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五章 这是我们的正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926942.html
    告人民同胞书就像是蔓延的燎原之火,迅在罗马尼亚各地燃烧起来。如同撒播的星点火种或者点燃的导火索,迅的形成了一场大规模和持续性的动乱。

    屠刀终于挥向了国会,绝大部分人反对搬迁的理由都是因为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在布加勒斯特,贸然的放弃让他们感到心有不甘。甚至还一直认为康斯坦丁内斯库能够守住这座要塞,但是现在看来是他们错了,一切都大错特错。

    苏联不单擅长正面的粗暴进攻,奇谋方面也不比其他人差,利用沃伊内亚在社会民主党内部的主席身份,更加有力的宣传了他的政治观点。

    罗马尼亚的经济滑坡,社会动荡根本原因是寡头控制了整个国家的经济。

    只有打倒高高坐在国会的寡头们,打倒以康斯坦丁内斯库为的政府,国家才能从政治和经济动荡之中脱离出来。

    沃伊内亚甚至拟定了一份名单。从罗马尼亚总统开始,到国家能源部部长,然后再到其他把控着石油,电力,交通等垄断性经济的寡头家族,都列入在这份“危害国家人民安全”的黑名单上。

    这些都是阻碍社会民主党政变的死对头。

    亚纳耶夫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里看完了这份报告之后,失态的放声大笑。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没想到之前一直小看了罗马尼亚的这位代理人。”

    普里马科夫对亚纳耶夫的失态有些愕然,总书记很少会出这样豪爽的笑声,除非是有其他的话题引起了他的兴趣。

    “果然是1989年参与的民主叛变,从罗马尼亚里脱离出来的家伙,连造反的手段都一模一样,可怕,真是可怕的很。”

    亚纳耶夫双手托着下巴,嘴角上叼着的香烟,半眯着眼睛注视着前方。在普里马科夫看来,这一副形象让他看起来就像老谋深算的阴谋家。

    “将矛头对准了名单上的少数几个寡头,然后把其他所有阶级的人统一起来,形成一股庞大的洪流。再加上叛变的罗马尼亚军队,就算是康斯坦丁内斯库如何强调苏联的入侵威胁,也压制不住内在矛盾的爆。这一切几乎就是毛选第五卷内容在东欧问题的翻版,真有意思。”

    现在看来,恐怕康斯坦丁内斯库的内阁和国会的高层会成为众矢之的,最后一句煽动性的口号“杀光他们”可是比任何一切威逼利诱都来的猛烈。

    杀光名单上的人,他们就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罪魁祸。

    杀了他们,你们就是民族的英雄。

    “借助人民的力量来铲除自己的政治对手,啧啧啧,沃伊内亚看来还是挺有一手的。”普里马科夫对沃伊内亚的手段也啧啧称奇。

    剧变之后罗马尼亚的经济没怎么展起来,政治斗争倒是日益的严苛。

    这就是你们西欧国家一直倡导的民主和秩序吗?

    亚纳耶夫盯着报纸上马里奥总统那张表情略带忧郁的脸,似乎苏宣部又找到了进攻西方民主世界的缺口。

    “我们的舆论宣传如何?”

    亚纳耶夫询问普里马科夫,现在外交问题已经全权交给他与多勃雷宁两人负责。

    “已经用侦察机在派撒传单,并且通过社会民主党的里应外合,将沃伊内亚的政治理念全部宣传出去,我想过不了多久就有信息反馈回来了。”

    社会民主党么?

    啧啧啧。

    亚纳耶夫突然有些可怜起康斯坦丁内斯库,现在整个罗马尼亚已经被渗透的千疮百孔。无法从内部形成一个刀枪不入的铜墙铁壁来阻拦舆论的渗透。

    更加直接一点的,人民会亲自动手,屠杀干净那些背叛者。

    亚纳耶夫听完普里马科夫的汇报之后,心里大致上已经有底了,他站起身出门,美国国务卿玛德琳已经在会议厅等待已久,现在是时候与美国人进行交涉了。磨磨蹭蹭这么久,该来的总会来。

    多勃雷宁在门口等候已久。

    “怕是马里奥已经对东欧问题失去耐心了吧?”

