主”的宣告。

    “我曾经非常后悔,与一群打着拯救国家的旗号进行瓜分国家财产的刽子手共事。当年那些为**理想而奋斗的人们早已迷失了方向,在权利的喜悦之下忘记了奋斗的目标,他们叛变了自己的诺言和理想,为建造真正民主自由社会的理想。最终变成那一小撮想要靠改变制度来篡取国家利益变成中饱私囊的小人。你们看过了寡头的无耻嘴脸,他们坐在高级轿车里,出入于最奢华的酒店,但是却吝啬到不愿意给予我们的人民一块面包。他们牢牢的掌控了国家的经济命脉,却恬不知耻的大肆宣扬这就是民主的未来,他们用毒品和贫困摧垮了人民,就像一个光明正大的强盗打着正义的旗号闯进自己家中掠劫。”

    “贫穷,不是民主,也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只是供这群吸血蛀虫提供养分的宿主,而现在,他们还想用卑劣的谎言消灭掉我们最后的希望。”

    人民静静的听从他的疯狂言论,社会低层人民内心深处积压已久的愤恨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那些刻意被掩盖被压制的矛盾,那些在社会动荡之中失去的一切,那些政治家们虚伪的承诺与无耻的谎言。

    “难道你们还没有明白过来吗?康斯坦丁内斯库在抵抗入侵的借口下,正在筹集力量,招募那些谋杀人民的刽子手。他们这小措政治团体试图用武力改变整个国家人民的意愿。我想整个世界都看清楚了他们如何接管罗马尼亚的手段。靠着愤世嫉俗的谎言,还有无耻贿赂。靠鹅卵石,削尖的铁棍,自动武器和机枪。那些在人民大厦手持卡拉什尼柯夫步枪的军队,想再次让罗马尼亚血流成河。他们希望时局难以预测,于是他们便无耻并残忍的在这片土地散播这恐惧与混乱。这就是寡头们想看到的。人民没有反抗之力,他们便能够继续在这片黑暗的大陆猖狂作乐,你们则永远没有未来。”

    当布加勒斯特意识到这则宣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反抗的种子开始在民众的内心深处迅速的生根发芽,他们就像深深扎在内心深处的种子,总有一天破壳而出的荣光将照耀世界。

    “反抗寡头,反抗垄断的资本家,反抗卑劣无耻的国会政客。”

    “以正义之名,以民主之名。”

    “杀光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