    亚纳耶夫在走廊上一边走,一边与身边的多勃雷宁说道。

    多勃雷宁一边跟上亚纳耶夫的步伐,一边急促的说道,“我们在东欧问题上做的太过火了。这十多年来的东欧利益翻盘被打破,欧洲和美国方面不不可能不将我们视为威胁。说实话,亚纳耶夫总书记,我认为在完成了罗马尼亚的壮举之后,接下来不应该再挑衅美国人的底线了。现在他们正在会失去最后的耐心。”

    多勃雷宁暗示亚纳耶夫千万不要意气用事,选择在这个时候和美国摊牌。好不容易拜托了经济政治双重危机,接下来应该安下心来安心的搞经济展才是重点。

    亚纳耶夫毫不掩饰对多勃雷宁的欣赏,但是罗马尼亚是他东欧问题翻盘的关键。如果能将半个罗马尼亚啃下来再加上终于自己的保加利准亚斯拉夫兄弟,美国就无法形成有效遏制苏联展的波兰巴尔干政治封锁线。

    虽然无法重现7o年代的荣光,但是也足以缓解剧变之时的惨痛。

    在一扇桃木大门面前,亚纳耶夫停下了脚步,原本跟随在他身边的多勃雷宁也跟在他身后,停止了跨步向前。

    “以玛德琳为代表的西方集团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逼迫我们放弃对罗马利亚的进攻。如果我们不答应的话,或许他们将采取更加激进的手段。”

    “我会尽量在谈判桌上拖住他们,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突如其来的恳求让多勃雷宁有些不习惯,总书记的语重心长令他感到接下来的计划将举步维艰。

    亚纳耶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踏入了灯光明亮的会议室。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坐在显眼位置的女人抬起头,望向大门。

    玛德琳阴森的眼神让他联想到某种活在阴暗处的毒蛇,随时准备咬人一口。

    而且咬人的毒牙很快流露了出来,从亚纳耶夫刚进门开始,玛德琳早已准备好了一系列的后续动作。

    “最近亚纳耶夫在罗马尼亚的动向让美国方面深感不安,白宫和五角大楼都认为这是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信号,所以我想知道你们到底准备什么时候退兵。如果不退兵的话,北约将会出面干涉你们的入侵。”

    亚纳耶夫笑了一下,指了指玛德琳,语带嘲讽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希望你们应该搞清楚一个问题。美国已经本末倒置了,罗马尼亚政府煽动摩尔多瓦的罗马尼亚族人叛乱怎么说?明明是康斯坦丁内斯库故意挑事,现在却转过头来说我们煽动了摩尔多瓦的人民?”

    玛德琳瞄了一下手表,再看看眼前的亚纳耶夫,底气十足的说道,“亚纳耶夫主席,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入侵了一个主权国家!这已经是侵略的行为,北约,乃至联合国都对你们的入侵行为表示斥责!我们绝对不允许这种无耻的入侵继续进行下去!如果不停止的话,哼哼。”

    亚纳耶夫不屑的撇着高傲的嘴角,美国的外交政策一向以双重标准为主。对于他们而言是正义的举动,而其他国家的行动则是侵略和暴行。

    “是的,对于你们的无耻而言,这是非法的入侵。”

    “但对于暴乱中死去的十几个人而言,这就是正义!”

    亚纳耶夫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将在摩尔多瓦的暴乱中死去的人搬了出来。他指着照片上的那一排盖上了白色裹尸布的冰冷躯体,冷声说道,“这就是那部分被煽动的罗马尼亚人干的好事,看看他们,那些死去的人民,这就是你们口中的无耻正义?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侵略罪行?如果连政府都选择沉默,谁为死去的人讨回公道?谁来为那些失去了儿子,失去了母亲,失去了妻子,失去了丈夫的人民讨回公道?”

    亚纳耶夫猛地站起身,他离玛德琳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却透露出一种强者的压迫感和愤怒,即便是久经国际外交的她也感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天生的领袖人物……

    苏维埃的伊凡雷帝……

    玛德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她被亚纳耶夫的气势怔住了,一时之间居然从理直气壮变成了理屈词穷。

    他指向谈判桌对面的女人,用流利的英语问道,“整个世界都没有将目光投向他们,只有你们口中的独裁者,为他们伸张正义!联合国,人权组织做过什么?他们什么都没有,一群只懂得谴责的无用废物!”

    亚纳耶夫的言论惊为天人,就连坐在对面的玛德琳也被吓到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毫不掩盖的抨击联合国和北约,一时之间沦落到被动的角色上。

    亚纳耶夫默默地摘下眼镜,擦了擦上面的灰尘。

    “你们可以不在乎死去的十几个人,整个世界都可以选择忘记这十几个人,不去追究责任。但是,我们在乎,照片里的人在乎,整个苏维埃都在乎!”

    他重新戴上眼镜,抬起头看向坐在对面的,已经脸色苍白如纸的女人,语调冰冷的如同寒冬。

    “如果谁敢阻拦我们为那些人讨回公道,钢铁的履带就从他们身上碾压过去,绝不放过!”未完待续。